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新民晚报 作者:楼耀福2018-09-14 10:11

原标题:包车去看海

万座毛、今归仁城迹、古利宇岛在冲绳同一个方向,儿子知道我喜欢这些自然风光、人文古迹,专门包了辆出租车前往,总价24000日元。

按约定时间,一辆蓝白相间的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迎候。司机一见我们,礼貌地向我们鞠躬,接过我们手中的行囊,又为我们一一开车门。

司机六十上下,在日本,这样的年龄仍在开出租车的不少。上车后,瘦小的他叽里咕噜用日语向儿子征询意见。儿子转达说,问我们先去哪儿?要不要上高速?我说先到万座毛,再去今归仁,最后古利宇岛,高速优先。

到过冲绳的朋友形容:“一到万座毛,就感觉被蓝色包围了,美到落泪!”文字有点煽情,但万座毛的悬崖直临大海,确实令人震撼。

timg (28)

timg (27)

今归仁城迹是世界文化遗产,去那里的游客不多,包车司机也不常去,沿途问路好几次才找到这个古迹。

气势雄伟的百曲城墙娓娓叙说古代琉球国的烽火岁月。我联想到我曾经去过的八达岭、金山岭长城,十四世纪琉球国的北山王也用筑墙抵御外来侵击,异曲同工啊。

更美的是,我们去的那天,冲绳的早樱开得正盛。大片早樱在古代城墙下,在盘旋曲蜒的旧道两侧,红云般一片,美极。登高远望,远处是蔚蓝大海。红的樱花、蓝的海洋,和赭石色的城墙互为交织,人文历史与自然风光互为交融,美轮美奂,可谓大饱眼福。

timg (24)

timg (25)

午饭时间,景区有快餐店。我让儿子请日本司机也来吃定食:“我们吃什么,他也吃什么,将就些,请他多多包涵。”不一会儿,儿子独自从停车场返回,说司机婉言谢绝了,还转达了他对我的谢意。

离开今归仁的时候,包车司机正在车上吃他自带的盒饭。见我们走近,微笑致意。我请他继续吃饭,我们可以等。他摇摇头,立马放下没吃完的盒饭,起身为我们开车门。

这一刻,我有点感动。

去古利宇岛,因为不熟,老司机兼任“导游”,在跨海大桥、心形礁石等好几处景点主动停车,让我们尽情游玩。我们要拍合影照,他很乐意地当摄影师。

在冲绳北部度过很开心的一天,包车司机仍然从高速公路送我们回那霸的酒店。结账的时候,我特别提醒儿子别忘了付高速公路过路费,去时860日元,来时1120日元。司机说总价中已包含了,不必再付。

望着这位并不年轻的老司机为我们拉车门鞠躬送别,我好感慨。在日本,这样的出租车司机比比皆是。前一天,我们在那霸市区用完晚餐打的回酒店。酒店新开张不久,司机不熟,开错路到了另一家,计价器上显示金额770日元。他主动关掉计价器后,再往前开,不再收费。从晚餐地到酒店原打车费在880日元左右,我想按880日元付费,司机执意不允,还连连鞠躬,口口声声“对不起”。

timg (26)

亲历在冲绳打的,让我想起国内出租车司机。

我一位朋友平时一口男中音普通话,声音好听可与蒋勋媲美。有次打的,他用普通话说了个目的地,上路后他便打盹休息。待他再睁开眼,突然觉得路很陌生。他用一口纯正沪语责问:“朋友,侬开到啥地方来了?”司机一听顿时惊讶,反过来责怪:“侬是上海人啊?侬一上车就好讲上海话了。”

我在国内坐出租,也常遇好司机,但不愉快的事情时有所遇,旅游回来,请司机相帮提提行李,要好话说尽,更别指望他向你鞠躬开车门了。

在冲绳包车去看海,让我愉快的是,不仅看到了海的美丽,更看到了一位瘦瘦小小的日本老司机敬业用心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