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原标题:如约而至,传给故宫•故宫游纪念张亮相王府中环

初秋的北京秋意盎然秋高气爽。秋日的故宫分外明丽,庞大的古建筑群庄严肃穆,苍翠的古木绿意葱茏,映衬着蓝天白云,正是一番绝好的景致。当此之时,刚好徜徉于这浩大隽永的紫禁城,赴一场别有韵味的合影拍照之旅。

1860年的秋天,那时的大清门、午门有些许落寞之意,但依旧气势威严。意大利人费利斯·比托拍下了咸丰时代北京皇城的历史风貌,这便是紫禁城最早的历史影像。此后的百余年间,影像记录了紫禁城的百转千回。

午门 比托摄于1860年

皇朝晚景

作为明清两代24位帝王处理政务与生活起居的皇宫,紫禁城宫殿规划科学、布局严整,融入了中国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和儒家治国理念。

太和殿

庄严大气的建筑外观与金碧辉煌的内檐装修,将帝王九五之尊的等级象征与政务起居的实用功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是为中国传统建筑发展到明清时期官式建筑的集大成之作。

保和殿

昔日旧影中,清末的皇城杂草丛生,墙漆斑驳脱落,毫无生气可言。即便如此,紫禁城宏阔的建筑规模和庄严隆重的整体风貌,仍然展现着它恢弘的气势。

神武门

皇室留影

末代清室,宣统帝溥仪退位,两百余年的清王朝宣告结束。清逊帝先是暂居紫禁城内廷,而后移居颐和园。

溥仪和皇亲在御花园

围绕在溥仪身边的,有他的父亲载沣、宫中地位最尊崇的端康皇贵太妃、皇后婉容、皇妃文绣以及胞弟胞妹们,这些人组成了名副其实的逊清“第一家庭”。

婉容、文绣与溥仪的弟妹们

他们所因循的宫廷生活与社会活动,在当时是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话题,从这一时期留下的旧影中当时情景可见一斑。

载沣和他的儿女们

影像留存

自19世纪中期以后,照相作为一种时尚逐渐走进了中国社会。在洋人的镜头中,贵族与平民,官府与市井,被拍摄成一张张照片,为今天的人们留下了珍贵的历史画面。

载沣与亨利·布莱克

故宫博物院现存清末以来各种材质的照片近4万张,拍摄时间最早可以上溯到19世纪60年代,所摄主要内容多有清末人物。

左宝贵、刘盛休、徐邦道

这些几乎是被拍摄者人生的第一张照片,每一张都显得弥足珍贵。时至今时今日,众多游客不辞千里来到故宫,留下一张合影对他们来说似乎显得格外重要。

待选入宫的包衣宫女

注:旧影图片均来自图书《故宫藏影》系列

“故宫游纪念张”系列由此衍生。本创意作品分为福寿版、故宫印象与皇城记忆三款。本品可由游客随心拍摄,影像融入丰富多样的背景,来客与故宫由此彼此融合。

作为故宫文创新品,纪念张将于9月16日-21日在王府中环商业中心举办的第六届北京王府井国际品牌节中的“山水映月——故宫文化主题文创展”首次亮相。

文创展为配合9月12日故宫文华殿开幕的故宫博物院藏清初“四王”绘画特展,特别选择以“四王”山水绘画作品作为展陈空间装饰元素;《2019年故宫月历》、《宫里过中秋》等故宫特色鲜明的最新出版物则为展厅注入浓浓的书香氛围。

届时,多款“四王”主题文创新产品:便笺套装、杯垫套装、文件夹、单肩包、电脑包、手帕、艺术折扇等将悉数亮相本次展览。文创新品-故宫游纪念张也将随展亮相。

【故宫游·纪念张】

福寿版,选取宫廷画家为祝皇室寿辰而作的《百蝶寿字图》与蟠桃状金印为封面,并以个性化影像附于传统福禄寿画作之上,雅致中寓意祈福延年。

福寿版

故宫印象与皇城记忆版,或与故宫知名建筑合拍为式样,或以全幅宫城合影生成纪念张,再配以附有“大龙邮票”图案的红色封面,庄重典雅。

故宫印象版

封套俨然一面宫墙,大龙邮票与百蝶寿字印在正中,凸显宫廷气质。

皇城记忆版

内页纪念张,每一幅都由来客亲手定义,宫游合拍也好,全幅自拍也可,特种纸张印制,别有一番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