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当穆埃还是一个10岁男孩时 他的独家德国记忆就开始了

近日,聚焦于穆埃的祖国——德国的叙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德国摄影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的中国首次个展:“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在红砖美术馆开幕。

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穆埃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从那时起,德国的历史进入了他的生活。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20世纪独特的历史、东西德分治产生的影响以及重新统一的过程和现状,针对等级、权威和传统指出了困惑之处并且提出了质疑。

1

▲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开幕现场

2

▲  开幕现场,(右起)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Walter Smerling),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Benita von Maltzahn,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Prof. Dr. Jochem Heizmann)

1

▲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开幕导览

2

▲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一家及海兹曼教授

正如艺术家穆埃在开幕式上谈到,这些问题是他从小长大过程中感受到的文化和政治系统中的问题:

“我究竟来自哪里?我身边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我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我身边权力的机制是什么,以及我的动机,我的环境是什么?实际上能够拥有这种机会去创作作品,就这个世界给出我的观点,给予了我一种个人的自由。”

1

▲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在开幕式上发言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Walter Smerling)则表示,这65件作品讲述了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故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德国的“传统”、“历史”和“家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氛围,每一件艺术作品、每一幅照片的背后都有着很多故事,需要观者的参与才能够真正的让你走进艺术家的世界,成为他的艺术的一个部分。

2

▲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Walter Smerling)在开幕式上发言

此次展览集中展出艺术家过去15年创作中60余件经典作品,也包括创作于2018年的部分新作。作为一位德国当代摄影艺术家,穆埃难以被归类,他摄影作品具有戏剧性的美学特征,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在创作手法上长于“用光来雕塑作品”,通过场景和光影设置创造出一个看似颇为熟悉,却濒临决裂和解构的矛盾视觉世界,透过简单而微妙的暗示挖掘隐匿于可见中未被觉察的真实

1

2

1

2

▲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安德里亚斯·穆埃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

1

▲ “凤凰艺术”专访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

“我一直都围绕着时间轴在运转。这个时间轴是我自己个人生命的时间轴,是我当下所在的时间轴,至于历史的时间轴,带有历史政治意义的时间轴,我已经将其与我个人的时间轴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我的一生里,不管是在东边还是在西边,这都是我的经历。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种经历,所有的故事都混杂在一起。所以,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十年我也过得非常开心,以及十年后,在柏林的白色90年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带有浪漫色彩的,这是我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德国记忆。

2

▲ 《在树下》 “安吉拉·默克尔”系列 2008

1

▲ 《安吉拉·默克尔》 “安吉拉·默克尔”系列 2009

2

1

▲ 《胡格诺派之一》 “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系列 2017

2

▲ 《德国圣诞节之一》 “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系列 2017

瓦尔特·斯迈林认为,穆埃对环境氛围的探索、与知名人物和当代历史的相遇以唤起的方式在他的作品中交织。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他表示,穆埃不是一个参与者,而是一个观察者,这一点非常重要。他是一个清醒的艺术家,他对所发生的一切异常敏锐,他善于编排,他将当下发生的事情与大环境、景观结合,他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只是一个演员:

1

▲ “凤凰艺术”专访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Walter Smerling)

“他曾在作品中表现勃兰登堡门,也有表现纳粹风景园的现状,从中可以一窥希特勒的假日时光。那么这对于我们又有着怎样的意义呢?他在拜访美国大使馆官邸时还对德国社会进行描述,他让我们这些参观者更加深入地理解。这一场展览不仅描绘了历史上的德国,还描绘了当下的作者自己。

在穆埃的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大量关于政治人物的形象,而整个画面又是处在极度的德国式浪漫主义的氛围中,这当中表现有非常讽刺的一面。纳粹风景园、月亮,都成了一种极富政治色彩的事物,我们甚至在东德的画面中看到非常美丽的一面,观众会怀疑这是否是真的。对于瓦尔特·斯迈林而言,这就是本次展览的核心问题:何为实何为虚

2

▲ 《白崖》 “新浪漫”系列 2014

1

▲ 《幽灵森林》 “新浪漫”系列 2015

2

▲ 《森林之二》“德国森林”系列 2016

1

▲ 《森林之三》 “德国森林”系列 2016

他的镜头中,日暮时分站在勃兰登堡门前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眺望着风景的德国现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凝视着夜空的德国著名出版人弗雷迪·施普林格(Friede Springer)、在画作前游走的德国著名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等人物颠覆了符号化的传统公众人物肖像摄影;看似浪漫的风景可能会令人联想起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却完全挣脱了运用“浪漫”元素加以表现的桎梏;还有圣诞树、难民和森帕歌剧院(Semperoper)庆祝胜利的德累斯顿“足球流氓”,皆在开放、干扰和即兴的设置间呈现出多重解读性和不确定性。

2

▲ 《2006》 “圣诞树”系列 2016

我们能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大量的默克尔的画面,但并不是所有的默克尔的图像都是真实的默克尔,艺术家曾与女演员,他的母亲和家人一起工作,甚至是难民。难民是一个国际性问题,艺术家显然也意识到这点,特别对于艺术家而言,但他并没有实际去拍难民,他对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始终保持着敏锐的嗅觉。 

1

▲ 《正在走过的里希特》2005

2

▲ 《运动》 “普洛拉”系列 2004

穆埃从2004年开始研究纳粹时期的德国,他在吕根岛(Rügen)上以纳粹规划的庞大旅游设施而闻名的普洛拉(Prora)度假村拍摄了时尚照片。几年后,他在1936年奥运村的游泳池拍摄了照片。两个地方均为前东德的军事禁区。

1

▲ 《室内游泳池》 “奥运村”系列 2009

2

▲ 《跳水运动员之一》Springer I,2009

在拍摄“上萨尔茨堡山”(Obersalzberg)系列时,艺术家在四年时间中数次访问了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希特勒的私人别墅“鹰巢”,并研究了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沃尔特·弗伦茨(Walter Frentz)在萨尔斯堡拍摄的数千张照片,从其图像中提取关于权力和奴性的纳粹军官姿态、“纳粹化”的风景和聚光方式为线索,拍摄置于风景中或聚光灯下的着军装或裸体的纳粹军官、传统编发女性及物品。

1

▲ 《自拍之一》 “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 2012

2

▲ 《施利茨克赫勒的党卫队队员》 “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 2011

1

▲ 《未知 43之一》“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 2012

1

▲ 《贝蒂》 “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 2012

红砖美术馆馆长,同为本次展览的中方策展人闫士杰认为,穆埃的摄影精准再现了‘德国性’(Germanity),并通过作品拓展、建构起德国寥阔的历史维度。出生于卡尔·马克思城(现开姆尼茨 Chemnitz)的东德成长记忆某种程度上形塑起他对于政治、历史的敏感性:

2

▲ 红砖美术馆馆长,同为本次展览的中方策展人闫士杰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他的作品通过对战争历史的戏仿,对自然、建筑、人物场景的再现以及戏剧性的表演,呈现出德国狂热与理性相互纠缠的复杂性,在时间的隐退中追问、勾勒一个国家的记忆;另一方面,他极具浪漫主义诗意地书写着德国空旷、静穆的自然风光,借助历史的显微镜,观察多维善变的社会现实,从而关照一个处于当代进程中的德国。

同时,闫士杰也期望观众能够真正通过这个展览来理解穆埃,理解穆埃整个对德国的解读。在他看来,穆埃不是一个摄影师,是一个编导,是一个真正的导演,他把历史的信息捕捉拿来,去导演一个瞬间,再拍摄下来又成为一个瞬间,这个瞬间又成为永久的、凝固的历史。

1

▲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在他的作品中,类似这种姿态庄严、情感浓烈的的德国现代标志性美学形象的魅力得到了强化和重现,似乎一切都那么完美。然而这种完美是经过筹划的,这种田园牧歌是欺骗性的。当年坐在轮椅上的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已故)经历的那个夜晚,可以进行象征性的解读,他自己的历史还剩下什么?

2

▲ 《勃兰登堡门前的科尔》2014

“新浪漫主义系列”的吕根岛白垩崖是对国家民族认同和一个以自由主义、全球网络互联为特点的现代社会的精神状态的提问;穿越森林的都是难民,他们躲在灌木丛中以寻求庇护。这是这些作品的某种“真相”,而穆埃最近在汉堡堤坝之门美术馆举办的展览的主题——“作为距离的悲悯”,或许可以表达艺术家所有这些作品的核心观念。准确的说,正是这种夸张的艺术处理,让作品打破了权力和田园诗的效应

1

▲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摄影收藏家安克·德根哈德(Anke Degenhard)认为穆埃的肖像摄影仿佛让人像“在相纸上燃烧,让每个人看起来令人兴奋,且神秘莫测”。穆埃的摄影在其审视和旁观者的身份方面,似乎继承了杜塞尔多夫学派的那种文献记录式的态度,然而不同的是,穆埃更多地侧重了观念的表达。那种旁观却并不打扰的态度,也恰是摄影师所具有的那种作为旁观者的悲悯。

自2017年“德国8”的文化交流中,穆埃摄影作品首次出现在中国观众面前,而此次展览也是继“德国8”大获成功后,Volkswagen Group 鼎力支持的又一次文化与艺术活动。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Prof. Dr. Jochem Heizmann)在开幕式上表示,穆埃的摄影作品引导人们深刻地去思考一个问题,即在最广泛的语境之下,究竟什么才可以被称作是“德国的”或者是“德国性”。大众希望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出行便利,还有文化艺术的感染力。大众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 Benita von Maltzahn 女士也认为支持这样一场展览将促进中德文化的融合,使每个人受益匪浅。

2

▲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而作为此次展览的助理策展人徐丹亦表示,对于安德里亚斯·穆埃的艺术第一次全方面的与中国观众相接触,希望能为中国观众带来更多风格、主题的高质量展览。

关于艺术家

1

▲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

安德里亚斯·穆埃(Andreas Mühe),1979年生于卡尔·马克思城(现开姆尼茨 Chemnitz),工作和生活于柏林。他接受过胶片冲洗的技术训练,担任过阿里·凯佩内克(Ali Kepenek)和阿纳托尔·科特(Anatol Kotte)的助手,之后自己也投入了摄影创作。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他起初专注于拍摄音乐人、演员和艺术家的肖像,并且在各种各样的杂志和报纸上发表过作品。他的第一个主题系列的创作开始于2004年。自2010年起,穆埃参加了在众多世界重要博物馆和机构举办的个展和群展,包括柏林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Martin-Gropius-Bau)、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论坛博物馆(NRW Forum)、罗斯托克艺术厅(Kunsthalle Rostock)、雅典贝纳基博物馆(Benaki Museum)、汉堡堤坝之门展览馆(Deichtorhallen),及北京红砖美术馆。

展览信息

1

安德里亚斯·穆埃 — 摄影

策展人:闫士杰  瓦尔特·斯迈林(Walter Smerling)

助理策展人:徐丹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2日—10月21日

展览地点:红砖美术馆

2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