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新民晚报 作者:尤今2018-09-13 09:58

原标题:乳酪的天堂

在格鲁吉亚,喜欢乳酪的人日日有惊喜,讨厌乳酪的人天天有惊吓。

疯狂地爱着乳酪的格鲁吉亚人,除了真刀明枪大块大块地品尝乳酪之外,还处心积虑地将乳酪嵌进瓜果蔬菜和其他食材里。哎哟哟,一个不小心,满嘴都是不清不楚的乳酪,避也避不了,逃也逃不掉。不过呢,嗜食乳酪如我者,却在此找到了味蕾的天堂。

格鲁吉亚人疯狂地迷恋着一种叫作“Khachapuri”的食品,我姑且把它译为“乳酪馅饼”吧!

855974ea-9a27-4d53-ac3a-5cd0e6a041c2--2017-0104_khachapuri_james-ransom-369

“乳酪馅饼”当可被视为格鲁吉亚的国食,家家户户都会做、间间餐馆都卖它。它种类繁多,有荤有素;做法各异,变化多端。

在格鲁吉亚旅行期间,我至少品尝过10种味道和卖相截然不同的乳酪馅饼,其中最特别的,莫过于“ Adjarian Khachapuri”了。宛若船型的长面包,中间凹陷,里面注满了沸腾的液状乳酪,上面晃荡晃荡地搁着一个生蛋,还有一片厚厚的黄油。那种丰腴的好滋味,连极端挑剔的舌头也几乎融掉了。

khachapuri10

根据当地的一项调查,和意大利的比萨相较,有高达88%的格鲁吉亚人喜欢自家的乳酪馅饼,正因为如此,在世界各地耀武扬威的意大利比萨,在此始终威风不起来。有趣的是,乳酪馅饼的价格,居然被当地人当作是衡量格鲁吉亚不同城市通货膨胀的指标!

玛嘉是我在格鲁吉亚认识的年轻女子,自诩为饕餮的她,用夸张而又不失真实的语调对我说道:“我如果一天不曾吃乳酪馅饼,便有活不下去的感觉。”现年29岁的她,从来不曾迈出国门,她亦庄亦谐地说道:“每回一想到在国外可能吃不到乳酪馅饼,我的精神便饱受凌迟了,遑论真的吃不上啊!”

到格鲁吉亚集市去,卖乳酪的摊子多如繁星。堆叠如山的乳酪,形状不同、年份不一、颜色相异,价格当然也有霄壤之别了。

Adjarian-Khachapuri-57

格鲁吉亚人选购乳酪,是不肯有半点儿迁就与马虎的,辨别乳酪优劣的标准在于气味和质感。

玛嘉告诉我,一百个人做乳酪,就会做出一百种截然不同的味道。习惯了某一种味道,通常便会向同一个摊贩购买。有一回,玛嘉熟知的某个摊贩没有开摊,她只好转而向他人购买,她微愠地说:

“我花了长时间挑选,选出了颜色、质地和气味都相似的乳酪,以为万一无失了,没有想到,当我做乳酪馅饼时,它低劣的质地便无所遁形了。好的乳酪,在高温之下,会变得特别有韧性,用叉子挑起来时,丝丝缕缕,纠缠不清,香气绵绵不绝。可这乳酪,融化之后,绵绵软软,毫无劲道,即连味道,也是死气沉沉的!”

玛嘉表示,要品尝真正好的乳酪,必须到农村去买。村妇以祖传手艺和新鲜食材酿造出来的乳酪,风味绝佳。在夏天,乳酪一公斤7拉里(折合人民币19元),到了冬天,价格却会涨20%或更多;于是,许多节俭持家的主妇,便会在溽暑的夏天里,到农村去,买大量乳酪回家囤积。为防乳酪干裂,她们还把乳酪浸在盐水里,使其能长期保持它柔滑如奶的特质。

Georgia-Khachapuri

回返新加坡后,好友阿星看到脸如满月的我,啧啧惊问:“你你你,到底吃了多少卡车的乳酪?快快从实招来。”我不出声,因为磅秤上骤然上升的磅数,已迫不及待地作出了答复。

嘿嘿,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