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艺术与设计 2018-09-14 16:36

原标题:极简主义,真的会让生活更美好?

戈姆设计工作室(Studio Gorm)的创办人郑永熙(Wonhee Jeong)和约翰·阿恩特(John Arndt)认为:Shaker(信奉极简主义生活的人群)可以算是世界首批极简主义者。2016 年,他们便动手在纽约策划了“乌托邦家具”(Furnishing Utopia)的展览,找来了11位国际设计师到纽约和马萨诸塞州的两个 Shaker 社群地点,用一周的时间来进行研讨和设计。像戈姆设计工作室的提篮(Baskets)设计,就是受到Shaker们的工艺品的直接启发。

意大利Bonaldo 的Assemblage边桌

说到Shaker,我们只会想到一个词“收纳”,但是这远不能够概括。“减少”只是为了让生活更简单,但是我们往往在追求生活的多姿多彩中努力,设计师也是如此。

约翰·阿恩特说:“Shaker 的设计并非一般人印象中那样,只有简单的摇椅或柳条箱子和篮子等收纳神器,对于他们所打造的物品的范畴之广,从日常生活到商业计划,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但Shaker 文化绝不只是简单地信奉某种生活态度,落实到实物设计时,肯定是需要有所加工和升华的,同时,还要以更概念性的方式来探讨其对当代设计的影响。

藤城成贵(Shigeki Fujishiro)的Vinyl篮子系列

杰米·沃尔福德(Jamie Wolfond)的移动式花盆

“当我们开始做这个项目时,其实正在研究贯穿日本、北欧和 Shaker 文化的设计哲学。”郑永熙说,“我们不想重复回应 Shaker 美学的设计想法。我们希望更深入地观察该文化在整体上的价值观。而这些价值观与普通的日常活动有很大的关系,并且很大程度上是我们与物体,乃至和世界有所联系的部分。”

霍尔盖尔·霍斯特维特(Hallgeir Homstvedt)的软木制废纸篓

设计是为了生活,因此这种为家而做且能够温暖人心的事,就成了设计师的事。郑永熙说:“我们的展览取名为‘动手’(Hands to Work),不是一种懒洋洋的简单状态,而是要找到Shaker 的真正理念,比如一个精心设计的物品可以使日常工作更为专注,让生活拥有了仪式感。即便面对着现实世界的冷漠,也能通过家里的事物来净化心灵或者帮助认清自己。”

索菲·卢·贾布森(Sophie Lou Jaobsen)的多功能波纹瓶子系列

郑永熙和阿恩特邀请了来自国际的26 位设计师,带来了他们设计的 50 多种新物品,囊括日常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比如耙叶、扫尘、砍柴、洗碗、晒衣等。但这样的日常设计与市面上量产的产品是否又存在着差异呢?阿恩特提到:“在Shaker 的美学态度中,自己最常遵循的理念是‘除非有用途和必要性,否则就不需要制造东西’,而一旦你消除了无用或不必要的(元素),就会使产品变得美丽。”

藤城成贵(Shigeki Fujishiro)的Carpet Tile 篮子

看似是极简主义的设计,其实也在原料上注入了很多复杂的程序,不再只是千篇一律的木材。像索菲·卢·贾布森(Sophie Lou Jaobsen)的多功能波纹瓶子系列,以琥珀、薄菏绿、渐层紫的色泽,为清洁工作带来了一丝情趣;杰米·沃尔福德(Jamie Wolfond)的移动式花盆,借助简单轮子的机制,让绿意在居家中的设置更为灵活;而霍尔盖尔·霍斯特维特(Hallgeir Homstvedt)的软木制废纸篓,又具备了可持续的特质。

“动手”(Hands to Work)展览

藤城成贵(Shigeki Fujishiro)的篮子系列则有别于系列中朴实的外形,三款篮子都是以不同原料“缝制”而成。藤城成贵说:“对于家饰而言,我认为称为‘篮子’的物品其实可以增加一些玩味性,也更接地气一些。不同的人的使用方式也是多样的,只有在其中放物品的情况下才能显现出其功能。”

再比如说,从地毯原料与订书机结合成的 Carpet Tile 篮子到使用纸条将乙烯基串起完工的 Vinyl 篮子、以及丝带和毡布连接的 Felt 篮子,都让 Shaker 美学有了新的变化,但其设计原理其实仍保持不变。

“动手”(Hands to Work)展览

其实,Shaker文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能算是极简主义的完全代表。极简主义也绝不是只属于Shaker们,自封为Shaker的人往往也不懂极简主义设计的概念和原理。终究,设计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无论是“多”还是“少”,只要能够让生活更轻松便捷,便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