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澎湃新闻 作者:廖阳2018-09-13 14:30

原标题:想看现代舞?上海“D现代舞展”可以看个饱

“舞蹈是最容易走出国门的表演艺术形式,其中又以现代舞最盛,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芭蕾舞或民族舞。在不少国际艺术节,现代舞也往往占据1/3的演出比重,非常受捧。”

舞蹈策划人傅宁说,上海是中国现代舞的发源地,然而从未办过有一定规模和影响力的现代舞节,其对现代舞的渴望,已经到了迫不及待的地步。

这个“从未”在2016年被打破。那一年,上海首办D现代舞展,吸引了24个国际舞团参展。时隔两年,9月25日-29日,第二届D现代舞展将在上海举行,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27个舞团、130多名舞者将齐聚白玉兰剧场一展风采,其中,9个舞团系首次来华,8部作品将全球首演。

中国侯莹舞蹈剧场《涂图》

现代舞走出国门往往会得到政府支持。来D现代舞展参展,各国政府和表演艺术机构均表示对参演舞团和舞者给予资金和支持,这些支持将覆盖所有舞团的国际差旅费与演出费。

值得一提的是,D现代舞展采用了“推荐制”的甄选办法遴选舞团,即要求报名舞团提供所在地专业舞蹈机构的推荐信,由机构推荐代表当地舞蹈水平、现状和未来方向的舞团来华。

D现代舞展是国内首家采用“推荐制”的舞蹈节,这些推荐机构,包括美国舞蹈节、美国肯尼迪中心、美国雅各布之枕舞蹈节、维也纳国际舞蹈节、都柏林戏剧节、横滨国际舞蹈节、香港演艺学院、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等49个在国际上叫得响名号的表演艺术机构。

和传统舞蹈节把挑选舞团的权力交给艺术总监,由他们一手把控节目内容不同,D现代舞展的推荐制,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了国际表演艺术机构。

“我们把自己的观点放在了后面,把他们的观点放在了前面。”谈及为何采用推荐制,D现代舞展总监傅宁解释,“我们希望看到各个国家表演艺术机构的观点,他们的观点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文化理念,更代表了这个国家认同的舞蹈发展方向。”

美国E舞团《谁把狗放了》

那么,D现代舞展又是靠什么从全世界吸引舞团来上海一展风采?

“很多国际舞团和舞蹈家希望来中国演出,上海是中国演出市场的一个码头,他们希望借由上海进入到中国,要打开市场就需要平台,而我们正在打造这样一个平台。另外,表演艺术行业非常仰赖国际关系网,我们可以提供让人信赖的国际关系网。”

傅宁认为,对中国舞团来说,D现代舞展也是一个难得的看世界的平台,“我们之前和很多中国舞团交流,发现他们其实很少有机会走出国门参加国外艺术节,看到的节目也非常少。舞展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了解世界舞蹈动态、世界舞蹈发展方向的平台。”

除了驻守白玉兰,舞展今年还将在上海新天地设置户外分会场,每天举办4-5场公益演出。此外,舞展亦将在杭州余杭设置分会场。来自美国、西班牙、新西兰、意大利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5个舞团,将在户外广场为杭州观众免费演出,新西兰互动舞蹈《编织》每天连续演出7小时,适合阖家欢。

美国代顿当代舞团《深信不疑…》

舞展为国外舞团提供了走进中国市场的窗口,也为中国舞团提供了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平台。

2016年,舞展曾用“快速约会”的方式,让国际舞蹈节与剧院艺术总监“坐堂”,逐个接待中国舞者、编舞、舞团,助力中国舞蹈走向海外。今年,“快速约会”还将继续。

傅宁解释,所谓的快速约会类似专家座谈,会给国际专家们单独空间,接待中国舞者、编舞、舞团,“在平时,你要见到这些总监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将我们的国际关系、国际渠道带到中国,给每个人15分钟交流时间,促成了很多舞蹈交流与合作。”

此外,舞展还将举办“推介会”,广邀国内外舞蹈专家同开“圆桌会议”,举行“主旨演讲”,探讨中国舞蹈如何走出国门、如何与国外演出机构建立关系等命题。

“可能大家比较重视编舞和艺术创作,在幕后工作的‘黑衣人’或者说舞蹈制作人在中国奇缺,然而,我们最需要直面舞蹈市场,提升制作水平。”傅宁说。

也因此,舞展今年将首度举办“舞蹈制作培训班”,邀请国内外表演艺术经营管理专家授课,从演出创作、舞团宣传推广、舞团与制作人关系、舞团与经纪人合作、舞团与艺术节合作、如何成为职业舞者、如何运营职业舞团等角度,提升中国舞蹈的制作水平。培训班将达20个课时,免费向所有参会代表开放。

另外,西澳大利亚芭蕾舞团、美国代顿当代舞团、瑞典维佩·帕基宁舞团等舞团的艺术总监,也将开设大师班和工作坊,免费向参会的中国代表开放。

新西兰JAVA舞团《编织》

“5天时间里,我们每天的活动会从早上9点安排到晚上12点,这样高密度的安排是和国际接轨的,因为国际舞蹈节的总监们、艺术家们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收获更多。”

傅宁回忆,2016年首办D现代舞展时,也有人质疑,把推介会安排在晚上10点,会有人报名吗?“结果那场推介会坐满了人,香港艺术节、台北艺术节的总监都坐在下面聆听。这场推介会也促成了很多舞蹈走出国门。”

“现代舞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另类、小众、先锋的舞蹈,现代舞是给现代人观看的舞蹈。”傅宁认为,不少人仍对现代舞存在偏见,而中国如今引进的现代舞,又大多局限于两方面,一种是特别大牌的名团名家或被写入历史教科书的舞蹈家,在中国不愁市场;另一种是游走于国际的独立艺术家,想法通常比较偏激,“但他们并不能代表国际现代舞的主流,我们希望通过更多方式展现现代舞的本质,它不是先锋的、小众的,而是大众可以观看的舞蹈。”

挪威海于根制作《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