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姜夏2018-09-25 09:47

原标题:第六区与十六区,巴黎最美双面

我在英国读书时,一位法国讲师曾说起自己住在巴黎的第十六区,当时她那份骄傲溢于言表,引起了我的好奇。不过,直到我去巴黎继续学业,才真的有机会一探十六区的究竟,后来,我又发现了第六区的妙处。

十六区

巴黎的第十六区,也被称为帕西(Passy)区,既是巴黎最大的,也是人口最多的区。它位于塞纳河右岸,沿着塞纳河从圣克卢门一路向北,一直延伸到戴高乐广场(曾经的星辰广场),终于大军团大街。它被分为四个区域:奥特尤尔(Auteuil)、被称为帕西(Passy)的米埃特区、王妃门(Porte Dauphine)和夏佑(Chaillot)。

十六区在15世纪时成为贵族领地,第一位统治者是Jeanne de Maillard,她的封号是帕西夫人,而最后一位统治者则是布兰维埃侯爵Gabriel-Henri Bernard,从1766年起到大革命期间,他正是巴黎市长。长久以来,远离巴黎市区的帕西区的人口一直都靠奥特尤尔缓慢增长。到了1666年,当时的财政大臣和帕西领主Claude Chahu得到巴黎大主教许可,建造了慈悲圣母礼拜堂,当时还是村庄的帕西这才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教区。不过,帕西区始终是郊区,人口不多,到十九世纪初,也才两千多居民。1825年,布洛涅森林附近的区域开始被改造为全新的居民区,也就是后来的王妃门,帕西区逐渐繁荣起来。

如今,漫步在帕西的街区中,你还可以欣赏到许多19世纪的建筑。更吸引人的是,这里并没有太多游客,也没有招摇的精品店,或是住宅底楼一排排闹哄哄的干洗店、地产商、理发店。这儿多的是私立学校、博物馆、公园以及各国使馆。

典型的十六区高尚住宅区,整条街道都用铁门拦起,铁门内则是历史建筑 本文图均为 Samuel 摄

不过,可别弄错了,以为这里只有锦衣玉食、轻歌曼舞。就像巴黎的许多地方,这里也发生过无数戏剧性的故事。诗人德•内瓦尔在自缢前,手中牵着一条鲱鱼,一路走过伯顿大街。此时,他的疯症已经很严重了。勒布朗的《金三角》中,他笔下的侠盗亚森罗平在这条街上冒险。而伯顿大街24号则是一道朴素的小门,它通向巴尔扎克家的庭院,方便作家在有债主上门时逃跑。

在我看来,圣詹姆斯酒店就像是16区的缩影,虽然酒店的名字听上去有些太英国了。这栋新古典主义建筑大楼曾经是一处资助年轻学者的基金会的所在地。走入雅致的大门,印入眼帘的便是那座宽敞的阶梯,保存完好。大厅内还装饰着斑马头、军鼓、豹纹墙纸……沙发椅的扶手是精巧的法老胸像,运气好的话,你会发现一只戴着红色皮革脖圈的黑猫静静伏卧。

圣詹姆斯酒店的正门非常庄重

大楼建于拿破仑三世时期,情调别致,又有一些小出位。后花园那处帐幕搭起的凉亭别出心裁地做成了热气球状,这是为了纪念这里曾经是巴黎最早的机场所在地。

“这儿是百分之八十的古典,加百分之二十的趣味。”这是酒店总厨让-吕克-罗卡对他执掌的餐厅风格的评论。“布尔乔亚口味主要体现在食材的品质上,比如我们有布列塔尼龙虾、有法国能获得的最好的牛肉、鸽子和鸡肉。但在菜式的呈现上我们尽量做到轻快和有趣,搭配不同的颜色和质感。像经典的传统血鸭这样的菜当然很好,也很漂亮,但如今我们更喜欢一些更轻盈的美食。

在酒店菜园中忙碌的主厨

六区

对于某些人来说,凯旋门之内的巴黎未免太热闹了些,不过我倒不这么认为。从奥德翁地铁站一上来,我的所有感官立刻被调动起来:街头艺术家的乐声伴随着人们悦耳的谈话声,食物的香气(尤其是l’avant Comptoir餐厅门前可丽饼铺子飘出来的香气)、丰富的色彩……这些都让人心驰神往。而当我在l’Ambassade de Bourgogn餐厅里坐定之后,感官又被手中的一杯葡萄酒给牢牢锁住。这儿是巴黎第六区,是卢森堡公园所在地方,是拉丁区。

从门外一窥卢森堡公园

塞纳河两岸最早的住宅区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不过,直到十九世纪,这些住宅区才开始向南扩张,第六区如今的边界于1860年后定型。如果说第十六区是布尔乔亚区,那第六区便可以被称为学者区,因为700多年来,它都是巴黎文化的中心。巴黎许多重要的作家、哲学家和艺术家都曾在它的街道上漫步,或在附近的学校求学,其中就有著名的索邦大学。无论是当地人还是原来的游客,都爱去圣日尔曼德佩大道两边的咖啡馆,追寻王尔德、毕加索、海明威等人的脚步。

圣日尔曼大道上的蒙德里安咖啡馆

从晨至昏,拉丁区都充满了烟火气:卢森堡公园一早便有人锻炼,到了晚上,小酒馆和酒吧里又满是客人。一到周末,圣叙尔比斯广场便会变身熙熙攘攘的旧货市场,摊子上的货物都很值得一看。巴黎的其他景点通常有太多游客,纪念品店又无聊透顶,还有那些骗人的馆子,而这儿的气氛却让人精神一振,各式各样的玩意儿都别具特色。

塞纳河上有无数历史悠久的石桥,这是第六区的一座

这里很少有大众化的点心店,有专门在泡芙上翻花样的L’éclair de Genie,有日本甜点师青木定治的甜点店,将抹茶和芝麻这样的日式甜点原料,融入传统法国甜点制作中。我知道这里还曾有一家巧克力冰淇淋店Chapon,用作原料的巧克力按照可可豆的产区细分,他家的黑巧克力雪葩加入了朗姆酒和葡萄干,让我记忆犹新。

这儿还有旧书店、独立眼镜工作室、伞具设计师品牌、专卖酒农香槟的葡萄酒商。总之,在这儿买东西可不是沙里淘金(想想百货店大减价的场面),它能让你每次来都恨不得能有更多时间,好好探索一番。

这里最特别的一家店,大概算是一家玩具店,专售用铁皮和橡胶做的玩具。我在店内停留期间,没有别的顾客。不过我很确信它并不缺生意,老板告诉我,这家店在全世界的玩具收藏家中都很知名。

玩具店庞大的收藏一角

要好好享受这一切,你并不需要成为该领域的专家,因为店主们都对自己的营生充满激情,且乐于与真正感兴趣的人分享。我对于勃艮第葡萄酒的许多知识,都来自于菲利浦,一家名叫l’Ambassade de Bourgogne的小酒馆的主人。他的这间小酒馆收集了不少好酒,比如用勃艮第桶陈酿的苏格兰威士忌、勃艮第红葡萄烈酒、勃艮第出产的芝士和火腿,这里还有勃艮第名菜——红酒炖牛肉,不过,只有在天气足够寒冷的时候才有。

菲利浦曾在咨询行业工作多年,如今,他回归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也就是展示符合他自己品味的勃艮第之美。除去可以买到他亲自挑选的一大批葡萄酒以外,他也会举办一些主题品酒会,比如品质可以与特级庄相媲美的一级庄葡萄酒品尝,参加者中既有葡萄酒方面的饱学之士,也有像我这样好奇的爱酒人。每次看他的酒单也让我莞尔,不仅仅因为按杯卖的葡萄酒也经过精心挑选,也因为甜点的名字,叫“看主厨的心情而定”。

还记得有一次,我一进l’Ambassade de Bourgogne,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群20岁左右的年轻人正从酒窖上来。“这不是什么秘密非法饮酒活动吧?”我与菲利浦调侃。“这个嘛,他们的老师说他们已经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了。”原来这是一群来自一所藤校的大学新生们,正来此接受勃艮第葡萄酒知识的洗礼,因为他们的老师,碰巧是菲利浦的常客。

花园屋是另一处我常光顾的小馆子。顾名思义,它得名于它毗邻的卢森堡花园。这里的装修简单,也可以说有一点过时,也没有丰富的菜单能让人挑选良久,甚至也不怎么推出新菜式。不过,他家的小牛肝和慢煮羊肩简直让人着迷。这儿的气氛也不错,即便与陌生的邻桌聊天,也完全不让人觉得尴尬。这家餐厅最近弄了一个网站,让我很意外。因为他们的客人委实太多,从邻居到大洋彼岸的游客,时时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

克里斯廷里莱斯酒店(Hotel Relais Christine )就位于克里斯廷街尽头,在入口那一处宏伟的门廊之后,藏着一方开满鲜花,充满浪漫气息的庭院。而且,就像第六区的大多数地方一样,你越与之相处,越能感受到其中的妙处。这个可爱的前庭并不是全部,在酒店后面,还有一个雅致的后花园,仅有少数人有机会赏玩。低楼层还保留着圣奥古斯丁大教堂圣丹尼斯学院遗迹,如今这里已改建为水疗中心。

酒店的前庭花园相当可爱

这里还有小酒馆l’Avant Comptoir里从天花板上悬垂下来的菜单,在le Bon Marché百货商店常有的那些古灵精怪的快闪店。第六区永远不让人觉得生硬,这里有许多充满乐趣的所在,记得慢慢走,好好发现四周,这里可是让伍迪艾伦产生拍摄《午夜巴黎》灵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