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中国美术报 作者:刘晓明2018-09-14 09:24

原标题:从赫希洪博物馆对提诺·塞格尔作品的收藏谈起

玛利亚·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现场》,2010

Photo: Vimeo

记忆的封存与释放 

如果没有作品、图片和任何实物形式,一个艺术机构如何收藏艺术品?

这正是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公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最近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它收购了提诺·塞格尔(Tino Sehgal)2006年的行为艺术作品《这个你》(This You),这是第一件进入这一知名美术馆收藏清单的行为艺术作品,也是艺术家塞格尔迄今为止唯一在户外完成的行为艺术作品。作品内容是一些女歌手扮成“活雕塑”,接近路人并根据他们的情绪来演唱歌曲。

A performer rehearses Tino Sehgal,This You, 2006, at City Hall Park

Photo: Brian Boucher

这件作品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亮相华盛顿,由一些当地音乐家在雕塑公园中实现。之前这件作品已经多次向公众表演,最近的一次是在2016年纽约的曼哈顿市政厅公园。此次收购是赫希洪博物馆在收藏行为艺术作品上的重要一步。博物馆在聘用了新媒体和行为艺术策展人马克·比斯利(Mark Beasley)之后,今年夏天举办了博物馆历史上第一场专注于行为和表演艺术的展览——“身体统治着心灵,还是心灵统治着身体”。

出生于1976年的塞格尔被认为是他那一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坚持认为他的作品没有任何的实物形式,也不留下任何照片。这种固执的观念为博物馆收购他的作品造成了一系列棘手的难题。收购只是一个口头上的合同交换:由艺术家向博物馆描述作品的布置和程序,这意味着收购过程不过是一次谈话。

策展人比斯利对这件行为作品的收藏有着自己的看法:“博物馆获取作品的行为几乎成为了这件作品的一部分。坐在一起讨论作品是一种人性化的体验,可以转化到缺乏介绍性材料的行为表演作品中,从而为观众所理解。”

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

Photo:SOM

赫希洪博物馆的此次收藏行为,看上去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行为艺术的本质是瞬时存在的一种媒介,它不仅涉及艺术家的行为,还涉及这种行为在特定时刻所提供的经验。然而,行为艺术暂时性的存在让收藏变得比绘画或雕塑更加困难。

根据艺术史学家和评论家让·温莱特(Jean Wainwrght)的说法,“保存行为艺术或舞台艺术就像试图把烟雾留在口袋里”。这似乎是一个常识,如何捕获一种个人体验?更不用说购买和拍卖了。通常来说,技术开始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行为艺术和影像艺术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但用视频捕获行为表演的影像也存在着问题:现场行为表演中所达到的互动关系是不可能在影像中保存的。对于艺术真实性的要求来说,一旦开始用摄像机记录下行为艺术,那其中的艺术真实性就不存在了。那么如何能够收藏行为艺术,并且收藏其真实性呢?甚至也许我们会问:行为艺术真的可以被收藏或买卖吗?

答案也许会比是或否更复杂。从本质上讲,收藏行为艺术就是要保留艺术家表演给观众带来的体验的记忆。这也许可以通过视频、照片甚至艺术家提供的文字形式完成。

例如,“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就为自己的作品制作了很多照片,供观众和收藏家购买,她甚至发行了记录自己行为作品的电影《艺术家在场》。另一位刚刚去世的行为艺术家先驱维托·阿肯锡(Vito Acconci)则精心记录了他的所有初步研究、草图、照片和每次行为表演的计划,然后出售给收藏家。

维托·阿肯锡的行为艺术作品《途径》的计划草图,以精制版画的形式销售给藏家

Photo:Artsy

而有的时候,收藏行为艺术也需要非常规的、更具创造性的购买方式。例如此次赫希洪博物馆对塞格尔作品的收藏,就只是一个口头合同,以便分享艺术家的表演说明。以后每次这件作品公开展示之时,塞格尔都会重新指派他所培训的表演者。这样说来,这种收藏的形式事实上让作品随着每一次公开亮相而形成了不同的版本。但这一表演的所有权,是属于收藏者的,可以买卖和租借。

因此可以说,收藏行为艺术的方式不一而足,但都取决于收藏者对作品的观察和设想的方式。

找到一种具有创造力的收藏方式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确定收藏行为艺术是可行的,那么该如何更好地收藏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呢?

首先当然是在购买之前亲临现场体验作品。虽然有些时候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可能很多艺术家已经去世或不再表演。但至少要参加重演,从而得到艺术家最初想让观众得到的体验和记忆。

其次,从此次赫希洪博物馆的收藏来看,收藏行为艺术的过程几乎与艺术品本身一样具有创造性。如果有一件你亲眼目睹并无法停止思考的作品,那么你大可以去购买它,使之成为你自己的作品。但是,这需要藏家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并尝试理解艺术家的观点。简言之,在获得一件珍贵的行为艺术作品之前,你必须证明自己对艺术家的理解和热情。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2016年的行为作品《冰冻意识》照片,分7件拷贝销售

Photo:Artsy

行为艺术可能不一定具有转售的价值,或者说市场上的价格。所以购买此类作品的藏家往往对作品有着近似独一无二的强烈感受,在他们出售作品时,则可能无法找到合适的买家。正所谓,“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当然,现今大多数对行为艺术的收藏仍然是通过对视频或照片媒介的收藏,但这同样也对收藏家有着苛刻的要求,毕竟行为艺术作品在市场上并不具备炒作的价值。

收藏行为艺术作品,就像是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合作——艺术家为藏家提供了一种想要保存在记忆中的体验。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特别是如果艺术家不想以实物的形式出售他的作品,而只是为收藏者提供了一种“服务”。这就解释了赫希洪博物馆对塞格尔作品的收藏行为。

行为艺术是一种流动性极强的媒介。它可能是政治的、审美的,可以涉及其他所有艺术形式的语言元素,如音乐、戏剧和文学,也可以仅仅是对艺术家意志力的证明,是一种真正独特的、令人兴奋的艺术创作媒介。用杰克·鲍曼的话来说,“行为艺术是创造力的终极形态。由于它近乎无限的可能性,因此正趋向于成为创造力本身”。随着行为艺术逐渐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我们也极有可能看到更多具有创造力的收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