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YT新媒体 2018-09-19 09:20

原标题:泰特不列颠不想在500年的艺术史里无休止的工作,他们的馆长想要更年轻的观众

2015年的秋天,不到50岁的英国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Alex Farquharson被任命为新任的泰特不列颠(Tate Britain)馆长。

1

而在Alex走马上任之前,泰特不列颠的馆长之位已经持续了一年的骚动,前任馆长在批评声中匆匆结束了五年动荡的任期。批评的焦点在于前任馆长诸多糟糕的策展决定,尤其是展览“Sculpture Victorious”(雕塑胜利)——这个试图展示维多利亚时期最令人惊讶和奢华作品的展览,被《卫报》(The Guardian)的艺评人Adrian Searle写下了恶毒的评语,称其是“披着高尚的媚俗”、“史诗般的失败”。

招致这样批评,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泰特不列颠馆藏所带来的巨大挑战。

一方面,泰特不列颠的馆藏对各国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都有所涉及,更不用说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特纳奖”是世界上最受瞩目的艺术奖项之一。

另一方面,泰特不列颠美术馆著称于世界的,正是以收藏和展示文艺复兴时期至今的英国绘画。美术馆拥有透纳(JMW Turner)作品最丰富的馆藏,也藏有如约翰·艾佛雷特·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的《奥菲莉亚》(Ophelia)在内的世界级拉斐尔前派的艺术作品。在这里发生的任何展览,都可以说是对英国艺术编年史式的伟大呈现,也正因如此泰特不列颠亦被称为“500年英国艺术的故乡”,无疑是泰特美术馆群中的“老学究”。

可以说,要掌握这样的美术馆,必然是沉稳但不腐朽,新颖却不跳脱的远见者。

而新任的馆长Alex Farquharson,正是一位可以赋予这位“老学究”新气息的人。

2

David Hockney Visits The New Nottingham Contemporary Gallery

他曾经诺丁汉当代艺术中心(Nottingham Contemporary)担任总监,因将其从当代艺术中心转变为英国领先的视觉艺术机构而备受赞誉。Alex Farquharson任职期间最成功的工作无异于在此策划了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展览,这个聚焦艺术家1960年至1968年伦敦和洛杉矶早期作品的展览一炮而红,获得了广泛的公众赞誉,从那时起,诺丁汉当代中心被Alex Farquharson激活,五年间吸引了超过一百万的访客。

在上任之初,Alex就认为“泰特不列颠在国家的文化生活中具有独特而迷人的地位”。现在,他试图让这个“500年英国艺术的故乡”变得更加年轻。

泰特不列颠馆长

Alex Farquharson

3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馆长Alex Farquharson 图片© Tate, London 2018

如今的博物馆将重心放在展览制作、艺术教育、传播、法律和财务框架以及筹款等日常运营的具体事宜上,却疏于关怀观众等其他基本问题,泰特不列颠如何平衡这两方面的问题?

Alex Farquharson:关怀观众与运作美术馆,其实是一体两面的问题。筹款,展览制作,财务框架等等行政工作当然是为了更好的贴近受众,应该避免的是这样的工作使美术馆成为行政的怪物。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4

达明·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1992)

虽然泰特早在1897年开业就收藏艺术品,并拥有着“国家”的底色,但泰特不列颠并不需要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在2009年,泰特不列颠其实做过当代领域的诸多尝试,比如举办一个三年展,也确实获得了成功。像这样的项目是一项巨大的承诺,尤其是在经济上,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承受的。我认为,就泰特不列颠在当代艺术界地位而言,三年展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就我们的新视野而言,它并不是压倒一切的优先事项,尤其是在特纳奖面前。因为特纳奖已经在当代艺术界,尤其是英国的当代艺术领域具有足够的影响力。

泰特不列颠,在泰特的美术馆群里,或者在世界上范围内的美术馆里,最独特的地方是什么?

5

詹姆斯·迪克逊·英尼斯,北威尔士的阿雷尼格山,泰特:1968年购入

Alex Farquharson:泰特作为英国国家美术馆的最初创始使命是通过当时“当代艺术”中的英国感来实现的,本质上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艺术。泰特花了一些时间来建立一个可以追溯到都铎时代的藏品,同时追踪艺术在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发展。它建立在确定性的基础之上,然而这些确定性在历史进程中被怀疑和解开。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非殖民化。那么,现在通过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考虑英国经验的各个方面,泰特不列颠是否有一个类似但不同的职权范围?我会说答案是肯定的。

6

斯蒂芬·麦肯纳,一棵英国橡树,泰特:1982年购入

现在的泰特不列颠有一群充满想象力的策展工作团队,我非常荣幸与他们工作。就像泰特现代(Tate Modern)的工作范围是在全世界的六个大洲中展开,我们的工作在英国500年艺术史的轴线上展开,不断地的纵深,但这样无休止的工作也总有尽头,我们总想抬起头来看一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因此,现在的泰特不列颠代表的实际上是一个现代的英国故事,反映着欧洲贸易对后殖民体系的影响,以及伦敦作为一个全球性的艺术中心对世界艺术的影响。

作为收藏了几乎整个英国艺术史的泰特不列颠,是如何管理和选择自己的馆藏的?如何在今天的展览中赋予馆藏作品当代的气息?

Alex Farquharson:在今天有一种有趣的趋势,即艺术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却在期待更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他们在美术馆里有着社交,在这个空间里发生的体验就变得尤为重要。

7

但如果我们要为我们带来更年轻和更新的观众,我们应该找到进一步激活访客体验的方法。这是我们在团队中看到的东西。泰特不列颠目前拥有着泰特集体(Tate Collective)策划团队,全部由在泰特工作的年轻人组成,年龄在15岁-25岁之间,根据他们自己的兴趣以及他们如何看待我们的馆藏,自由地策划;泰特不列颠还在伦敦的骄傲月推出Queer and Now,让我们的空间内外生动,观众异常多样化和年轻;甚至还有一年的圣诞节,我们为泰特不列颠的场馆安装了艺术家的灯光,让这座保守的建筑,但它看起来既美丽又气派,可能有很多不太感冒维多利亚时代大型建筑的年轻人,希望这样的做法可以让他们走进来。

8

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泰特不列颠的定位会有一些有趣和激动人心的挑战。我们致力于了解我们如何应对现代观众的期望,这些期望从更加个性化的沉思体验到更具社交性和体验性的。

泰特在今年的上海博物馆与中国美术馆都举行了“心灵的风景: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藏展(1700-1980)”,风景画是英国对世界视觉艺术最重要的贡献之一,长时间的馆藏作品在外,泰特不列颠如何保证这么多作品的运输、保存和维护?

每年这样的项目大概会有6-10个,做这样项目最大的挑战是挑选正确的合作伙伴和场地。无论是中国美术馆还是上海博物馆一直以来都是热情的专业合作伙伴,我们很高兴与大家分享我们收藏的艺术作品。

心灵的风景: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藏展(1700-1980)

2018年9月13日-11月6日

中国美术馆三层 13 至 17 号展厅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