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苏富比亚洲 2018-09-23 17:34

原标题:香港秋拍「珍贵名表」| 匠心独具之珍贵时计

香港苏富比隆重宣布,将于10月2日举行的「珍贵名表」秋季拍卖,为大家呈献一系列由钟表巨匠如百达翡丽、劳力士,及独立制表品牌师如 Roger Smith、Greubel Forsey 及 F.P. Journe 等打造的的怀旧及现代时计款式。其他精选拍品包括百达翡丽的现代时计经典、宝玑19世纪座钟及卡地亚「Tutti Frutti」腕表等。

拍卖精选

1

百达翡丽

2499型号极重要及非常罕有粉红金万年历计时腕表备月相显示,由蒂芙尼发行,年份1971

估价: 12,000,000 - 18,000,000港元

由蒂芙尼发行的粉红金版本第三代2499型号制于1971年,并于次年售出,在腕表收藏领域可算是寥若晨星的典藏级珍罕名表。此表由原藏家珍藏多年,于2005年首次公开亮相拍场,并以超过750,000美金成交,自此一直由私人藏家搜藏。据研究所得,迄今仅有六枚粉红金版本第三代2499型号存世。此表至今保存状况仍极为完美,表壳从未曾抛光,表盘未见无任何修复痕迹。

2

劳力士 

16516型号「Cosmograph Daytona」十分精美极为重要铂金自动上链计时腕表备珠母贝表盘,年份约1999

附带原厂认证书、腕表文献、销售标签及表盒

估价: 3,200,000 - 6,000,000港元

此枚极具份量的腕表制于1999年,为已知唯一一枚劳力士Cosmograph Daytona铂金腕表备真力时机芯。腕表同时具备原厂证书及其他配件,迄今从未于市场上亮相。

1

2

劳力士 

6542型号「'Pink' GMT-Master」非常精美极为罕有精钢两地时间腕表备日期显示,年份约1956

附带原厂保证书及表盒

估价: 1,200,000 - 3,000,000港元

这款运动腕表表盘印有红色「GMT Master」型号标志,别称「天鹅颈」的Mercedes指针比一般表长。刻度表圈的褪色程度与夜光刻度和指针一致,呈金棕色,在紫外光灯照射及辐射测量仪下仍有反应。本品反映目前古董钟表收藏界的潮流——比起精心保养和修缮,藏家更倾向欣赏不经修饰的朴旧味道。表壳背面标示年月为1956年第四季。配备Bakelite 表圈的1955至56年GMT原型腕表在市场上寥寥可数,而且本品附带原厂保证书、表盒及卡纸外盒。

1

劳力士 

6241型号「Cosmograph Daytona 'Paul Newman'」非常精美罕有精钢计时炼带腕表,表壳编号2372607,年份约1970

附带原厂保证书、说明书及表盒

估价: 1,600,000 - 2,400,000港元

Paul Newman 6241型号在1966年面世,至今依然是最受藏家欢迎的Daytona系列腕表之一。表盘品相极佳且具天然氧化痕迹,夜光刻度已全部褪为橙金色,不经人工修缮的自然褪色表盘为近年收藏家热衷追求的特色。表耳之间的编号仍然清晰可见,毋须放大镜亦可轻易辨认。本品附带原厂保证书、说明书和表盒。

2

ROGER SMITH

「Series 2」精美及罕有粉红金腕表备动力储存显示、同轴擒纵系统及雕刻表盘,编号08-C,年份2006

附带原厂证书、旅行皮袋、说明书及表盒

估价: 1,100,000 - 1,600,000港元

「我的人生目标霎时无比清晰」—— 罗杰·史密斯忆起与乔治·丹尼尔博士的相遇

1987年,罗杰·史密斯在曼彻斯特钟表学院初会乔治·丹尼尔博士,后来成为丹尼尔唯一的学徒,在这位英国顶级表匠门下苦学多年后,他掌握了师傅亲传的32种工艺技术。史密斯因这次相遇而决定从事制表,现已成为当代钟表大师,并坚持以人手制表,年产量仅10枚。史密斯与丹尼尔的合作持续20年,直至2011年丹尼尔去世。他们在1998年合力创制「The Millennium」系列,庆祝丹尼尔设计的同轴擒纵机芯获瑞士制表业认可。史密斯在2001年成立自己的作坊,创造过四个系列,包括「Daniels Anniversary」、「The Great Britain」和「Open Dial」。本品属于第二个系列,耗三年研制。此表备时分秒及动力储存显示、人手雕刻花卉纹表盘、银面时标圈及罗马数字。本品状态全新,现初登市场。

1

2

百达翡丽 

982/159G型号「Japanese Cherry」非常精美独一无二白金怀表备珐琅表盘,表背饰有手工雕刻珐琅樱花树图案,年份2015

附带原厂证书、18k白金炼带、18k白金及红漆表架、销售标签、木制旅行表盒及表盒

估价: 1,800,000 - 3,000,000港元

这枚珐琅怀表设计独特,漆面表盘饰日本樱花树图案。本品曾登上2015年百达翡丽特刊《Rare Handcrafts》的封面,该书载录百达翡丽每年在巴塞尔钟表展上展出的珍稀工艺时计系列。表壳背面的手工雕刻树枝采用高浮雕工艺;表弓图案皆以人手雕刻。

1

卡地亚

非常精美罕有水晶镶钻石及宝石钟备珠母贝表盘座钟,年份约1985

附带原厂表盒

估价: 1,000,000 - 2,400,000港元

本品镶多颗红宝石、祖母绿、大溪地珠母贝和钻石,组成花叶和花篮图案。根据现存纪录,拍卖场上未曾出现过类似的当代座钟。本品座钟整体状况良好,附带原厂钟盒。

2

卡地亚

「Tutti Frutti」非常精美罕有女装白金镶钻石及宝石炼带腕表,年份约2003

附带原厂证书、调校笔及表盒

估价: 800,000 - 1,200,000港元

这枚炼带腕表所镶的钻石、红宝石、祖母绿和蓝宝石共逾45克拉。这些珍贵宝石被雕琢成为叶子和莓果造型,此设计灵感源自1920年代的流行风格。本品附带原厂证书及表盒,状态近乎全新。

1

百达翡丽

5013型号 非凡铂金自动上链三问万年历腕表备逆跳日期、月相、闰年显示及黑色表盘,年份约2011

估价: 3,000,000 - 5,000,000港元

2

已知最早期及独一无二铂金版本5020型号 百达翡丽

5020型号非常精美罕有早期铂金万年历计时腕表备月相显示及宝玑式时标,年份1995

附带原厂证书、后补数据库精萃、调校笔、销售标签、说明书及表盒

估价: 3,000,000 - 5,000,000港元

1

百达翡丽

3939型号 非常罕有重要铂金三问陀飞轮腕表备珐琅表盘及宝玑式时标,年份约2007

附带原厂证书、C.O.S.C.证书、可转换表背盖、说明书及表盒

估价: 2,200,000 - 3,200,000港元

2

百达翡丽

5029型号 非常精美罕有限量版铂金自动上链三问腕表,为庆祝百达翡丽日内瓦制表中心开幕而制,年份1997

附带原厂证书、C.O.S.C.证书、认证书、后补数据库精萃、纪念币及表盒

估价: 3,500,000 - 5,000,000港元

1

百达翡丽

5002-001型号「Skymoon Tourbillon」非凡罕有重要铂金双表盘腕表备12项复杂功能:包括大教堂音簧三问、陀飞轮、万年历、恒星时间显示、星体移动苍穹图、月相及月行轨 迹,年份2013

附带原厂证书、认证书、调校笔、销售标签、说明书及表盒

估价: 7,500,000 - 12,000,000港元

2

宝玑

非常重要及罕有,具历史价值粉红金两问正点报时怀表备大小自鸣、月相显示、偏心小3针表盘,附带原厂上链钥匙、炼带及收藏编号标签,编号4270,表壳编号288,年份约1825

曾为Sir Lionel Salomons的收藏,于1825年7月9日以3500法郎售予Suzanne De Bréanté

估价: 2,400,000 - 4,000,000港元

这件座钟的质量和状况均达博物馆收藏级数,报时钟声仍然清晰响亮。表盘设计充满宝玑风格,备偏心小秒盘、银面时标圈及车床雕刻中心。

1

宝玑

非常重要及精美镀金7分半问日历8日动力储存座钟备、闹铃装置、小3针、日期、月份,附带原厂上链钥匙、证书及盒子,编号46,年份约1837

于1837年6月16日以4000法郎售予Count Fersen

估价: 1,400,000 - 2,000,000港元

这款旅行座钟乃十九世纪初由阿伯拉罕-刘易斯·宝玑为拿破仑设计发明。宝玑制作过许多同类座钟,但款式从不重复。这些旅行座钟有一个特色——座钟顶部的玻璃盖透视内部机芯结构。此类宝玑旅行座钟搭载的镀金机芯打磨精细光滑,品质极高。

2

百达翡丽

5719/1G-001型号「Nautilus」十分精美罕有白金镶钻石炼带腕表备日期显示,机芯编号5931873,表壳编号4452073,年份约2016

估价: 1,500,000 - 2,000,000港元

5719/1G-001型号配以镶满天星钻石表盘,表壳及炼带,总重量达9.645克拉,为百达翡丽揉合珠宝及高级腕表的代表作。

1

百达翡丽

5160R型号非常精美罕有粉红金自动上链万年历腕表备逆跳日期、月相及闰年显示,机芯编号5932226,表壳编号6040882,年份约2015

估价: 800,000 - 1,200,000港元

表壳人手雕刻为非常耗时及难度极高的工序。此5160型号粉红金腕表于2013年推出,以5159型号逆跳万年历腕表作蓝本,同时配以人手雕饰,向此复杂工艺作致敬。

2

百达翡丽

5075G-026型号白金腕表备掐丝珐琅表盘,机芯编号3238504,表壳编号4180035,年份约2002

估价: 400,000 - 600,000港元

此5075型号腕表制于2002年,以十二生肖中马年作主题,百达翡丽创作灵感来自一只十九世纪清朝景泰蓝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