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时光网Mtime 2018-09-11 13:34

原标题:《永恒之门》 独家影评 欣赏梵高的观众还未出现

这是关于文森特·梵高,一位陷入困境的艺术家最后岁月的故事, 威廉·达福(片中饰演梵高)在其中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才能。 《永恒之门》(At Eternity’s Gate),在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收到了来自影评家们褒贬不一的评价。

大部分人同意威廉·达福的表演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准,不过一些人认为 朱利安·施纳贝尔的电影缺乏焦点,称其"缺少戏剧性"。当然也有另外一些评论,称该电影具有"穿透力"。

施纳贝尔自己本身就是一名画家,因此在展示画家创作过程方面的确非常出色;搭配上精确的阴影勾勒,一笔一画,或清淡或浓墨,都跃然纸上。他的兴趣在于画家努力捕捉的,那些难以捉摸也永恒存在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这部电影本身也是对艺术家精神的讴歌。

而与此同时,这部电影也非常唯美。这里有沐浴在阳光下的鲜花和果园这样生动的美景,而这些正是这个美国导演竭力展示的,那些激发以及折磨着这个天才的美。

导演朱利安·施纳贝尔和威廉达福亮相威尼斯

施纳贝尔也声明,尽管这个故事是基于我们知道的梵高的一些事实之上,不过这部电影大部分完完全全是虚构的,这是导演自己对于艺术家的艺术印象,而并非是传记。

正式预告

“电影里的梵高直接来自于我个人对于其绘画作品的个人化回应,并不仅仅是人们已经写下来的关于梵高的那些。”导演表示。

故事发生在法国南部的阿尔勒小镇。在那里,梵高被创造力所吸引,在仅仅80天内完成了75幅画作,其中包括一些他最著名的作品。

威廉·达福扮演的梵高是真正的天才,他为世界上的美如痴如醉却并不知如何处理,而他精神上的频繁崩溃也让其走向精神病院。

施纳贝尔并没有选择正面展示给我们,梵高病痛最为人熟知的行为(割下自己的耳朵),而是通过他和医生的对话,暗示在其醉酒之后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的耳朵被包扎着,而他也戴着那顶日后会出现在其最著名的肖像画中的帽子。

麦斯·米科尔森在影片中饰演牧师,他拒绝梵高的作品并称其是“丑陋的”,他也是那个决定梵高是否理智清楚可以离开医院的人。鲁伯特·弗兰德在片中饰演梵高的经纪人弟弟提奥·梵高,是他给予梵高经济支持,并且在每次送回病房时都会出现。

只有在绘画的时候梵高才会真正的开心,尤其当他用快速坚定的画笔投向画布,一切进展顺利的时候。他经常和最好的朋友高更(奥斯卡·伊萨克饰)讨论生活和艺术,尽管他们之间有明显深刻的联系,但这段关系也是不稳定的,有竞争性。因为这两个人都观点鲜明,并且通常都是相左的。然而这些对手戏也十分令人着迷,两位优秀的演员也沉浸在角色之中。

当然,梵高在他的作品被认可之前就去世了。对于他的去世,影片选取了很多人猜测的结局,他不是自杀而是被一位当地的孩子枪杀。不过对于导演施纳贝尔来说,影片的焦点还是在于艺术驱动力,这也是让其觉得感觉到活着的本质所在。

“在影片中,尽管欣赏梵高的观众还未出现,然而这并未能阻碍他所做的事情。当你看到他从那片田野中走出来,脸上带着微笑还有脏脏的颜料,你并不觉得他是一个穷人。相反地,他是一个认为自己在天时地利中,与生活完完全全相连接的人。”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Variety》(美国杂志《综艺》)称,达福的表演十分精湛。“自《基督的最后诱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1988)以来,达福一直都没有过这样的角色,可以让他将痛苦和狂喜,上升至更高的追求,就像是庄严的弥赛亚情结。”

“达福扮演的是一个焦虑的孤独者,甚至极度理性,他挣扎在想弄清楚艺术和自然在他内心投射下的高度直觉中。演员的模样,忧虑的眼神,尖尖的鼻子,快活地皱眉;配上人们熟知的梵高自画像中的样子;还有达福的声音,一种疯魔似地呜咽声,似乎总是在央求身边的人听见真相。这一切都让梵高的形象极度权威。”

不过英国的独立报对该影片有点不大信服。“威廉·达福的演绎的确带来了丰富并且敏感的艺术家形象,然而,作为一部电影,它有点太没有戏剧性了。”

“这里没有导演文森特·明奈利在欲望人生中的那种戏剧张力。去年备受瞩目的动画传记片 《至爱梵高》中的侦探故事属性,这里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给我们提供了以为艺术家的幽闭画像,大部分的时间他都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或者出门去画乡村。这部电影,就像是描述的一样,都是内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