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艺术与设计 2018-09-12 14:30

原标题:琼·乔纳斯: 我对生活充满好奇

对于一代年轻艺术家而言,美国行为和影像艺术家琼·乔纳斯(Joan Jonas)是影像艺术的先驱,她在过去的五十年中推动了艺术界限的扩展,并且仍然在用其个人化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更多种类跨媒介艺术。乔纳斯是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期出现的最重要的美国艺术家之一,她在视频和表演方面的开创性实验和工作为这类艺术的发展和成长奠定了基础。

> 《他们一言不发地走向我II》(They Come to Us without a Word II), 2015年,在意大利威尼斯小剧场的演出

2015年,她代表美国参加了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并独自“接管”了整个美国馆。两年之后,她的作品来到了英国泰特现代博物馆(Tate Modern), 这次大型回顾展规模空前,从展厅延伸到泰晤士河岸,展品则包括了她在数十年中创作的大批影像艺术作品。从她的早期作品,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创作的与最近气象变化和灭绝等主题相关的作品,可以看到她的标志性装置,包括沙滩上的线条(Lines in the Sand)、杜松树(The Juniper Tree)和复活(Reanimation)。她的新作品以全新的视角重现童话故事和神话,创造情感和视觉风景,融入我们潜意识世界的体验。更加值得期待的是琼·乔纳斯还将与其他艺术家一起进行现场表演,作为“宝马泰特现场展览——十天六夜”(BMW Tate LiveExhibition: Ten Days Six Nights)项目的一部分。

> 装置展示

2015年代表美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之后,她的艺术项目被《纽约时报》称为胜利,但她本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处于这个位置。她一直让自己处在艺术世界的边缘,试图避开画廊的白色立方体。但是继续工作,对于她来说,或者对于所有艺术家来说,这是让他们活着的东西。因此,她对将她描述为行为艺术教母的倾向感到警惕。她说“如果我这样想我自己,我就无法发挥作用。我对其他艺术家以及我教过的学生的影响感到满意。但我不能把自己放在崇高的范畴。最重要的是不要重复。”画家苏珊·罗森伯格(Susan Rothenberg)曾经说过:“琼·乔纳斯(Joan Jonas)拥有一个极其奇怪的心灵,你永远不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正如在泰特的拍摄采访中,乔纳斯说自己在旅行中获得了很多灵感,她对有趣的事物,对生活充满了好奇。

> 《杜松树》(The Juniper Tree),1976/1994年

乔纳斯于1936年出生于曼哈顿,成长于曼哈顿与长岛。她六岁时,分居的父母都没有工作,住在船上的父亲是一位失败的作家,母亲是一位热衷收藏的人,她把乔纳斯带到画廊和歌剧院,她的父亲则把她介绍给诗人。而她的继父也很有影响力。她从继父那里开始了她对魔术表演的喜爱。“我知道我想成为一个五六岁的艺术家,”她说,“我的父亲很鼓励我,也许是因为他自己在艺术上失望了。但直到20多岁时我才知道自己可以成为这样一个人,作为一名女性,我花了很长时间。”

> 《复活》(Reanimation),2010/2012/2014年

乔纳斯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学习雕塑后,回到纽约,又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研究生。在跨媒介影像艺术中,乔纳斯是六七十年代纽约艺术界的活跃人物。她接触了克拉斯·欧登伯格(Claes Oldenburg)、苏珊·罗森伯格、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等艺术家,舞者和编舞家西蒙尼·福尔蒂(Simone Forti)、伊芳·雷纳(Yvonne Rainer)和特丽莎·布朗(Trisha Brown),以及作曲家和音乐家约翰·凯奇(John Cage),特里·赖利(Terry Riley),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等人。随着她对这些艺术家的舞蹈、音乐和奇怪事件的兴趣越来越大,对自己雕塑的不满也随之增长。创造性的温床让乔纳斯参考许多艺术形式,她开始将灵活性融入她的作品中。这种“形式”也就是视频和表演的结合,使她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将音乐、舞蹈、雕塑、服装设计和装置汇集到一起。她与视频的关系始于1970年,当时她去日本旅行并购买了她的第一部便携式摄像机。回到纽约后,她尝试自拍视频,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通过它的手持特性使其更具吸引力。使用相机、电视监视器和现场视频馈送,她将技术推向了极限。这促使了1972年《有机蜂蜜的视觉心灵感应》的产生,也就是她的第一场演出,包括视频、声音、视觉和情感的拼贴画,使得乔纳斯的作品为我们的世界、历史和人类提供了更多的观点。

> 装置展示

随着岁月的流逝,她的作品越来越丰富,参考框架也越来越宽广。从特定场地转移到画廊空间,这就是她如何开始制作装置,作为演出本身的一种挂件。《杜松树》(The Juniper Tree)讲述了一个邪恶的继母使用木球和梯子的故事,受格林兄弟的童话故事和布鲁诺·贝特尔海姆(Bruno Bettelheim)的著作影响创作出《应用弗洛伊德心理学的结界使用》以及《沙滩上的线条》(Lines in the Sand)和《复活》(Reanimation),这些都在这次回顾展中展出。

无论是纹理、光线、声音还是想法,乔纳斯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一个多层次的材料和意义网。“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的作品代表了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把所有东西放在一起以便说出一些东西。”

> 《躺在沙滩上》(Lines in the Sand),2002年

这种方法可以通过乔纳斯的《复活》(2010/2012/2013)片段清晰地体验到,将声音、材料、素描和录像结合在一起,创造出身临其境的空间。与乔纳斯的许多作品一样,《复活》于2010年开始作为演讲表演,在演讲中,她进行了演示并展示了在挪威拍摄的一些素材。在接下来的三年中,这件作品被重做了几次。这个发展过程是乔纳斯工作的关键,她的作品往往包含以前的表演、素描、道具和服装的元素。因此,在整个工作过程中,会发现一种回声和镜像的原理。

乔纳斯专注于哈尔多尔·拉克斯内斯(Halldór Laxness)的小说《冰川下的小说》,尽管当她开始研究这部作品时,她通过听斯蒂芬·赫尔姆里奇的播客“水下媒体”(Submarine Media),用赛博格人类学探索海洋来研究这个主题,并且阅读水下电影制作人珍·班勒卫(Jean Painlevé)的作品。乔纳斯将自己置于这个复杂的感官空间中,用冰块将墨水涂抹在纸上,并站在投影面前,将其画在一大张纸上。另一刻,水晶的反射光折射到挪威乡村的镜头上,伴随着爵士钢琴家杰森莫兰的配乐。

> 装置展示

在琼·乔纳斯的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她的三只狗。出现狗是古代神话和仪式中常见的动物助手的象征。对于乔纳斯来说,这种“神奇的动物入侵”为她的作品增添了一层意义。她认为“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关系非常神秘,我认为这非常重要,特别是在现在这个世界,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乔纳斯解释说,他们的外表通常是自发的,例如《就地移动(狗舞)》(2002/2005),她的狗吉娜跑到她的表演现场,并开始推动她与她一起玩。她说:“我的狗是一个角色。她是一位喜剧演员,也是一位天生的演员。我从不问她,她只是倾向于采取行动。这很奇怪,她不知道该怎么做。”然而,在她的视频《美丽的狗》(Beautiful Dog,2014)中,乔纳斯的狮子狗在片中出演。将GoPro相机连接到他的项圈上沿着海滩走动,观众通过他的后腿看到了世界的颠倒。狗的本能运动控制着相机所看到的东西。这也是乔纳斯在她的工作中的典型案例。

对生活充满好奇的乔纳斯将旅行作为一种研究形式,帮助她产生新的想法并获取新的材料。无论是在墨西哥购买的一系列动物面具还是冰岛的童话故事,观众都会在作品中找到她访问过的世界的痕迹。日本、希腊、摩洛哥、印度、德国、荷兰、挪威、波兰、匈牙利和爱尔兰都以各种形式出现。尤其是她在日本的歌舞伎剧团的经历以及克里特岛和美国西南部的传统仪式是她令人着迷的表演的关键起点。《溪流或河流飞行或模式》(Stream or River - Flight or Pattern)提供了三个视频,展示了乔纳斯旅行的不同场景:威尼斯、新加坡的鸟类保护区、热那亚的坟墓场、旧金山周围的红木森林、桑坦德周边的景观和越南的交通。

> 装置展示

在她位于纽约的工作室里,她反复翻看相机。她试图通过一种运动来表明自己的存在,试图让这个地方的精神得到体现,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状态。“我必须相信自己的感受”,她说。如何创建一个有声音和图像的地方?如何将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吸引观众真正地讲述故事。如何做到这件事,她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做的只是继续阅读材料,翻看照片,并使用它们,一遍又一遍地工作,直到找到自己的个人化、多层次的艺术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