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苏富比亚洲 2018-09-14 10:01

原标题:曹氏「默斋」藏近现代名家画 │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拍卖 

「默斋」主人曹仲英(1929-2011),早年生活于天津、台北,六十年代移居美国旧金山,建立远东艺术画廊,五十年沉浸于中国传统艺术经营及收藏,以弘扬、传播中华艺术为己任。其时,中国艺术市场方兴未艾,「默斋」主人往来亚洲、美洲间,得天时、地利之便;加之交结者不少艺术史学者与收藏界硕宿,切磋探讨,获人和之助,历数十年苦心搜求、精挑细选,「默斋」收藏遂成矣。

「默斋」主人取法中国鉴赏传统,观画从气韵赋彩、布置经营、笔墨趣味入手;又参合西方艺术史学术研究方法,以宏观历史客观评价艺术家及作品。选定藏品,以严格鉴赏家之要求剔选艺术史不应被遗忘的细枝末节,不以约定俗成之名气大小论,保留甚多具历史意义,且几为市场遗忘之艺术家,凭作品替代书本中一个个略嫌生硬的名字,令其艺术史观生动化、可视化,呈现于观者面前。

本场所辑廿余件仅「默斋」收藏中沧海一粟,却精准地体现其收藏旨趣之精髓。所藏十九世纪诸家作品丰富,面貌、风格各异,济济一堂;二十世纪海派与京派亦各有体现。

观「默斋」收藏,似见其主人辛苦收得,悉心研究,心思既专,所入亦深之态。此种精神态度,亦今日有志收藏者应尊重学习。

并非衰落的百年

默斋所藏十九世纪诸家作品丰富,面貌、风格各异,堪称济济一堂,恰合默斋主人友好万青屴先生专著书名〈并非衰落的百年〉:

61

费丹旭 〈放翁先生象〉

水墨纸本 镜框

32 x 60 公分

估价:HK$ 60,000-80,000

费晓楼(1802-1850)、改七芗仕女画并称于世,笔下闺秀纤弱巧柔,惟其肖像作品往往为仕女画名所掩,实不乏佳作,如〈东轩吟社图〉、〈果园感旧图卷〉等。本幅虽托摹写,实见逼肖传神之功。

〈放翁先生象〉以白描法绘南宋诗人陆游,戴笠着屐,双手笼袖,右足立,左足微起,欲行而未行。钉头鼠尾作衣纹,面部以淡墨出之,耳廓修长,目色慈清,髭髯眉鬓,渐露稀疏态,所取乃放翁晚年隐居山阴「眼明身健何妨老,饭白茶甘不觉贫」之形象。陆游此种笠屐形像广泛流传于晚清江南,任渭长所作〈陆公游象〉、道光十年(1830)长洲顾沅辑〈古圣贤像传略〉中所取放翁形象皆出于同稿。

62

刘彦冲 〈仿南田山水〉

水墨纸本 立轴 一八四三年作                     

111.5 x 31 公分 

估价:HK$120,000-150,000    

64

戴熙 〈秋窗读易图〉

淡设色纸本 立轴 一八五三年作

131.5 x 45公分

估价:HK$150,000-250,000              

吴湖帆论画尝言百年来画坛领袖即戴醇士与刘彦冲二人。

刘彦冲笔下各类题材皆擅,山水尤多,抗心希古,笔端灵化,具造化之韵,〈仿南田山水〉临清初恽寿平山水,布局有云林意趣,简笔淡墨,疏秀雅凈。

画中题跋者棱伽山民即顾大昌(1815-约1886),字子长,又号芸台,室名有万卷楼、铁石山房等。师从刘彦冲,刘氏早逝,所遗画迹未及署款者,多由子长跋之,故刘画顾跋,甚为后世收藏家所重。

〈秋窗读易图〉乃戴醇士山水缜密敦实一路面貌,秋窗读易,观溪涧于前窗,有苍松环屋后;千岩巉巉,幽壑深美。题曰抚文停云,然顾文彬指出实取王叔明、曹云西,盖指画面之浑厚繁密。

上钤「归安吴氏两垒轩家藏书画之印」乃吴云(1811-1883)鉴藏印,「篴秋审定真迹」则道光年间无锡华翼纶印鉴,可知曾为二人递藏。待金心兰一八九五年,费念慈、汤润之等一八九八年赏画题跋时,此画已归苏州「梅翁观察大人」。惟顾文彬一跋款书「戊戌」当为误写,盖是年顾氏已谢世九年矣。

任熊·周闲·姚燮

任熊一生布衣终老,结交者却皆文人名士。道光戊申(1848)扵钱唐结交周闲,留范湖草堂三年,终日临摹古贤佳作,并随周闲游历多地,交游渐广。姚燮与任熊便在范湖草堂中相识,姚爱任才,才有今日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任氏百二十页之巨制〈姚燮诗意册〉。

65

任熊 〈秋花四屏〉

设色洒金笺 立轴 一八四九年作

各130.2 x 30 公分

估价:HK$ 700,000-900,000

任熊作诗填词,流露性灵逸趣,其画亦独开生面,于早期海派中独树一帜。任渭长自幼习画始自民间肖像画法,即窃变成法;弱冠倾慕于贯休十六尊者石刻之高古奇崛;结识周闲后,终日临古不辍,兼习诗词,周氏〈任处士传〉载「略不胜,辄再易一缣,必胜乃已。夜亦秉烛未辍,故画日益精」。

〈秋花四屏〉绘于一八四九年,时居周闲杭州范湖草堂已逾年。四屏分绘象牙红、夜来香两盆,见高树之姿,朱花绿叶,墨叶碧英,傍置一蓬蒲草、青铜矮尊;双凫嬉水汀洲边,藤花茂竹交错垂阴;狸奴花阴待蝶,萱草、玉簪、雁来红各溢秋香;紫薇敷粉、红紫两株,生机盎然,无丝毫秋阑衰色。各幅布局运笔,惨淡经营,褪尽时人画作一味追求之平衡淡雅,用色浓重古艳,似见老莲影响,妩媚中多苍古之趣,变化神妙,全是一己戛戛独造之面貌。

任熊作画极少题写诗文,惟见其自画像上题自作长调,气吞海天,甚合傲岸耿介之个性。本幅四屏俱长跋,叙事、赋诗、论画,内容丰富,藉文字更悉画家之诗文素养。

66

周闲 〈春花四屏〉

设色纸本 立轴

各170 x 44.5 公分

估价:HK$ 300,000-400,000

周闲,字存伯,号范湖居士,浙江嘉兴人。少年从戎,自习古文诗词,书法遒劲,兼及丹青。性简傲,富收藏,与吴大澂、姚燮等熟稔,对任熊、蒲华等影响颇巨,与任熊关系尤为密切,八年相处,任熊随周游历甚广,周撰〈任处士传〉乃今人研究任氏重要资料。

此四屏绘于近六尺对开大幅,所绘皆春季花卉,粉桃白绣球,紫藤老树,月季萱草,双色牡丹,构图茂密盈满,笔道遒劲,尤具金石韵味。

67

姚燮 〈梅龙图〉

水墨纸本 立轴

177.5 x 70.2 公分

估价:HK$ 80,000-120,000

姚燮乃道光咸丰年间浙东名士,诗词骈文、戏曲研究、兼及绘画,无所不能,世称通才。惟命运多舛,仕途不济,兼逢乱世,以卖画鬻文为生,胸中块垒皆籍笔下诗文绘画得以一抒,其雄肆之画风对其后蒲华、赵之谦、吴昌硕等皆有影响。绘事尤擅作梅,往往顷刻间一气呵成,意致天然高妙,晚岁着有〈画梅心语〉,对历代画梅名家逐一品评,并论及作梅心得,可见爱梅之深。

本幅以净墨于近六尺整宣上,写巨树繁花,虬枝倒挂,主干淡墨写就,用笔如飘风掠雨吹尘而过,姿态却雄强奇崛,由上端两枝入画,下行汇而合一,以「之」字之形,有堕石之势。浓墨点苔,圈笔写梅,密不透风,填塞于枝枒间,正如其自作诗句「笔尖飞出万梅花」;惟画至底端,枝干及花丛皆穿插舒展,画面顿生舒缓回转之势。款书用笔如古藤虬曲,题引东汉以来「梅梁」故事。南宋魏岘〈四明它山水利备览〉载梅梁有二,一在会稽禹祠,一在它山堰。并记:「禹祠之梁,张僧繇图龙于其上,风雨夜,或飞入鉴湖,与龙斗……」,故「梅梁」又有「梅龙」之说。姚燮改二为三,竟加入一「梅龙」,自喻笔下之梅,个性之疏旷孤傲可见一斑。

金石僧达受

僧六舟,俗姓姚,名达受,浙江海宁人。早年出家于海宁白马庙,曾先后住持湖州演教寺、杭州净慈寺等。多才艺,嗜金石,精鉴别,尤擅全角拓,一时名流皆与订交,阮元更将其招至文选楼,以「金石僧」称之。

68

达受 〈花卉四屏〉

设色绢本 立轴 一八五八年作

各109.9 x 26 公分

估价:HK$ 150,000-200,000

达受少年出家后,始涉临池,稍摹绘事,以青藤、白阳写意花卉为法,笔意且具金石韵味。本幅四屏,写于咸丰戊午三月,绘四季花卉,并书诗文配之,数月后,达受圆寂于家乡白马庙中,属其最晚期之作。

海派与京派

海派与京派乃二十世纪中国艺术、文化最富代表性及影响力者,本辑中各有体现。王一亭〈龙山落帽〉见其时代意义;〈秋山白云图〉乃金北楼师古创新力作;湖社弟子冯谆几为今人所忘,然〈苍松雪鹰〉对临自马晋临本,直追郎世宁,京城名士满跋绫边,正是湖社中人师古佳作。

69

王震 〈龙山落帽〉

设色纸本 立轴 一九三七年作

56 x 39.6 公分

估价:HK$70,000-90,000

「龙山落帽」典出〈晋书.桓温列传.孟嘉〉,孟嘉乃东晋将军桓温幕僚,某年重九,桓温与众人登高游山,风吹落嘉帽,嘉浑然不觉,且从容应答同人,儒雅得体,从此传为重阳佳话。

王一亭题诗「惆怅烽烟驰万里,今朝无地可徜徉」句,所言却是该年「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拉开序幕。他素来热心社会公益,随即投身沪地之募款支持前线、救济难民等活动,在不少相关团体出任要职。本幅藉登高祛除不祥之习俗,借东晋故事以寄意,「祛除」者为何,不言自明,所题即当下感受。重阳后不久,他携眷离沪赴港,盖「无地可徜徉」矣!

610

金城 〈秋山白云图〉

设色纸本   立轴  一九二三年作

140.3 x 60.5 公分

估价:HK$ 600,000-800,000

上款周湘云(1878-1943),浙江宁波人,乃沪上巨贾,以书画收藏称着沪上,家积巨资,无论社会地位、鉴赏品味,金城堪引为仝道,故出近五尺整宣,以没骨青绿法,写赠本幅。称谓尊曰「仁丈姻先生」,可见兼具姻谊。题曰「仿杨昇」,实无真迹传世,所据者,多靠董其昌〈仿杨昇峒关蒲雪图〉本,如张大千、吴湖帆、刘海粟等,皆依此衍化为笔下之没骨山水。惟金城本幅,仍贯彻「汲古创新」之旨,笔墨参宋元,却无拘一家一法,青绿设色,浓淡交叠,明晰透澈,亮如水彩,清丽鲜活,古意满纸,却不掩境随意生之色。画上具「吴兴金坊珍藏印」,即画家四弟、刻竹名家金西厓藏印。

611

冯谆 〈苍松雪鹰〉

设色绢本   立轴   一九三四年作

97 x 47.5 公分

估价:HK$ 160,000-250,000

此幅乃湖社社员冯谆湖临郎世宁名作〈白海青图〉。乾隆二十九年,霍罕汗额尔德尼向乾隆进贡一纯白色海东青,是年五月,郎世宁画绢本一轴,方琮补绘树石。一九三○年一月〈故宫周刊〉中刊出郎氏此画。

湖社马晋一九三三年亦曾临写此幅,白鹰部份乃严谨对临,布景则变动较大。松石位置基本保留,仅右方添加一石,隼立其上,松隐退石后,又加绘碧竹、粉桃、二月兰。冯谆湖此幅作于马晋临后翌年,两本如出一辙,几不差分毫。

冯谆湖,湖社社员,生平不详,祗知其后迁居台湾。一九三四年二月〈湖社月刊〉「画界琐闻」有载:「画家冯谆湖绘画日见增进,尤以走兽为突出」,其加入湖社时间许在三十年代初。马晋师从金城,三十年代,兼任湖社画会、中国画学研究会导师,乃公认最得郎世宁画风精髓者。冯谆湖入湖社是否师从马晋,待考,然此幅〈苍松雪鹰〉乃对临马晋本,则毫无疑问。

冯氏三十年代于湖社活动较为频繁,作品常刊载于〈湖社月刊〉,以禽类居多,亦及人物。吴湖帆来京时亦曾请其绘猫。金荫湖母亲六十寿诞,他绘制二作致贺,笔下作品亦多具荫湖上款,两人关系颇切。此幅即金氏旧藏,边绫满跋,题者皆京华名士,「南张北溥」亦在其列,可见金氏甚赏谆湖画艺,遂请诸家跋之,以添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