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苏富比亚洲 2018-09-20 11:14

原标题:傅抱石笔底山河 |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秋拍 (10月2日) 

抗战期间,傅抱石寄身重庆金刚坡,此乃其创作之鼎盛时期,笔下每出必精,极具个人风格,为其奠定艺坛地位。后新社会来临,画家以「笔墨当随时代」,以崭新技法描绘河山新貌,体现了其在艺术上不断探索和敢于创造的精神。

金刚坡时期

飞瀑流泉乃傅抱石艺术生涯中好写之题材,自入蜀后屡屡写之,笔墨、构图、以至意境,皆呈无穷变化,风格独特,不类前人,成为其笔下极具代表性之典型。

121

法国私人旧藏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精品

〈激石泉咽图〉

设色纸本 镜框

89.3 x 56 公分

估价: HK$8,800,000-12,000,000

本幅题谓写于「重庆金刚坡下」,时画家创作力旺盛,笔下创意奇高,构图几无重复。本幅构图经营大胆,布局奇诡。全画迹近抽象,山体以独创「抱石皴」散锋擦扫,营造山林杂树茂密之质感;行笔速疾,下方以干笔擦出巨岩之弧形,敷色稍浓,突显其体积及空间感。全画色墨交融,不重层次表现,却着力于整体气息之连贯,天色、山体、岩石融合如一,意境幽邈,摄人眼目,尽显画家「金刚坡」时期之创作特色,堪称千锤百炼下极富实验性之作。

122

若对照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之〈观瀑图〉,可推知本幅约一九四四年或四五年间所出。

123

北京故宫博物院之〈观瀑图〉

本幅出自安德雷.巨雅培(Andre Louis Guillabert)伉俪旧藏。巨雅培,法国人,一八九八年生于上海,一九二○年担任实习税务员,后兼处理在沪之法国广播电台广播节目。他与籍贯广东之妻子居上海,至四六年回法国康城定居。此行携回在中国所得之纪念品,本幅或为其一。一直保存,直至近日方释出。

124

法国驻沪领事馆签发给巨雅培之证件

东北写生

一九六一年六月,傅抱石赴东北地区旅行写生,「先后访问、游览了长春、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长白山、哈尔滨、镜泊湖、沈阳,旅大等地。九月底返回北京、为期近四个月。」此行为他在现实生活题材与传统国画技法结合上提供了创新的尝试,也留下了一批优秀的作品。〈煤都壮观〉即此行瞩目之作。

125

梅洁楼」旧藏傅抱石东北写生精品

〈煤都壮观〉

设色纸本 镜框 一九六一年作

28 x 84  公分

估价:HK$ 12,000,000-18,000,000

煤都画了两幅,即〈煤都壮观〉和〈煤都一瞥〉……从酝酿制作的过程回顾一下,煤都和钢都都是我此行费心血最多,伤脑筋最深的两个题材。有的同志说:「吃力不讨好的事,少踫些」,有的同志说:「不入画的东西,是画不好的」。

抚顺我只去了一天,自然谈不上什么生活的体会,连感性认识也是极不完整的。我是仅凭那雄伟的西露天煤矿给我的震动,结合现场一些草图来进行构思,进行创作的。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党委书记告诉我:这个矿的发展经过,大跃进以来每年不断增长的生产数字,一天能出多少煤,有多少工人,范围多宽……如数家珍地边走边讲,边讲边指,忽然指着对面一层层正在开采煤层对我说:「你看,这颜色多美呀!」我禁不住心里一怔!心想这位书记同志实在不愧为一位高明的画家。谁也不知道煤炭颜色黑黝黝,几十万人露天矿,真是黑烟弥漫,尘土飞扬,而在我们党委书记眼里会觉得它是多美的。我能不画吗?所以一回到沈阳,就动它的心思了。最初是技法上有困难,墨已是黑的,用墨去画煤炭,好像很方便,实则大大不然。由于我没有丝毫经验,暗地里糟掉了不少的纸头。就是〈煤都壮观〉这一幅,中间也动摇了几次,实在画不下去。可是我一想到「你看,这颜色多美呀!」这句话,我又摸起笔来,坚持画完了它。─节录自傅抱石〈东北写生杂记〉

126

本幅刊于〈傅抱石东北写生画集〉(江苏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四年四月),图版18

如此题材仅写两幅,本幅写于是年八月十六日,翌日再有〈煤都一瞥〉,构图技法相若,可见煤都景像触发其创作灵感,故短短两日间,反复尝试,足见用心!〈煤都一瞥〉由画家家属捐赠南京博物院,本幅则辗转归「梅洁楼」珍藏。

127

以传统国画的形式画露天煤矿,是前所未闻的创举……现代化的工业生产场面,工地、机器、车辆等等,都是很不入画的东西。如何表现,完全是尚无人尝试,应该进行探索的新课题。

从现在完成的画面看,黑色的煤矿并未以乌黑的浓墨去泼洒,仅以较深的墨线钩勒,以灰淡的墨色渲染,浓淡干湿兼用,墨分五色,墨线则似旋风般横扫画面,包括远景,既画出了露天开采后的煤山之重重迭迭的层面,也造就了热火朝天的大生产气氛。这里「抱石皴」的运用又有了新的发展。

图中有厂房、烟囱、电杆、烟尘滚滚;大吊车、挖掘机、传送带,机器轰鸣。一队队汽车,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盘旋而上的运输山道,直通煤矿山顶……。这一切在画中,都得到合理又恰当的表现,似乎整个画面都在活动之中,现代的机械化露天煤矿的宏伟和生产繁忙景象,岂止是「壮观」,真奇观也。—引自叶宗镐着〈傅抱石的世界〉

128

一九六一年六月十五日,画家率团游长白山,登天池,六天后返延边,即在宾馆写〈天地瀑布〉,并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入纪录像片。同年七月及九月,三度以此入画。

129

丝路画缘─东南亚私人收藏二十世纪书画

〈天池飞瀑〉

设色纸本 镜框 一九六三年作

96.5 x 37 公分

估价HK$ 2,600,000-3,000,000

我到长白山写生……最先自到的是长白山瀑布。瀑布的水由长白山顶著名的天池大量溢出,气势极为雄伟。水口有二山相峙,急流奔腾而下,水势极猛,十分壮观……我采用「取上舍下」的办法,突出了长白山瀑布从天而降的气势。这就是我的〈天池飞瀑〉写生创作稿的构思过程。 ─节录自〈傅抱石谈艺录〉

1210

傅抱石率团登长白山之照片,可与本幅人物造型对照

1211

本幅写于「癸卯大寒」,已届公历一九六四年一月廿一日,乃画家刚自北行返宁,小病初愈,写此遣兴,笔下对惯常见之构图稍作更动,隐去前景之密树浓荫,以简洁手法,集中呈现观瀑之景,空灵之气,溢于画面。又曰「第五次写」,未知是否算自一九六一年,无论次数多寡,画中皆显驾轻就熟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