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artspy艺术眼 2018-09-14 15:42

原标题:福斯托·梅洛蒂:韵律的感性与数学逻辑在雕塑中结合,纷扰中的超现实叙事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与《七贤人》(I Sette Savi,1960)。摄影:Ugo Mulas,图片:豪瑟沃斯

“我们相信,我们通过艺术到达艺术,这一独立洞察力的成果:因此,我们所有的努力在于传授这微小的而英勇的行为——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1910年出生于意大利罗韦雷托,1986年在米兰逝世,是一名意大利现代派雕塑家以及装置艺术家。

梅洛蒂的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他的艺术创作也深受周遭环境变幻的影响,但他对艺术的信念却从未因此湮灭。同为二十世纪中期重要的抽象主义雕塑家,梅洛蒂经常被艺术评论家与战后艺术泰斗如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卢西奥·丰塔纳(Lucio Fontana)和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联系在一起。

梅洛蒂的创作媒介在石膏、瓷器、金属和布料等多种材料之间自由转换。他的创作时常把玩平衡性和负空间,以创造一种怪诞且奇妙的效果。他的雕塑作品精致优美,通过使用如黄铜、红铜和青铜等柔软金属,与粗糙的布料或闪亮的纱布相结合,令作品展现飘渺优雅的美感的同时,又具有超现实主义的神秘感。

他的艺术作品连结了二十世纪意大利艺术的不同分支的特点:未来主义(Futurist)对于现代形态的拥护、超现实主义(Surrealist)对于玄学的抽象追求以及贫穷艺术运动(Arte Povera)对于材料的好奇心。

几何化的抽象雕塑赋予空间以音韵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雕塑 编号12》(Scultura n. 12),1934,石膏,55 x 55 x 15.5 厘米。摄影:Franco Abbondanza,米兰,图片:豪瑟沃斯

在其艺术生涯早期,梅洛蒂坚信抽象艺术与建筑、音乐、科学和数学之间的联系。 “希腊建筑、皮埃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的画、巴赫的音乐、理性主义建筑——这些都‘确是’艺术”,他在1935年写道。战前,梅洛蒂在米兰的艺术界很活跃,与“7人小组”(Gruppo 7)的理性主义(Rationalist)建筑师成为好友,并加入了因为百万画廊而聚集在一起的抽象艺术家组织。受工程学和音乐教育背景的影响,他的早期抽象雕塑不仅十分几何化,还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受到的关于条理、韵律、比例以及造型等教育的影响。

音乐——尤其是有关对位法”(contrapuntual)的概念——极大程度上影响着梅洛蒂的创作。这种同时弹奏不同旋律的技法,在梅洛蒂的雕塑中得到了视觉上的呈现。他认为:“音乐是所有艺术形式的模型……在对位法中,一种和谐的结构性音乐空间和音乐的韵律、节拍同时存在:模仿、标准、变化,甚至是旋律的简单演变。”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对位 VIII》(Contrappunto VIII),1971,不锈钢,55 x 100 x 10 厘米 / 97/8 x 39 3/8 x 37/8 英寸。摄影:Jean Pierre Maurer,米兰,图片:豪瑟沃斯

穿过世界大战的阴影注入雕塑以新生命

1930年代,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意大利艺术正经历一场文化的黑暗停滞时期。1910年代的未来主义(Futurism)之后,直到1935年意大利艺术才重新在世界的艺术版图上博得一席之地。这一年,梅洛蒂的表弟及好友卡洛·贝利(Carlo Belli)通过米兰百万画廊出版了《KN》一书,抽象主义先驱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称之为“抽象艺术的圣经”。这时,梅洛蒂在百万画廊举行的个展中展出了只有数字编号的一系列雕塑作品。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常人》(Costante Uomo),1936,石膏,12元素 每件 225 x 55 x 31 厘米。摄影:Jean Pierre Maurer,米兰,图片:豪瑟沃斯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年,梅洛蒂相信意大利抽象艺术家将成为新黄金年代的领军人物。1935年的他写道:“当希腊人的凿子停了下来,夜晚降临在地中海上。照亮这漫长的夜的只有文艺复兴的四分之一个月亮(所反射的光)。现在,地中海上,我们感受到了微风。我们敢相信,黎明已经到来。”

后来,当1962年的梅洛蒂回忆起这段文字,他说:“我们以为是预兆的微风,实际上是战争、分裂和屠杀的风声。”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梅洛蒂在工作室的创作带来了长达20年的破坏性影响,期间他的艺术创作也发生了中断。这段无声并孤立的时期最终深刻地改变了他的艺术视野。1943年,梅洛蒂的工作室被炸毁,而他大部分的早期作品都在战争期间被战火摧毁了。战争对于他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而一系列的心理创伤最终导致了他与早期形成的理想抽象主义的断裂。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恶魔》(Diavolo),1945,赤陶,30.5 x 7 x 9.5 厘米 / 12 x 2 3/4 x 3 3/4 英寸。? 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米兰,图片:豪瑟沃斯

这个时期,梅洛蒂开始制作小型的人像赤陶雕塑,其中经常用到恶魔的形象。1960年代早期,梅洛蒂已经完全转向了创作雕塑,并开始使用精细的线条和黄铜、铁及黄金制的薄板,利用一种全新的语言来打造更加具象和人文化的新风格。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小树》(Alberello),1965(1971),不锈钢,220 x 65 x 33 厘米 / 86 5/8 x 25 5/8 x 13 英寸。摄影:Lucca Carra?,图片:豪瑟沃斯

在梅洛蒂把人物加入他的作品之后,他发展出了自己独有的“微型剧院”(Teatrini)系列。通过一系列引人入胜且精细无比的陶瓷作品,描绘了一组众人皆知但又富有个人色彩的荒诞人物和超现实故事。这些神秘的微型剧院充满了富有感染力和诗意的张力,平衡于具象和抽象之间。“微型剧院”系列完整地展示了梅洛蒂抒情且充满奇想的战后艺术创作风格。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微型剧院》(Teatrino),1930-1931,彩绘陶土,45 x 27 x 11 厘米。摄影:Aurelio Amendola,皮斯托亚,图片:豪瑟沃斯

缔造空间中的听觉维度在具象与抽象的交界找寻平衡

艺术家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和70年代创作的一系列作品,代表了他艺术生涯的重要转折:这些作品做工精美,看似脆弱的架构,被充满梦幻和符号的叙事赋予了新的生命,它们看似轻如鸿毛,宛如一幅幅融合了空间、空气和透明性的空中绘画。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对位链》(Contrappunto Catenelle),1973,不锈钢,201 x 201 x 85 厘米 / 79 1/8 x 79 1/8 x 33 1/2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与亚历山大·考尔德相似,梅洛蒂相信“构造”(construction)才是创作雕塑的现代方式。他热衷于以利用负空间实现正形态,使用机械元素来表现三维的象征和符号。梅洛蒂的艺术造型似乎和周围流动的空气有种共鸣感,作品通过铁丝、悬挂布料和柔韧的薄金属板等材质的经典组合,带出来一层视觉之上的听觉维度,这就是艺术家的创作里最独特的地方。在看似漫不经意且直观的雕塑后面,梅洛蒂的艺术其实根植于他对几何学和韵律架构原则的信奉,以及对条理与和谐度的严谨遵守。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无名纪念碑》(Monumento al Nulla),1974,铜 黄铜 尼龙 树脂玻璃底座,122 x 80 x 80 厘米 / 48 x 31 1/2 x 31 1/2 英寸。图片:豪瑟沃斯

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晚期,梅洛蒂专注于创造具有节奏感的几何形态,并暗藏人性化叙事的作品。策展人道格拉斯·福格(Douglas Fogle)形容梅洛蒂晚期的作品为“颤抖在具象的固体性和抽象的无物质性正好交界的边缘”。这些晚期的作品唤起无意识的启示,带人走近一个狭长的充满梦幻、语言、神话和记忆的领域。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继莎士比亚之后》(Da Shakespeare),1977,黄铜 印花织物,88.3 x 69.5 x 36 厘米 / 34 3/4 x 27 3/8 x 14 1/8 英寸。摄影:Jean Pierre Maurer,米兰,图片:豪瑟沃斯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随着镜子》(Con Gli Specchi),1979,黄铜 陶土 镜子,54 x 81 x 11.5 厘米 / 21 1/4 x 31 7/8 x 4 1/2 英寸。摄影:G Colombo,图片:豪瑟沃斯

梅洛蒂选择特定的材料,例如纤细的金属丝或电线,是因为它们使他能够在三维空间中实现“素描”。他相信没有什么材料是比其他材料更高贵或更低贱,重要的只是能否满足他对于艺术创作的三个要求:核心的概念、音乐感以及雕塑的创新。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月亮之旅》(Il viaggio della luna),1973,黄铜,35 x 75 x 8.5 厘米 / 13 3/4 x 29 1/2 x 3 3/8 英寸。? 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图片:豪瑟沃斯

《月亮之旅》(Il viaggio della luna,1973)是一件富有趣味和迷惑性童真的作品,其中的一排人物仿佛必须要爬上梯子才能到达月亮。在相似的作品中,譬如《水上的小博物馆》(Piccolo museo sull'acqua,1979)以及《小丑夫人》(La sposa di Arlecchino,1979),梅洛蒂调用了碎片版的现实,使观众不禁思索起这个从艺术家脑中记忆中采集的神秘故事以及形态的戏剧性。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水上的小博物馆》(Piccolo museo sull'acqua),1979,黄铜 石膏 彩绘赤陶 绘画纸张 不锈钢,42.5 x 79.8 x 44.9 厘米 / 16 3/4 x 31 3/8 x 17 5/8 英寸。? 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图片:豪瑟沃斯

▲ 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小丑夫人》(La sposa di Arlecchino),1979,黄铜 石膏 织物 绘画纸张,63 x 150 x 55 厘米 / 24 3/4 x 59 x 21 5/8 英寸。? 福斯托·梅洛蒂基金会,图片:豪瑟沃斯

重要美术馆展览、公共收藏及画廊展览

▲ 2017年在豪瑟沃斯苏黎世举行的个展「伊甸园」(Eden)现场图。摄影:Stefan Altenburger Photography,苏黎世,图片:豪瑟沃斯

艺术家的重要展览包括:2017年在豪瑟沃斯苏黎世举行的个展「伊甸园」(Eden);2016年在豪瑟沃斯纽约69街空间举行的个展「福斯托·梅洛蒂。道格拉斯·福格策展」(Fausto Melotti Curated by Douglas Fogle);2015年在摩纳哥新国家博物馆帕洛玛别墅(Nouveau Musée National de Monaco, Villa Paloma)举行的「福斯托·梅洛蒂」;2014年在意大利威尼斯的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的「致敬福斯托·梅洛蒂」;2010年在德国曼海姆艺术馆(Kunsthalle Mannheim)的大型回顾展「福斯托·梅洛蒂 现代杂技」(Fausto Melotti Akrobat der Moderne),此展览在2011年巡展至瑞士温特图尔美术馆(Kunstmuseum Winterthur)。

▲ 2015年在摩纳哥新国家博物馆帕洛玛别墅(Nouveau Musée National de Monaco(NMNM), Villa Paloma)举行的展览「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现场图。摄影:Andrea Rossetti,图片:豪瑟沃斯

1999年在日本名古屋爱知县美术馆(Aichi Prefectural Museum of Art)的「福斯托·梅洛蒂 1901-1986」;1994-1995年在西班牙瓦伦西亚当代艺术中心(IVAM – Centre Julio González)的「梅洛蒂」;1983年在意大利罗马国家当代艺术中心(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Moderna)的「福斯托·梅洛蒂」;1981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观景城堡(Forte Belvedere, Florence, Italy)的「梅洛蒂」;1979年在意大利米兰王宫(Palazzo Reale)的「梅洛蒂」;以及1971年在德国东墙博物馆(Museum Ostwall Dortmund)的「福斯托·梅洛蒂」,此展览是他在欧洲艺术圈赢得关注和成功的首个大型回顾展。

▲ 2016年在豪瑟沃斯纽约69街空间举行的个展「福斯托·梅洛蒂。道格拉斯·福格策展」(Fausto Melotti Curated by Douglas Fogle)现场图。摄影:Genevieve Hanson,图片:豪瑟沃斯

梅洛蒂的作品被全球各大美术馆收藏,其中包括:美国华盛顿特区赫施霍恩博物馆与雕塑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意大利米兰当代艺术博物馆 (Museo Civico di Arte Contemporanea);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Modern Art);明尼苏达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