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24HOURS 2018-09-11 16:09

原标题:幽灵艺术家,与他的幽灵建筑

从过去到现在,材质作为创作媒介,向来是艺术家们津津乐道的主题。一切看似无华的材料,在他们的视角中生机勃勃,如同灵动旋律萦绕,这个世界的肌理可以如此美轮美奂,并秩序井然。

予人深刻印象的艺术家们,往往长久迷恋某种材料并擅长将它们发挥到极致。安藤忠雄用清水混凝土凝炼时间,秘鲁艺术家Ana Teresa Barboza把绣针作画笔,意大利艺术家Carlo Bernardini以光纤构筑穿梭自如的诗意世界……我们一次次沉浸于现实与虚幻交替迂回的感官旅行。

而将原本坚韧、生硬的金属丝,幻化作空灵的海市蜃楼,绕不开另辟蹊径的Edoardo Tresoldi。这位年轻的意大利艺术家,向来擅长以金属丝挑战人类视觉极限。

Edoardo Tresoldi

假使换一份职业,Edoardo Tresoldi想必会是擅长讲故事的小说家,如若不然,如何构筑出这般工业与诗意共存的虚构世界?

2014年,Edoardo Tresoldi在意大利南部港口萨普里创作艺术品《PENSIERI》,遥望远方的思考者,背影若隐若现于海天相交中。

2016年,Edoardo Tresoldi以金属丝重现考古遗址Basilica of Siponto,13世纪因地震而荒废的中古世纪教堂,在残垣断壁之中重生。

Edoardo Tresoldi在上海

今年,Edoardo将其为美国加州科切拉音乐节设计的艺术作品Etherea,再现至恒隆广场·上海。如果你在展览期间去往恒隆广场,可一睹这位“幽灵艺术家”在亚洲的作品首秀。

“我会想象自己可以在空气中画画,不过创作出来的东西又能与其周围的环境产生直接的联系。”

Etherea

这座融合新古典主义与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无颜色,甚而无实墙,远观如悬浮于广场中庭的空中楼阁。

“空中楼阁”随日光照射变换不同的光影感受。白日,金属丝搭建的世界棱角分明;傍晚,渐次湮没于落日余晖中;华灯初上,建筑被朦胧的薰衣草灯光点亮,穿梭其间的人们,虚实难辨。

站在高耸的圆形穹顶下向外看,于交织的金属网间望见天空与云朵,旷然的建筑在风中呼吸,整座世界无非是人、庇护所与天地的关系。短暂的停留,永恒的时空。

这便是Edoardo Tresoldi作品的神髓所在,它不喧宾夺主,相反,与周遭默契相融。在他营造的世界里,再理性的骨架也可化作抽象的风。

但,看似空灵的Etherea背后,是艺术家对于细节近乎严苛的执着。庞大的金属丝装置,完全交由手工焊接,即便做足防护措施,手指被锋利丝网磨破也时有发生。

身处通透空间,向上仰望,随风呼吸、随光影专注,恒隆广场化作浩瀚无边的天地,打破时间与空间的藩篱,因此宾客尽欢。

“建筑从实体至变成颓垣再到清空,然后我用作品把建筑重新演绎,我会称它为'形而上的废墟',超越时空界限,摆脱了物理限制。”

展期很短,这幢“空中楼阁”也会如海市蜃楼一般消失。当然这不重要,艺术家不关心永垂不朽,观者与展品如何交流、得到何样触动,才是它真正体现价值的所在。

毕竟艺术的美妙就在于,艺术家借由上帝之手进行创作,而你得以站在他们的纬度去俯瞰这座世界。

此时,物不再是物。

它变成了心神的贮存器。

Edoardo Tresoldi《Etherea》

2018.9.7-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