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新京报 作者:滕朝2018-09-13 10:51

原标题:音乐戏剧亮相国家大剧院,不设导演,演唱了法国“香颂女王”芭芭拉15首歌曲 朱丽叶·比诺什 演《生如夏花》唱歌是挑战

9月9日晚,法国“国宝级”演员朱丽叶·比诺什携音乐戏剧《生如夏花——朱丽叶·比诺什致敬香颂女王芭芭拉》(以下简称《生如夏花》)亮相国家大剧院,她与法国钢琴家文森特·德勒姆以弹唱、表演等表现形式展现法国香颂女王芭芭拉的传奇人生,让芭芭拉优美的词曲与歌声回归舞台。

作为法国上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传奇创作歌手之一,芭芭拉的舞台形象独树一帜,消瘦又鲜明的脸庞,高瘦的身材,身着黑色长裙,以忧郁哀婉的旋律吟唱消逝的爱。她追求不受拘束的表演风格,尤其热爱和观众近距离互动的现场表演。而法国演员朱丽叶·比诺什是影史上第一位拿到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大满贯的女演员,凭借自己独特的气质俘获了众多观众的心。而她并没有止步于银幕和镜头间,在绘画、舞蹈、戏剧等领域也同样表现出色。作为芭芭拉的粉丝,54岁的朱丽叶·比诺什再次打破专业界限,苦练唱功,带着对舞台的热爱以及对香颂歌手芭芭拉的缅怀与敬意,将这位传奇歌者的一生通过音乐、表演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huangjl8931_b

朱丽叶·比诺什一直是芭芭拉(图)的忠实粉丝。

如朱丽叶·比诺什所述:她懂得如何将生命中的“阴暗变成光明,黑色的丝绒变为灿烂的阳光”。

比诺什致敬偶像

“香颂”是以法语为创作语言的通俗歌曲,它的创作是依据法语的节奏,而不是英语的节奏,因此被认为特别“法国”。香颂歌词讲究韵味和意境。芭芭拉(Barbara)与雅克·布雷尔(Jacques Brel)、乔治·布拉森斯(Georges Brassens)一起被称为“法国香颂3B”。而比诺什一直是芭芭拉的忠实粉丝,成为演员之后,她和芭芭拉曾有过一些私人交往,有一次芭芭拉演出结束,比诺什在后台等了一个多小时只为和偶像打个招呼。1997年,芭芭拉因病去世,去世前几个月,比诺什还和她通过书信。

2017年,芭芭拉去世20周年,作为芭芭拉的粉丝,比诺什以音乐戏剧的形式向芭芭拉致敬,创作的《生如夏花》在阿维尼翁戏剧节上演出。相比电影银幕,戏剧舞台更有风险,但比诺什恰恰喜欢那种挑战,还有在舞台上万籁寂静的感觉,“这种万籁寂静让我觉得和观众分享那一刻是非常宝贵的,这种寂静的互动是非常美好的。”

huangjl8930_b

朱丽叶·比诺什(图)一直是芭芭拉的忠实粉丝。

练唱给孩子带来阴影

芭芭拉是法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创作歌手,她的作品歌词贴近生活又不失美感,旋律美妙动人,要想在舞台上展现她的传奇人生,演唱是不可避免的。最初,这部音乐戏剧是比诺什和音乐人亚历山大·塔罗共同创作的,当时选择多用说话的方式来代替唱歌,说的要比唱的多。后来钢琴家文森特·德勒姆加入后,比诺什决定要尝试挑战与突破,“因为芭芭拉毕竟是歌者,你不让我唱说不过去,不如这次我们就唱的比说的多。”

《生如夏花》中的歌词用的都是芭芭拉之前已经写好的词,比诺什再根据自己的艺术敏感力进行演绎。平时没事比诺什就在家练习唱歌,“送孩子上学路上也唱,但是我一唱歌孩子就说:‘快闭嘴吧,要受不了,’所以我给孩子带来很多阴影。”虽然作为歌者出道仅有一年时间,但比诺什却很有激情将这个戏用歌曲来呈现。最初的时候这部戏只准备了3首歌,而现在观众会在这部戏中听到15首歌。

研究了芭芭拉300多首歌曲

在演这部音乐戏剧之前,比诺什仔细阅读了芭芭拉一个未写完的自传,她发现,芭芭拉在10岁左右的时候曾被父亲虐待过,“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这个女人经过这种惨剧之后还能有浴火重生,还能够有这种力量去写歌给大家听。”比诺什又去好好研究了芭芭拉300多首歌曲,“我感觉非常惊讶,贯穿到整个300首歌的是她对爱的无尽期待。”芭芭拉的一些歌也成为具有标志性意义: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曾说芭芭拉的《哥廷根》是德法和好的开始,在艾滋病仍是禁忌的年代,芭芭拉的《假如爱到死》便抨击了对这种疾病的歧视。

芭芭拉一生未婚,也没有多少感情经历,她唯一的故事就是和心灵的同居,所以在爱情方面,她不是特别有发言权的人,但是,她的爱更多的是体现出对于大自然的爱。比诺什在听歌的时候,听到的不止是个人而是芭芭拉本人内心的自然。“香颂这种形式在法国很受欢迎,不管什么年龄阶层的人都很爱听,香颂能唱出我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我们对爱情的期待,及生活的希望和绝望,这个是特别触动我的。”

演出不设导演

不同于以往的音乐戏剧,《生如夏花》在形式上比较特殊,没有设置导演一职。在比诺什看来,这部作品的形式是由灯光师、音乐家、钢琴家等共同一起研究出的,所以没有导演。十年前,比诺什和英国现代舞大师阿库·汉姆共同创作的舞剧《我之深处》同样没有导演,“大家都是通过互动交流来完成这个作品。”

huangjl8936_b

朱丽叶·比诺什希望和观众一同分享舞台上“寂静的互动”。

对于这部戏在舞台上的呈现方式,比诺什希望这部戏不要有太多的舞台布置,“我跟我们的灯光师说希望你用灯光打出明暗,用不同的灯光展示出不同的房间,这个房间有可能是长方形或者别的几何形状,因此这些不同的房间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线一样,就可以看到芭芭拉她内心的各种几何形的走向。”

不存在职业上的界限

除了演员的身份之外,比诺什还涉足过绘画、舞蹈、音乐等不同领域,对于她来说,其实不存在职业上的界限,“因为我不把自己当做一个纯演员来看待,不管是我做电影、戏剧、舞蹈、绘画,其实我表现的是我这个人,我这个人的性格,我想和人分享,想和人交流的这种欲望是最重要的,至于形式完全不重要。”并且,她觉得在某个形式中证明自己完全没必要,即使自己很喜欢做戏剧演员,也希望一辈子做下去,但是她却不希望把自己整个人的人生和角色完全连起来。

比诺什提到一本她之前看过的书叫《与狼共奔的女人们》,这本书讲的是如何与内心未被发现的自我连接起来。她认为,我们在现代社会的工作压力、生活压力下,从一个项目跑到下一个项目,很难看到自己内心未被驯化的自我。不管是看个书,发个呆或者在河边遛弯,其实这种情况就是和自己连接的,“我个人是很爱跑爱动的人,也很爱创作,总是从一个艺术创作到另一个艺术创作停不下来。但有时候我会说你要停下来,如果你不停下来其实很多时候是会有损失,所以我正在尽量地学习能够和自己的内心连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