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中国文化报 作者:刘淼2018-09-12 11:51

原标题:菲律宾芭蕾舞团来京上演《巅峰之作》——用足尖绘制菲律宾风情画卷

风格多样的演绎形式、细腻沉稳的表现手法、饱含热忱的动人情愫、跨越古今的音乐情怀……日前,应文化和旅游部邀请,远道而来的菲律宾芭蕾舞团在北京天桥剧场用精湛华美的技艺,为中国观众呈现了一台经典荟萃的《巅峰之作》。

菲律宾芭蕾舞团成立于1969年,是菲律宾文化中心的常驻艺术团。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菲律宾芭蕾舞团已成为受到国际认可的国家级芭蕾舞和现代舞团。舞团创始人、艺术总监爱丽丝·雷耶斯说:“在世界各地上演的经典芭蕾舞剧,我们都会演出,但是,我们现在的主要关注点是创作和发展原创舞剧,这些作品能更好地讲述菲律宾的文化、历史故事以及传说。”

timg (22)

据雷耶斯介绍,菲律宾芭蕾舞团先后创作了超过500部作品,数量在亚洲首屈一指。题材覆盖古典全本剧目、原住民族文化以及社会百态。舞团擅长以多彩多姿的演出描绘菲律宾多样化的文化遗产和传统。

“此次我们带来的《巅峰之作》旨在展示菲律宾的文化,倡导中菲友谊,让更多中国观众了解菲律宾的历史、文化特色以及菲律宾人民的热情、活泼、开朗、乐观,从而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巩固两国人民的友谊。”菲律宾文化中心副院长兼艺术总监克里斯·米拉多说。

此次舞团带来的《巅峰之作》,共包含6部现代芭蕾舞作品。其中,《火的憧憬》根据《圣经·旧约》中《但以理书》一段关于末世经文的介绍编创而来。编导细腻而大胆的想象,以及演员绝佳的演绎,传递给观众无限的力量与触动。

《亚美达》是爱丽丝·雷耶斯的作品。雷耶斯的编舞作品数量繁多且风格多样,古典、当代与现代风格各有所长。该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菲律宾文学家尼克·华金的短篇小说《夏至》。小说的主角唐·拉菲尔和唐娜·亚美达是生活在19世纪马尼拉的天主教西班牙裔贵族夫妇。夫妻间原本延续的传统男权主导关系,在塔林仪式到来之时突然转变。塔林仪式是在菲律宾夏至期间举办的一种传统宗教庆生仪式,在仪式过程中,女性拥有至高无上的社会地位。独特的表现主题和别致的舞台设计,加之舞者的精彩演绎,让《亚美达》带给观众无尽的遐想。

timg (20)

菲律宾的艺术家还为中国观众呈现了一个略显悲戚、以爱情为主题的作品——《旅人之歌》。该作品的创作灵感源自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年轻时一段单相思式的爱情经历。在这部作品中,作曲家对爱情喜忧参半的情感表达以及内心的悲痛,是演员所呈现的情感主线。当心上人嫁作他人妇之时,男主角在乡间沉思、徘徊。他的眼神无论望向哪里,眼前都是那张无法亲近的脸庞,只有在梦里,一切才会回到原来的模样……

《夜曲》是芭蕾舞剧《仲夏夜之梦》中最后一段双人舞,演绎了仙王奥布朗与仙后泰坦妮亚和解的过程。演员们极具现代风格的精彩演绎,伴着门德尔松如水般流淌着的梦幻旋律,将观众带入一段美妙的爱情旅程。该作品从2013年菲律宾舞台演艺年奖的众多舞剧中脱颖而出,荣获杰出现代舞舞蹈制作和杰出编舞两项大奖。

《一轮明月》是一个独舞作品,演绎的是古代文化中祭司或信徒的形象。演员翩翩起舞、仰望星空,向神圣的明月虔诚祈愿,热情澎湃的活力与心醉神迷的寂静形成鲜明对比。

演出的压轴之作《追随》以新古典主义芭蕾为载体,运用新颖大胆的表现形式,向观众呈现出独特的芭蕾魅力,也将整场演出推向高潮。

timg (21)

演出结束后,菲律宾芭蕾舞团的艺术家在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多次走上舞台谢幕。“演出非常好地展示了菲律宾芭蕾的水平,也充分展示了菲律宾的本土文化。” 菲律宾驻华大使何塞·罗马纳激动地说。

中国与菲律宾是隔海相望的近邻,两国文化交流源远流长,成为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增进两国民众相互了解与友好感情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两国文化交流日益活跃。2016年10月,应菲律宾文化中心邀请,中央芭蕾舞团组派100人艺术团赴菲律宾演出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受到热烈欢迎。

对于赴菲律宾演出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以及中央芭蕾舞团与菲律宾芭蕾舞团之间的交往,中央芭蕾舞团党委书记王才军记忆犹新。“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央芭蕾舞团老一辈艺术家就曾前往菲律宾芭蕾舞团进行交流、授课,并为他们排练整台的剧目。我也曾应邀到菲律宾客席出演过《堂·吉诃德》三幕。前年,我又带队到菲律宾演出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当地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王才军表示,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润物无声,却常常会有意外的效果。“作为国家间的交流项目,此次菲律宾芭蕾舞团到北京演出,有着深远意义。通过这样的交流项目,不仅能增进两国艺术领域的专业交流,更能增进政府间的合作和人民间的情感沟通。”王才军说。

tim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