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陈小克2018-09-17 10:03

原标题:青森——睡魔与花火

和朋友们说起青森的睡魔祭,对方都会问:那是什么啊?老实说,去之前我也根本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只知道这是日本东北三大祭之一。睡魔之家博物馆的网上说明是这样的:

睡魔祭起源众说纷坛,至今仍未有定论。其中最具信服力的是由日本民俗活动“驱赶睡魔”发展而来。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在七夕前后,把阻碍工作的“睡意”流放、驱除这样的“驱赶睡魔”祭祀活动。据说“馁钸哒”是“睡眠”的方言发音。因此,这种说法认为,睡魔祭是劳动人民为了驱赶夏日的“睡意”,为秋收时节做准备的传统活动发展而来。青森市是从何时开始庆祝睡魔祭尚未有定论,但最起码也有300年以上的历史。

青森的博物馆里展示的睡魔祭的花车,装饰的都是传说人物,细致精美 

那什么是睡魔呢,其实就是巨大的,重达四吨的灯笼花车,花车上扎着神话、历史或传说里的人物与鬼神。做一个睡魔花车很费功夫,通常都要一年的时间准备,工序有骨架组装(以木质角材支柱为基础,用钢丝制作成型,再用沾了胶的木棉绳将其捆绑到一起)、电气配线、往骨架上贴纸、上墨勾勒人物形象、上蜡增强透光度并防止渗色、上色、上台架等等。而且,每个睡魔灯笼在睡魔祭结束后都会被销毁,明年再来过。

睡魔工艺如此复杂,自然有专门的睡魔制作师,而且有些是世家,代代相传。睡魔没有设计图,所有的设计都在睡魔制作师的脑海里,不同的睡魔制作师自然也有自己的风格。睡魔祭的时间是每年8月2日至7日。在2日至6日,睡魔花车的游行是在晚上进行的,睡魔花车被点亮,被人力推动,通过青森的几条主要街道。

我们到青森时正是6日下午,经过东京的酷暑,二十多度的青森简直是天堂。在青森的大街小巷走走,会感到浓浓的节日气氛,许多年轻人们都穿上了传统浴衣,身上扎着红色黄色的带子,全身挂着铃铛,走过时丁零当啷直响,据说这叫“跳人”。学生们被发动起来在街上售卖睡魔祭特有的小纪念品,好多好看的少年男女啊!唯一让我们有点担心的是,在凉飕飕的晚上,这些短打装扮的年轻人们怎么受得了?

路遇一位笑容灿烂的“跳人”

我们看睡魔祭的重头戏,其实是在7日。7日的花车游行在下午进行。我们早早地到了主街上订好的位置,听到太鼓声动,花车一部部过来。睡魔花车在正反两面都有人物,所以领队的人们会一边喊口号一边指挥,在人群密集处,让花车先侧向街道的一边,再侧向另一边,好让观众们可以从各个角度看清楚。每次花车侧到哪个方向,那边的观众就会大声欢呼起来。

引发巨大欢呼的花车

据说每辆花车的制作费用高达500万日元,所以花车制作都有企业赞助。我猜想,推花车的人里大约也有各个赞助企业的员工,但也有许多老人和孩子,似乎谁都可以参加呢。睡魔祭游行时的音乐调式很简单,太鼓加上短笛和手钲,所有的人们一起喊口号 ra-se-ra, ra-se-ra, ra-se ra-se ra-se-ra,那个节奏特别“魔音入脑”。车前车后都有人跳着简单的舞步,左蹦一下,右蹦一下,让身上的铃铛尽可能响起来。还有人戴上面具前前后后跳着活跃气氛。其实不是每辆花车的“跳人”都特别卖力,可是如果他们卖力唱卖力跳的话,就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如果表演者卖力演出,那观众也会十分入戏

睡魔灯笼上扎的人物,以中国和日本的古典小说、传说里的人物为主,所以水浒、三国、西游记的人物都是睡魔祭常客。看到巨大的美猴王和鲁智深,还真是亲切。

有个小小的小姑娘,四五岁的样子,也跟在花车队伍里走。她跑向我,递给我一个小铃铛,我特别高兴,珍而重之地收了下来。

见到鲁智深,感到十分亲切

白天的游行大约一个多小时结束了,然后,最让人期待的,其实是晚上的花火大会呀。

我们请在日本工作的朋友早早帮忙订好了花火大会的座位,座位出乎我们意料的好,在青森海边的防波堤上。从车站走到堤坝的一路,真是人山人海。本地人都在下午早早出动,在靠海的地方占位置,有人带着整箱的冰啤酒,路上也有许多小吃摊,大家都怀着过节的愉悦心情。

在堤坝上坐下来,夜晚的海风带着阵阵凉意,夕阳在天空染出各种层次的绯红与金黄。同行者都是老江湖,有朋友掏出当天买的小被子,有朋友把所有的衣服都穿身上(七层!),我临时买了件薄毛衣,可还是觉得有点挡不住寒气。

花火醉人

不过花火大会开始,就让人忘了那点冷。白天的睡魔灯笼被挪到了船上,被灯光点亮,船一艘接一艘地从我们面前慢慢驰过,依然伴随着有节奏的音乐与口号,远处港口的烟火升上天空,在渐渐变暗的夜幕上绽放出五彩光芒,睡魔灯笼有了绝佳的背景。黑沉沉的大海上,巨大的彩色人偶,有人在跳,有人在唱,有绚烂烟火,那个感觉真是非常奇幻,又带点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