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中国嘉德拍卖 2018-09-26 11:05

原标题:【嘉德香港‧秋拍】花好月圆 富贵延年 香港重要私人珍藏齐白石花卉四屏 

一套《富贵延年》四屏将现身嘉德香港秋日拍场。此套四屏为藏家早年向齐白石专门订制,得后一直悬挂于厅堂之上,珍若拱璧宝之数十载。2018秋拍,四屏墨叶红花首现拍场,笔精墨妙之外,其品相气韵俱佳,一如再见昨日白石老人纸上挥毫,确是幸甚难得。

121

Lot 1531

齐白石 (1864-1957)

富贵延年四屏

镜心 设色纸本

钤印:白石、君子之量容人、齐白石、木人、齐大

题识:

(一)借山吟馆主者白石。

(二)延年。三百石印富翁白石。

(三)星塘老屋后人白石。

(四)白石老人。

QI BAISHI

FLOWERS IN FOUR SCREENS

Mounted for framing;ink and colour on paper

Signed Baishi,with five artist seal

96 x 42.5 cm(每幅)

估价 ESTIMATE:

HK$ 10,000,000-15,000,000(4)

「官逼税捐,匪逼钱谷,稍有违拒,巨祸立至」,齐白石在自传中如是描述丁巳时湘潭景况。寄萍堂上推敲诗话、星塘老屋铺纸落墨、梨花小院田园天伦的桃源之乐,瞬时间被兵乱人祸打破。出走不知投何处,留乡但怕祸上身,进退两难之际,樊樊山来信劝齐白石避居北京。简单收拾行囊,丁巳五月,齐白石再至北京。进京后,齐白石在琉璃厂挂起笔单,孰料画熟了的八大简逸冷峻一路的画风与时下流行风格相左,又人地两生难得赞助人相帮,生意很是清淡。其时,有享誉京城之艺家陈师曾偶于南纸店见识齐白石刻印,十分赞赏,遂寻其住处,切磋画艺。一谈相倾,两人遂成莫逆。

122

齐白石(右一)与陈师曾(左一)的艺坛佳话

在陈师曾的建议下,齐白石开始长达十年的衰年变法。十年变法,涉及诸科,尤以花鸟最甚,所得成就最高,后世所论「红花墨叶派」即此时所创。墨笔红花之风,一方面舍八大冷逸之笔,取青藤、撝叔、缶翁雄健烂漫之余,再合时代风格,将写意花卉与趣活草虫结合起来,兼具形神;另一方面,又把静室闲堂、樵耕渔读的平民意识带入画面,赋予一笔一墨感情色彩,使生活气息浓厚,在更新的层面上回归民间。

123

白石老人作画中

可以说,「红花墨叶」不再只是一种绘画的形式,也是齐白石质朴之思的具体艺术表现。「红花墨叶」风格的创立把齐白石艺术推向极致,让世人更深刻的了解他的思想意识,更深刻的认识他那返璞归真,雅致浪漫的独特艺术。

此风即立,便为齐白石笔底常客,屡见惊艳佳作,求购订制者门庭若市。以存世情况看,所见红花墨叶者以条幅镜心为多,册、卷、扇少见,成套四屏更难觅影踪。绘制套屏之难,在于构图:面貌一致方成气势,又要兼及各自变化,以免雷同,较之独幅,更有赖画家细意经营,用心配搭。

124

藏家客厅实景图

此套可称「红花墨叶派」之典型,四屏分写荷花、海棠、牵牛、菊花,笔墨酣畅,骨势雄健,皆设色「喜红」,满溢喜庆吉祥。「红荷」一屏画盛开荷花一朵,阔笔扫叶,逸笔写茎,构图与花叶造型兼取方式与圆式,笔墨纵放而能收敛,色墨对比强烈,而茎杆花蕊处的拾掇亦见精心。荷花瓣艳而厚,荷叶墨色的浓淡变化颇有节奏感,又及逸笔浓墨写败荷一丛别具意趣。「海棠」一屏写花数枝,葱葱郁郁,交映相叠,点点红花掩映于墨叶之间,色墨相融,得氤氲之致,颇堪玩味。「牵牛」一屏有全开红花五朵并含苞数枝,画面整体疏密有度,篱蔓盘蜿,墨叶片片聚散下垂,牵牛花鲜艳夺目,阔叶浓淡湿润,墨叶红花交相辉映。又有「延年」一屏,写双色菊花,一本沿篱出枝,鹤立鸡群;五朵花重而弯,锦绣团簇。红菊艳而不俗,白菊雅而不寒,墨叶滋润淋漓,浓淡相宜。

再观四屏,白石老人营造巧妙自然,依照物象组织笔墨,强调虚实和墨色干湿的变化对比,起伏有致,微妙多端。在红与黑,浓与淡,乾与湿,疏与密的对比中挥洒笔墨,讲究法度,真率自然,拙中寓巧;用笔雄浑健拔,骨肉兼得;用色酣畅淋漓,墨气飞扬,将其「似与不似」的主张彰显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