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艺周刊 2018-09-29 10:10

原标题:连跌七年了,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你敢不敢贪婪?

自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艺术品市场已经了三次周期性“机遇”波动:

第一个机遇是在1995年至1997年,第二个机遇是在2003年至2005年,第三个机遇是在2009年至2011年,那么,新的机遇什么时候开始呢?

艺术品目前跌幅超过了预期,而且连跌七年了,这不正是大量入货、捡大漏的时机吗?

2011年艺术品市场正式进入冰冻期,一直到今天,可以说,众多专家预测屡屡失灵,让艺术品收藏投资者渐失信心。

然而,有更多藏家相信市场会在不久将来,火爆起来。

美国著名投资家巴菲特曾说: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用在当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不正是当下大多数人不敢购买艺术品, 或者换言之大多数人目前对艺术品相当恐惧了,这正是我们大量吸纳的时候。

有不少人认为,在目前信息及互联网相当发达的今天,艺术品不可能再有什么漏可捡。 专家认为一向认为任何时候艺术品收藏都是机会,都有漏可捡,甚至有大漏可捡。

目前对艺术品市场投资,普遍观点认为,中国古代书画和高古陶瓷应该是价格洼地,目前价格太低,将来上涨的空间非常大。有些 行家包括一些画廊,热衷包装或者购买当代画家的作品 ,因为一则保真,另一则价格不高,只要他将来出名,利润一定可观。如果你有眼光,也可以大量购进某些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或许是一个大漏啊。

艺术品市场本身处于历史底部,有望开启上行周期。根据国内外经验,艺术品市场也有周期性,一个周期为7-10年。

当前我国居民财富水平快速上升趋势为艺术品投资提供了经济基础。从国际经验看,人均GDP在达到8000美元时,艺术品投资市场加速发展;当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工业化基本完成,艺术品投资将迎来爆发。

根据索思比拍卖行艺术市场综合指数(指数构成包括巨匠油画、现代油画、欧洲瓷器、中国瓷器及欧美古董家具等),以1975年为基数100计算,至1988年的13年中,该指数已跃为740,相当于每年以21%的涨幅上扬,其投资收益率远远高于债券、股票、房地产等投资形式。这种趋势早在本世纪中期就已初露端倪,而到本世纪末及下世纪初,艺术品作为特殊的投资工具,必将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日益成为人们更加热门的投资对象。

韩天衡:没有财力就不足以言精

如果说没有眼力,不足以言真的话,那么没有财力就不足以言精,好东西都是贵的。我最近看到一些收藏家发表言论,认为现在已经无漏可捡,但我觉得不是,而是从大趋势上讲“捡漏”的机会相对少了。30年前我们可以从玻璃堆里捡出大钻石,而今天在被称为钻石的东西里,可以看出不少的玻璃制品。只要有艺术品的交易,“漏”就永远是存在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眼光。诚然,捡漏的前提首先是真品,买假的不叫“漏”,是破财“漏”钱。

齐白石印章石刻 庞莱臣藏品

近几年,上海的跳蚤市场上还有2000年前汉代的坛罐,但因为有文物价值而少经济价值和艺术特色,即使年份久远,几百元也可买到一件。但如果这些坛罐上面有图案、文字、年号或精美的装饰,那么没有几万元乃至几十万元,就别想拿下。所以没有财力,就买不到真正一等一流的好东西。

丰子恺 《KISS》

民国时期,上海有一位大收藏家叫庞莱臣(号虚斋),他的藏品有些被故宫收购,有些散在天津、南京、上海等地。他的收藏优势就是有钱,“养”了几位专家在家里专门给他“掌眼”,所以他收藏的作品大部分是非常“精”的。虽然说没有财力就不足以言精,但因为我从小喜欢收藏,往往也能收到些精品——捡漏所得。

玫茵堂藏品

第一种是从差的里面挑精的,价位会很低。比如20世纪90年代,一个学生拿来一方六厘米的齐白石刻的“百梅楼”,上海几个名家都说这枚印章是假的,但我一看作品“开门”。当然这家人并不在意,花了5000元购得。然后,我去找齐白石的老印谱,结果找到另有一方与该印章是一对,是齐白石刻给民国初期的财政部次长凌直之的,因为凌直之也喜欢画梅花,有一个斋室号叫“百梅楼”,齐白石曾为他刻过多方印章。

菊瓣器物

第二种是从假的里面挑真的。有的时候,一些非常好的犀牛角杯会被误认为是牛角杯,沉香中最好的棋楠做的杯子也会被当做一般的木头杯子。但实际上,棋楠的价格比犀牛角还要贵若干倍。有个朋友跟我讲,十八粒的棋楠手串卖到500万元。所以,眼光不好,棋楠会看做一般的木头,而眼光好,少花钱也能买到精贵异常的极品。

第三种是可以花小钱去买珍稀的。2017年春,《文化生活报》的封面上刊登了一件明代吴彬的《八仙图》,钤有“乾隆御览之宝”,是乾隆收藏过的作品。吴彬是第一个拍卖价格突破亿元纪录的中国古代画家。前几年,他的一幅画作出现在日本的拍卖会上,很多人看不懂,我用很少的钱将这件精品买下。

最后一种是用自己的“土产”去换喜欢的。2015年有个拍卖行上拍了一件民国初年齐白石在麻布画的工笔虫草小品。据我所知,这种材质的作品齐白石一生就画过几张,都是小品,其中一张在北京画院收藏。我看到后就让一个学生帮我拍回来。结果当时拍场上价格叫到了很高,并且是与一个朋友竞争,于是就放弃了。后来他的朋友得知那幅作品是我想要收藏,便要送我且不收钱。得知对方喜欢我的墨彩荷花,于是,我用自己的创作换来了这件作品。当然,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所以说在收藏领域,没有财力不足以言精。但是钱不够的时候,眼力可以来补,有缘分还是可以收藏到喜欢的、珍贵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