《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澎湃新闻 作者:黄松,杨佳怡2018-10-02 14:38

原标题:日本制瓷家族第17代永乐善五郎,日本手艺传承亦不易

说起日本制瓷家族,最为人熟知的是“柿右卫门”家族,居住在日本有田港陶瓷匠人酒井田左卫门(Sakaida Kizaemon ,1596-1666)由于在作品中重点使用了柿色(朱红色)而获得了柿右卫门一代的称号。从此之后,柿右卫门瓷窑就遵循“家元制”代代相传。如今,酒井田左卫门家的传承已经到了第十五代。

除了“柿右卫门”外,日本依旧拥有多个瓷器家族延续至今,前不久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行的“器道:京都工艺美术展”,带来了京都工艺美术作家协会的30余位手工艺人的作品,其中做瓷器的永乐善五郎便是家族的十七代,他的家族从1530年开始以制陶为业,如今使用的窑从1750年开始烧造至今,不同于家族的前辈,如今永乐善五郎除了继承家族烧制技艺外,还作为特聘教授在京都艺术大学授课,开始了有别于过去的传承之道。

永乐善五郎(十七代),《松-绘水指》,陶艺,2013

江户时代,京都的人们有在节日及各种其他场合互相赠礼答礼,作为礼物的器物种类与纹饰等往往与季节及使用场合相呼应,茶道用具也开始追求这一点。

善五郎家族在十六世纪中期,从制作千利休的老师武野绍鸥喜爱的土风炉的初代善五郎开始,在与千宗旦有交流的四代善五郎(宗云)的时代与千家茶道的关系更深。十八世纪中叶,千家职家制度形成,九代善五郎(宗巌)作为其中的“土风炉师”,确立了茶道中“居职名居”的地位。从十代、十一代善五郎之后,由于作为生活文化的茶道的普及和茶道家嗜好的变化,茶陶的风格变得丰富多彩。

十二代和全,《松竹梅纹罐》

作为千家职家永乐家陶瓷器的样式的特点是,沿袭了京烧早期以来的传统与特征,精通各种陶瓷制作工艺,作品风格多样。其原因之一是,永乐家从了全、保全时代开始茶陶的制作,为千家家元(家主)的茶事与茶道练习提供器物的同时,也有应各地茶道家要求所作的作品,还有家元的庆事、先祖的法事等各种场合下的茶陶的烧制。

十代了全,《交趾菊蟹香合》

1998年,即全的长子纮一氏(生于1944年)成为第十七代善五郎(永乐善五郎)。从以具象的生物为题材的色绘、染付开始,到从山海的波纹中受到启发的缟模样、曲线模样的釉彩作品等等,纮一氏的各种作品接连发表。他的作品在华丽的同时也尽可能地表现日本人的精神文化与美学意识。

纮一氏袭名后,对茶事的理解更加深入。他在陶艺制作中,秉持着做“不仅要让人们看见时觉得高兴,更要让他们在使用中感受到愉悦的茶陶”。在他的作品中还可看到明亮的交趾釉的大胆使用、动静结合的构思等当代进取的风尚。作为永乐家家业的继承者,他重新思考在21世纪的当下,他这一身份的意义的变化,并在茶道这一传统文化的文脉中,在自己的陶艺作品中倾注自己的心情。

永乐家的陶艺是在茶道作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在人们中普及的江户后期开始向茶陶制作转变的。永乐家茶陶的特点是在千利休、千宗旦等人活跃的时代产生的茶道的“闲静、古雅”、“幽玄、物哀”的理念和“华丽、优美、洗练”等美学要素的融合。十七代善五郎的茶陶制作的目标是在不变的东西中融合新时代的流行,即在继承永乐善五郎家的正统的同时,在现代继承因很多茶道家的趣向而诞生、发展的京烧的特点与美。

十一代保全《染付石榴瓶》

对话:永乐善五郎,家族以一样的烧造技艺,做不一样的作品

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永乐善五郎:我主要做的是茶道相关用具,除了做自己的作品之外,我也会为客户订制作(这是日本手艺人工作的常态),并且根据客户的不同要求去创作,比如说,客户希望订制有春季元素的茶碗,在来年春天的茶会上使用,我会在制作的时候代入客户拿到成品时的场景和心情,也会在客户想法的基础上加入一些自己的元素。

日本茶道的特殊之处在于,所用茶具并非单独存在,而是作为茶道中的一道步骤、一个风景,我希望我做的瓷器可以让一起享受茶道的人更加好地融入和体验茶道,而不单单是完成一件作品。有时面对一些很棒的工艺品,会产生“它太贵重了,我不敢去碰触它”的想法,但我对自己作品的追求是,“我想要去喝这杯茶,想要去碰触这个茶碗”。

永乐善五郎,《染付角钵》

千利休对日本的茶道影响很广,他的“詫寂”理念在当下中国也被推崇,您在作品中有没有加入千利休的观念?

永乐善五郎:日本茶道有多种流派,我所制作的茶道用具和千利休的想法不太一样。

茶道是从中国传到日本,古时日本憧憬中国,千利休的时代会认为,中国茶具的制式是他们向往的。但千利休詫び寂び的理念,当下日本人也很难理解。所以千利休时代,茶具只有两种颜色,黑色和红色。千利休去世后,他的传人可能会沿袭他的审美,但慢慢会有不同的理念出现,会有越来越多不一样的东西会掺杂其中,会越来越交融、交杂,成为了现在日本茶道的样式。

过去的贸易是从越南到印度,再到中国,再传入是日本,日本接受到来自中国的讯息并在本土改良。中国的景德镇是制瓷工艺最早成熟的地方,景德镇的赤绘对日本瓷器影响很大。大约1550年,中国的草南三彩(とうなん三彩)传到日本,就当时的日本而言,手工艺人仿做的是来自中国的器物。但到了1880年左右,中日的技术开始朝着不同的地方各自发展。 不过对日本而言,中国的器物始终是老师的范本。

十四代得全,《信乐写手钵》

你是如何走上制瓷之路的?

永乐善五郎:我最早是在大学学工艺美术,其中烧制瓷器的课程大约有2年,大学毕业后二十年,父亲去世,我不得不继承家业。1530年,我家中就有一个土风炉,如今我使用的窑从1750年左右便开始烧制了。所以我烧瓷的技艺主要传承于家中。但我和我的先辈们虽然使用的是相同的烧造技艺,但我们每一代的作品都会有所不同。

十六代即全,《鹤向付》

中国面临者手艺传承难的问题,日本是否有可供借鉴的传承之道?

永乐善五郎:我在我的工作室带有三个徒弟,我现在也在京都艺术大学上课,班上五个留学生有四个是中国人,所以我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很是乐观。

我觉得我的中国学生来日本留学也许出自现实的考虑,因为“匠人”这条路并不好走,在学院继续深造后,或者可以回到学校做老师,如果只是在当地的工坊学手艺,在当下或许生活不是很稳定。

在日本经济向好的时代,我可以更多做自己的作品,现在不得不考虑商业,在日本也面临传承的问题,过去十个学生中大约有三个能坚持下来,近十年间,十个学生毕业的话,能不能有一个人坚持做瓷,真的说不上。

这也许是教育本是存在的问题,以前给徒弟一块土,他会自己去想去做,现在教学统一化模式,往往需要老师讲一个具体的东西,学生去完成。这会面临一个问题,学生在学校里,按老师的预期做东西,进入社会后,就会迷茫到底要做什么,大家的思考能力会越来越退,让学生自主去做一样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当然现在学院教育也意识到了学生思考能力的问题,慢慢在调整入学考试的制度。

十五代正全,《吉野山色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