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YT新媒体 2018-09-19 09:35

原标题:浮游于世间之画-美人画皮难画骨

“浮世”源于佛教用语,旧时认为人世间是浮沉聚散不定的,故称浮世,指繁华放荡而又空虚的生活,与“净土”相对。

为了更便于理解日本绘画的概念,我们首先应当先明确日语汉字中“绘”与“画”的区别。“绘”更具有色彩的属性,有锦丝交会的含义。而“画”具有界定边缘的意思。日本美术多以表现色彩为主,因此用“绘”来形容更为合适。

吉原八景园滨 溪斋英泉

我们今天主要来讲一下美人画,美人画是浮世绘的最主要题材。早期的美人画主要以吉原地区的妓女为原型。吉原作为江户大众文化的发源地,风俗业的从业人员,当时约有上千人。因此也得以有大量的关于妓女的浮世绘作品出现。后来菱川师宣更是根据市场需求进一步开拓了这一题材。

回首美人图 菱川师宣

菱川的父亲是一位裁缝,作为家中的长子,菱川需要在日后继承家中事业,在学习刺绣技术时掌握了绘画方法。以现存文献以及刺绣作品中得知,当时菱川父子受清朝版画的影响,绘制的纹样也主要以传统图案为主。在习得绘画之后,年轻的菱川来到了江户,他感受到了来自江户的新兴都市的气息,逐渐开始接触风俗画,花街柳巷,歌舞升平,这些景象都为菱川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题材,也让师宣最终成为了一名浮世绘画家。他的风俗画和美人画大多也具有情色意味,为来后的浮世绘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也让他本人被后世称为浮世绘的鼻祖。

江戸风俗图卷 (局部)菱川师宣

菱川借鉴了江户宽永时期的美人画风格,他所绘制的许多人物动态或者造型都已经形成相对固定的模式,应用在各种屏风和画卷中。《回首美人图》是菱川现存的少有的肉笔浮世绘作品,肉笔即徒手绘制浮世绘。这幅作品也成为菱川代表性的作品。画中的女子妩媚多姿,虽只露侧颜,却更为生动。

鸟居清信作品

早期浮世绘版画多为单一的墨色拓印画,即“墨摺绘”,只有少数作品使用手工上色,后逐渐发展有丹绘和漆绘。丹绘出现于菱川师宣时代,在18世纪达到鼎盛阶段,而这一时期的代表画家是鸟居派创始人鸟居清信以及怀月堂派的怀月堂安度。

风前美人图 怀月堂安度

在上面两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出鸟居清信的作品中所塑造的美人以流利线描为主,线条表现上注重力度,构图夸张,善于捕捉和表现富有魅力的瞬间。而怀月堂则以手绘美人画见长,至今仍没有发现他留下的版画作品,他的绘画中人物造型雍容大气,悠然舒展,不同于传统人物造型柔弱的风格,并且作品以立像为主。

立美人图 怀月堂安度

进入18世纪之后,浮世绘的制作技术开始发生急速变化。奥村政信活跃的时代正是浮世绘的革新期,他的创作时间长达50多年,还自制了丹红版画,这是以红色为主调的版画类型。他还以出版商身份经营业务,这在浮世绘画师中是极其少见的。此外,着色技术的细致化也促使雕版和拓印工艺进一步成熟,使线条更为细致柔美,画面更加明快。在墨中混合胶用于拓印,产生了类似漆器的光泽感,这种类型的作品被称为“漆绘”。奥村政信的活跃在浮世绘版画技术演变的过程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功不可没。

出浴美人图 奥村政信

日本在江户时期使用太阴历历法,记载大小月份变化的年历是百姓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绘制年历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夕立》就是铃木春信在这一时期创作的绘历的精品之作,而在画师、雕版师以及拓印师的共同努力之下,绘历的画面也变得丰富起来。绘历上的多色套印技术也被移植到浮世绘版画的制作中来。

夕立 铃木春信

单调的红摺绘被加入瑰丽丰富的色彩,使传统浮世绘版画的制作工艺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商家比喻其为京都西阵地区出产的精美锦缎,“锦绘”就此诞生。它的出现改变了前期浮世绘的原始和单调,自锦绘诞生到铃木春信去世,仅仅5年但他却留下了上千幅精美作品。他笔下的多是生活中亲切熟识的平民少女,体态轻盈,步履款款。不同于吉原妓女为主角的带着色情魅力的浮世绘美人图,这些生活中的平民女孩也为美人画画上了里程碑式的记号。

女三宫与猫 铃木春信

夜之梅 铃木春信

铃木春信绘制的《坐铺八景》以《潇湘八景》为蓝本,表现了江户女性的日常生活。这个系列既反映了锦绘诞生初期的面貌,也确立了铃木春信的个人风格。华丽娇艳的美人形象深受人们喜爱,人们称这是由菩萨国下凡的仙女。在铃木春信之后,浮世绘版画的黄金时期即将到来。

镜台秋月 铃木春信

18世纪后期是浮世绘的成熟时期,几代画师的努力之下,都为浮世绘的进一步飞跃发展做足了准备。随着经济的繁荣,人民的文化也得到了发展,平民形象和日常生活风景也开始成为浮世绘画师们笔下的重要题材。因此,这一时期的浮世绘版画成为浮世绘历史中的灿烂的一页。

铃木春信之后,浮世绘进入雄起时代,百家争鸣,歌川派、北尾派、胜川派。而将美人画推向顶峰之人,不得不提到喜多川歌麿。喜多川因无法考究的出生,也让这个人物至今仍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喜多川歌麿

喜多川最初师从画家鸟山石燕,擅役者绘。天明时,出版商茑屋重三郎发现了他的才华,始在美人画上建立起自己的风格。20岁时,他所画的书籍封面有“北川丰章”的落款,29岁才从丰章改为歌麿。自那以后,他逐步成为浮世绘美人画中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他的创作活动正值江户市民文化的全盛期,其作品成为江户市民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吉原之花 喜多川歌麿

作为浮世绘美人画家,喜多川歌麿直追鸟居清长。他与当时的文学名人结交,以新的时代感觉,在绘画中追求合乎理想和社会风尚的美,对社会地位低下的歌舞伎乃至妓女也充满同情。他的画以准确的线条和单纯的色块,描绘女性的官能美,刻画女性的心理活动。歌麿完全靠自学成才,一生描绘女性,留下了许多优秀作品。

当时三美人 喜多川歌麿

1792年至1793年,喜多川歌麿先后发表了《妇人相学十体》系列和《妇女人相十品》,这两个系列的作品都是半身像,较之前大多是全身像的浮世绘有着很大的不同。另外在技术上,喜多川开创了在背景上使用云母摺的技法,对浮世绘来说具有开创意义,也引领着浮世绘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喜多川推出了迎合当时世风的浮世绘美人画新样式,即“大首绘”,这种手法原本用于描绘歌舞伎演员像的役者绘。喜多川将其引入单幅版画的制作,体态描绘与技法运用合乎社会时尚理想,这也是他对浮世绘版画的最伟大贡献。

几乎所有的浮世绘画师都会以吉原美人作为题材,喜多川也不例外,他更细心于捕捉和刻画日常生活细节和丰富的喜怒哀乐表情。现存作品中,有三分之一是直接描绘吉原游女形象的,另外与吉原相关题材的作品也有不少。《青楼十二时》则为这一题材中喜多川的代表作。

青楼十二时 喜多川歌麿

如日中天之后必然就要走到日落之时,从宽正年间之后,浮世绘也便开始走向衰退。尽管仍有大家的出现,但市场上也充斥着很多质量低俗的庸作,影响了一整个时代的水准。鸟文斋荣之、菊川英山、溪斋英泉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性画师。

菊川英山

溪斋英泉

歌川派是19世纪后半叶对浮世绘影响最大的画派,歌川国贞则是出自歌川画派主导幕末晚期浮世绘的最主要画师。这一时期的美人画更具生活气息,更加直接地去表现日常风景。与前辈们所绘制的典雅风格不同,歌川的绘画更接近平民审美。周到的细节和人物的认真表情都体现了江户时代平民的生活习惯。

这一时期浮世绘与日常生活之间更为紧密,还发展出扇面画形式,大量生产的扇面导致成本低廉,但歌川在扇面画上也有很多不俗之作。

雪中美人 歌川国贞

浮世绘美人画是典型的唯美世界,是在画师的理想化样式中展开的创作。古今中外,女性题材向来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而与浮世绘美人图相辅相成的中国仕女图中,也可以看到两国之间的密切渊源。美人画皮不画骨,从每一时期流派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人物的形象多是程式化的,同一时代的画师作品中总能找到许多相似之处。经历了数百年的浮世绘现在早已不是流行的绘画风格,但其对后世的影响却至深至远,因此在今天仍有不少追随浮世绘的学者和画家。就如同是一壶陈酿一般,其醇香永久流传。

近期,你可以在这些地方看到浮世绘展览:

阿布扎比卢浮宫

情系日本:近代室内装饰的诞生

2018年9月6日-2018年11月24日

浮世绘大师展

2018年9月22日-2019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