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舞蹈中国 作者:陈伟科2018-09-21 15:16

原标题:要鼓吹,还是要批判? ——观中歌舞剧《李白》试演有感

笔者刚在四川凉山参加完“荷花奖”民族民间舞组比赛,便急匆匆地乘机回京,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够赶上中国歌剧舞剧院在北京舞蹈学院舞蹈剧场举行的舞剧《李白》的试演。我的目的与其说是看剧,不如说是看人,看看熟悉的小伙伴们如何在舞台上表演,看看导演、编剧、舞美、服装、作曲老师们会在一起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我所偏爱的对象并非《李白》这部舞剧,而是中国歌剧舞剧院和这群优秀的主创团队。他们出品的舞剧我看过不少,也写过不少评论,看完他们的每一部舞剧我都会进行一番回味与思考,但我不是在思考这些舞剧的合理性与可观性,而是在观察他们能否继续在舞台上续写当年《宝莲灯》、《铜雀伎》的辉煌。

首先,面对一群能够令我激动的优秀舞蹈演员,我总是会欣喜万分,不忍提笔用文字侵扰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舞蹈艺术的纯真。这回由胡阳在剧中饰演李白,这是一位知名舞蹈演员,我虽然对他并没有过多的了解,但是从师生及同行们的口中也听到了不少赞许他的话。他曾参与过《孔子》、《赵氏孤儿》、《狂歌行》的表演,对于各个角色都拿捏得十分到位,其成熟的表演技巧令人过目不忘。

一门成熟的艺术应当积淀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方法和规则,在我看来,舞剧《李白》就很好地传承了中国歌剧舞剧院一贯的审美理想,这是一种普适大众的审美理想,能够使观众在大舞段中得到极好的视觉享受。当然,除了视觉享受,舞剧的细节也很重要,希望舞剧《李白》能经过时间的考验,不断打磨,不断演出,不断修改,形式变得更趋完善,内涵也更有深度。这,是精品的炼成之路,也是每一个舞台艺术作品的必经之路。

李白,字太白。年幼的我们在牙牙学语时便经常吟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首耳熟能详的《静夜思》虽然看似写得极其简单,实则感情十分饱满,诗中运用比喻、衬托等手法表达了客居思乡之情,语言清新朴素而又韵味无穷,历来广为人们传诵。

首先,舞剧《李白》角色较为清晰,情节也不复杂,编剧只是以简笔塑造了几个重要角色,并且将其符号化了,而并不像一些史书一样对人物进行详细而明确的描述。可以说这种处理方式很是巧妙,省去了繁琐的程序,将故事化繁为简,简明扼要地进行诉说,从而有效地突出了主题,强化了主人公李白的形象,避免了因为人物复杂而导致人物关系模糊不清,进而给观众增添凌乱之感。

其次,舞剧《李白》舞段优美,编舞巧妙,不失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家门风范,可称得上是参与创作的编导们多年积淀的一个集中呈现。舞剧的几个舞段与独舞之间的关系较为明显,独舞与群舞之间的关系则构成了舞剧的戏剧冲突,并且推进了剧情的发展。戏剧冲突是构成戏剧情境的基础,也是展现人物性格以及显示作品主题的一个重要手段。第二幕金銮殿中,杨玉环欣赏完李白为她写的诗之后内心十分喜悦,但李白却因此而得罪了杨国忠和高力士。笔者认为,倘若尝试在剧中表现出杨玉环受到杨国忠与高力士的挑拨后的内心冲突,从而出现一段男女双人舞亦或是三人舞,则可以做到“既有舞,又有戏”。当然,角色的设定与剧情发展的设计是导演和编剧的职能,舞段如果拿捏不好,就会令观众产生凌乱之感,因此《李白》这部舞剧这种恰到好处的处理方式其实效果也是中规中矩的——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如若不是细心之人,就很难发现舞剧《李白》的叙事结构完全不同于其他舞剧。舞剧开始表现的是乾元二年(759年)朝廷因关中遭遇大旱而宣布大赦,规定死者从流,流放以下的全部赦免,长期辗转流离的李白终于获得了自由。因此,笔者认为舞剧开始的第一幕表现的正如以上所言,即李白大赦前在狱中的故事,而第二幕金銮殿应该属于李白的回忆,舞剧的第三幕则是李白被流放后的生活……

从现场的诗词和分篇中可以看出,舞剧《李白》主要表现的是李白在“安史之乱”期间三个阶段的经历,而通过这三个阶段观众可以看到历史上的李白在“安史之乱”期间的精神退化趋势以及他后期的精神风貌和诗词创作的总体变化。这一人生变化历程其实和我们的现实人生是一致的,很多人都是从懵懂无知到激情澎湃,然后再到心胸开阔。

综上,舞剧《李白》不仅带给了我们很好的视觉享受,而且还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在看到眼前的事物之后应该进行一定的思考。笔者在观看了舞剧《李白》就进行了如下思考:我们舞蹈界人士也应该向李白学习,学习他开阔的心襟,但同时也应当以李白为鉴,不要像李白那种一生追求想当官且不低调和掩盖自身的棱角。不过实事求是地的讲,有才气的人总是难以遮掩自己的锐气,假如真的一生平平淡淡、庸庸碌碌,那就只会像后期郁达夫小说《沉沦》里青年出现性苦闷一样的后悔不已。从剧中的李白可以看到,无论是谁,才华在身总是掩饰不住的,所以年少轻狂也的确情有可原,因为他确实有着常人所不能企及的精神境界和超凡脱俗的才华。笔者不禁畅想,出演舞剧《李白》的这群优秀的舞蹈演员和幕后出色的主创团队,就应该是这样的人吧。

舞剧《李白》中的舞蹈确实省略了一些故事情节,但是如果从舞蹈创作和舞蹈表演的角度来进行分析,这样做又是无可置疑的。一是舞段编排圆润流畅,并没有出现年轻编导编舞时经常出现的阻滞和饶舌现象,而是让人感觉到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倍觉舒服。二是剧中围绕李白产生的群舞编排合理,动作因李白而生、因剧情而生,舞蹈因人而设、因剧情而设,所以整个舞段既有个性的彰显,又有共性的统一,群中求单,单中求群,十分美妙。三是舞剧中的舞段和人物的塑造没有像其他舞剧一样故意穿插情节,从而哗众取宠,乃至喧宾夺主。说到喧宾夺主的故意穿插,大家不妨可以去观看一下个别的舞剧需要群舞为“剧”服务时,群舞演员却在那里拼命耍技巧的舞剧,笔者在此不再举出实例。由以上三点可知,舞剧《李白》的舞段能够凭借真诚和实在的表演让观众感受到它所想要体现的内涵,从而让观众对其产生好感,并为其加分。

当然,与月亮对诗是一种美,和美酒佳肴对话是一种美,与鸟语花香共舞也是一种美。法国美学史家温克尓曼说过:“高贵的单纯,平易的伟大。”虽然的确如此,但是笔者还是希望导演在创作时能把控舞蹈的节奏、舞段的衔接和情绪的宣泄,力争使舞剧的个性更为鲜明一些,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境界。

观演结束后我问了刚入校的新生一个问题:这个舞剧《李白》怎么样?他们给出的回答是“还可以”。是的,还可以,这样就对了,舞台艺术的宗旨就是服务于大众,只有让艺术活跃在舞台上,让艺术平民化,这一宗旨才能得以实现,国民素质才能得到提高,使得舞蹈、舞剧编导才能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我欣喜于舞剧《李白》给我带来的思考,欣喜于舞美和服装老师给我们带来的视觉享受,欣喜于作曲老师给我们带来的听觉盛宴,同时也欣喜于导演团队给我们带来的创作启发,感谢中国歌剧舞剧院在现如今的舞剧创作盛世潮流中又推出了这样一部扛鼎之作,让我不枉此行。

舞剧《李白》能否被评定为经典、上升为精品,这不是我们“说”出来的,也不是“喷”出来的,更不是“写”出来的。艺术评判本就没有固定的标准,我们应该把最终的评判权交给时间,交给日后的观众,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客观地评判是非对错,确定其终极价值。

最后我想说,舞剧《李白》再次验证了一个结论:“衡量一个舞蹈演员优秀的标准,不是在于他的技艺有多高,而是将其摆放在任何一个位置,他都能够为履行好自己应尽的职责。”我要为这群演员团队点赞,同时也建议观众们继续关注舞剧《李白》的后期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