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卢浮宫博物馆 2018-09-29 09:32

原标题:一段历史 | 鬼才-卡拉瓦乔

1

奥塔维奥·勒奥尼(Ottavio Leoni)创作

«卡拉瓦乔肖像»

创作于1621年左右

© Biblioteca Marucelliana

大事记

1571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近米兰的一个小村庄

1584年,在米兰师从矫饰派画家西莫内·彼得查诺(Simone Peterzano)

1592年,在罗马生活,在不同的画室工作

1593年,进入阿尔皮诺骑士(Cavalier d’Arpin)的画室

1595年,获得声名显赫的弗朗西斯科・德勒・蒙特(Francesco Del Monte)主教的赞助和保护

1606年,犯下杀人案,开始逃亡。一路逃到了西班牙统治的那不勒斯,后到了马尔特,获得了马尔特骑士勋章

1610年,在波多・埃尔克勒(Porto Ercole)去世

卡拉瓦乔,本名:米开朗基罗·梅利斯

(Michelangelo MERISI, dit CARAVAGE (CARAVAGGIO)

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的著名画家。一生短暂而传奇。据闻性格张狂,无所畏惧。成名于生前,但常受批判,比如理论学家乔凡尼・皮耶特罗・贝洛里,认为自然在被模仿后,需要依据美的准则作适当修整,而卡拉瓦乔则直接将枯萎的植物的原本画出来了,没有赋予自然理想化的一面。

大环境

当时的背景略有复杂,新教和天主教的斗争并未平息。在艺术领域,天主教不同于新教拒绝“偶像崇拜式”的作品,而是强调通过绘画的神像人像物像的明晰而有效率地向教徒传播教义。罗马成了这场教与教之间斗争的主战场,一时间竟推动了当地的艺术革新,很多艺术家跃跃欲试。从统治者到贵族皆热衷于艺术品订购,尤其是宗教主题。艺术市场也非常活跃,具有极大的竞争力。

然而,卡拉瓦乔最初在罗马并非一帆风顺,他没有显赫的赞助者,也就意味着资金的短缺,于是他创作了不少小尺寸的画作在市场上售卖。

卡拉瓦乔早年的作品中,有许多静物主题的画面。比如:1594年画的藏于博尔盖塞美术馆的 «生病的巴库斯»,自然的物象被精准清楚地描摹出来了,不拖沓,不理想化,这体现出卡拉瓦乔优异的观察能力和想要在画中保持原始自然的意愿。画中病态的酒神巴库斯身份模糊,亦男亦女,有推测是卡拉瓦乔本人,也有推测是他喜爱的模特。而主人公略显扭曲的姿态则是矫饰主义的典型。但是这类生病的主题并不被当时的社会所喜爱,如此张扬地展现病态常被认为是失礼的表现。

因为卡拉瓦乔,市面上对于静物画的审美有所改变,这一主题的热度也被带动了起来。这种现象也侧面反映出社会的变革,不同财力的私人藏家增多。小有财富的人更加青睐宗教主题以外的画作,因此风俗画作,静物画的需求渐长,并且社会对于这类画作的审美也越发严苛,大众要求艺术家要技艺精湛,重塑要惟妙惟肖。

卡拉瓦乔也是个很有雄心的人,艺术创作上并不止步于市场上的小幅售卖,最终目的还是要承接大项目。他在艺术道路的探索中也明确了个人独特的风格和哲学。首先,他拒绝阶层化不同的主题,在他的笔下静物和人物一样重要,但这在当时是反主流意见的。其次,同样画人物,他并不会在画中怠慢市井小民,事实上他的很多模特来源于普通市集,这和他的财政情况有关,也可能和这些模特的可塑性有关。比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创作于1596年的 «音乐家们»,这是为蒙特主教画的,画面取材于威尼斯传统戏剧,彰显了主教对音乐的兴趣。画面人物的眼神互传和特殊布光是他作品成功的关键。

卡拉瓦乔也画有不少大众喜闻乐见的主题,比如 “算命先生” 类的题材被画表现出来以后非常有趣。藏于卢浮宫的 «给人算命的吉普赛女子» 乃是一绝。

2

«给人算命的吉普赛女子»(La Diseuse de bonne aventure)

创作于1595至1598年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可于德农馆,二楼,大长廊,712展厅观赏到作品

© R.M.N./G. Blot

INV. 55

年轻男子正期待着眼前吉普赛女子对他的未来的预言,然而后者却在悄悄地脱下贵族男子的金贵戒指。

画中出现了多处巧妙的对比:男子华贵暖色调的服装对比女子简单冷色调的衣服;男子圆润的脸庞、蓬松的大袖口、圆边的帽子、富贵象征的羽毛、精心设计的佩剑对比女子并不丰腴的脸颊和朴素的衣饰;男子背后的大片亮色背景对比女子身后的阴影。

此类民间万象的主题被认为是关乎道德的寓意画。也可以联想到圣经中的浪子:乃是一户富人的小儿子,求得父亲一部分钱财后便远行,过着骄奢淫逸的日子直至千金散尽,方觉醒而回到父亲身边。

这幅画也引起了不小的绯闻,据传女子的原型是卡拉瓦乔从大街上随便拉来的一名路人,并且他画画的时候还不打草稿。这些行为在当时是不被接受的。

此外,这幅画也有另外一个版本,目前收藏在罗马卡比托利欧博物馆。当时,同样的主题也常出现在卡拉瓦乔同行的画中,比如瓦伦当・德・博洛尼亚,西蒙・武诶。

3

瓦伦当・德・博洛尼亚所作

«给人算命的吉普赛女子»(La Diseuse de bonne aventure)

创作于1628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卡拉瓦乔在1593年进入阿尔皮诺骑士的画室后,机遇更多了。两年后,他获得弗朗西斯科・德勒・蒙特主教的赞助后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了。他常创作表现宗教题材的画作。卢浮宫的此幅 «圣母之死» 是卡拉瓦乔非常重要的一幅作品。

4

«圣母之死»(La Mort de la Vierge)

创作于1601至1605/6年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可于德农馆,二楼,大长廊观赏到作品

© 1993 RMN / René-Gabriel Ojéda

INV. 54

这幅画是罗马特拉斯提弗列区的阶梯圣母堂向卡拉瓦乔订购的,作品完成后遭到圣母堂的僧侣的拒绝,后者继而去向其他艺术家订购了。

为什么被拒绝呢?据说因为僧侣认为画面太 “粗鲁” 了。圣母犹如病亡的贫民女子,红裙朴素,姿态“不优美”,甚至还露出了脚,画风 “残忍”,太现实。仅有圣母头部极细的光圈还能证明她的身份。而四周围绕的圣徒并不易辨认,这些人物要么藏在阴影里,要么以手遮眼。最左边交叉手臂的可能是圣彼得,旁边下蹲且用手遮住双眼的可能是圣约翰,左侧穿着黄色裙子的则多半是抹大拉的玛利亚。总之,乍一看,并不会马上想到宗教主题。卡拉瓦乔完全打破了传统表达此类主题的方式。背景也十分朴素,虽说悬挂的红布对应圣母的红色,但是此处的布置略消神圣感。

但是不得不说,画中的光影布置特别妙,光打在了必要的地方,通过明暗对比将画面的悲伤肃穆的氛围给表现出来了。悬垂的红布犹如“大写加粗”的设置,协同强调了画面的哀恸气息。

卡拉瓦乔有不少有名的宗教作品,比如 «大卫和格利亚的头颅»,«施洗者圣约翰被斩头»,«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的头颅» 等。他的第一项非私人的大型订购则是为罗马圣路易教堂创作的 «圣马修» 系列作品,这也是得益于蒙特主教的人脉和影响。强烈的明暗对比将画面的雄壮悲情效果表现得淋漓尽致。

卡拉瓦乔笔下还时常出现以美少年为主人公的寓意画,比如1601年创作的藏于柏林的 «胜利者-爱»,抽象的爱被具象的人物表现出来,笔触十分细腻。这类主题和当时崇尚的新柏拉图主义有关,维吉尔也曾说过,“爱可以战胜一切”。

卡拉瓦乔的一生确实较为不平,他既站过高位,受众追捧,也掉落过谷底,一路逃亡。在逃到马尔特的时候,因为个人才华很快受到了当地当权者的重用,然而个性独特的卡拉瓦乔又犯了事,只能再次离开,重返那不勒斯,然后又因为斗争而严重受伤,最终在返回罗马途中去世。

卡拉瓦乔癫狂的一生在艺术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他的作品极大地影响了后世。比如他的“明暗对比”风格有一批从众,比如乔治·德·拉·图尔、赫里特·凡·洪特霍斯特等。甚至连委拉斯凯兹、鲁本斯、伦勃朗等都多少有受到他的影响。

5

乔治·德·拉·图尔所作

«牧羊人赞颂基督诞生»(L’Adoration des bergers)

创作于1645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 Musée du Louvre/A. Dequier - M. Bard

展览进行时

《卡拉瓦乔在罗马,友与敌》

(Caravage à Rome, amis & ennemis)

巴黎雅克马尔-安德烈术馆 

(2018年9月21日-2019年1月28日)

展览展出了卡拉瓦乔在罗马创作的十幅大作以及同时代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旨在通过重塑卡拉瓦乔在罗马逗留期间的艺术氛围与人际关系,邀请观者重新审视卡拉瓦乔的个人价值以及在艺术史上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