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The Femin 作者:CYNDI H.2018-09-11 10:23

原标题:Better Than Human:数位时代下的产物,「虚拟网红」将成为时尚界的意见领袖?

thefemin-better-than-human-21-770x461

在这个受数位信息左右潮流的世界,掌舵趋势大权的名人与网红们成为大众追捧的对象──他们穿着高端品牌赠予的皮草大衣出席各大时装秀,住进马尔地夫的海上豪华饭店喝香槟,过着我们只能在梦中浅尝辄止的理想生活,这样一个以金钱与名气勾绘出的美好画面,成为Instagram上被疯狂分享、转贴的梦想缩影,似乎变相地鼓励追踪者将「成为有名」、「成为富人」等理想设为人生的终极目标。

然而,如果这些网红并非真实存在的「人类」,而是摄影师、电脑绘图师或数位公司所创造的「虚拟人物」,那么这些数位时代下的新型产物,是否能够真正以「自己的声音」评论时下议题或推动时尚潮流?当我们得知这些Instagram上光鲜亮丽的生活片段全是虚构而成,我们还能有什么样的动力去追寻这些虚拟网红所拥有的一切人事物?

2018年初,「全球首位虚拟超模」Shudu Gram于Instagram上现身,有着完美肌肤、精致五官和高挑身材的她,逼真的面貌令人不敢相信她竟只是摄影师Cameron- James Wilson使用CGI技术(电脑合成影像)打造出来的虚拟人像;虽然在Shudu Gram于网上走红后,网友的正负面声浪持续不断,但她终究成为时尚/美妆品牌们眼中值得挖掘一番的对象,这样的现象其实应归功于大众对虚拟事物的高度接受性,如近几年来成功在科技界打下立足点的虚拟实境(VR)和扩增实境技术(AR),或是较早以前就已收拢众多粉丝的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皆再再验证了大众对物质的需求已然跳脱实体框架,转向更能在精神层面上得到满足的「体验消费」。

CGI Model Shudu Gram Photo: @shudu.gram

#1 虚拟模特对人类工作的威胁

只不过,就像机器人总有一天将取代人类那般,这些「工作效率高」的虚拟人物恐怕已对真人模特的饭碗产生威胁,举Balmain近期释出的“#BalmainArmy”形象广告为例,上头的模特不再是Kim Kardashian,而是由Cameron-James Wilson创造的3位虚拟模特──法国裔Margot、非洲裔Shudu与中国裔Zhi;虽然Balmain认为此举动是「种族多元化的实现」,但仍有不少人担心虚拟模特的兴起将威胁到人类模特的生存。

Photo: Balmain

对于时尚品牌这番大动作,影响者营销平台Buzzoole的首席商务官Ian Samuel给出了挺合理的解释:「站在品牌的角度思考,人工智慧网红所能制造的影响力就跟人类网红一样,只不过他们比人类更能保证他们不会失控(go rogue )。」

也许因为名人网红们不间断的失言风波与脱线行为(如Kanye West、Kendall Jenner),已严重影响到其代言的品牌形象,让品牌们开始重新思考品牌与代言人之间的合作关系── 如果请个不需要吃饭、不会乱发脾气、不会因为劳累而需要休息,又能够按照品牌的指示做出想要的发型与妆容的虚拟模特,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2 操纵金钱流向的幕后掌舵手

说到虚拟人物主导网路风向,我们绝对不能不提2016年在Instagram上窜红的另一位虚拟网红Lil Miquela,有着巴西血统的Lil Miquela是洛杉矶新创公司Brud的心血结晶,凭着满布雀斑的橄榄肌、一双慵懒的灰色眼眸和卓越的休闲穿搭品味,在网路上迅速掀起一波时尚热浪。据悉,目前Lil Miquela已透过与Chanel、Prada、Vetements和Supreme等品牌的合作赚进不少钞票,甚至还以与制作人Baauer合作的单曲《Hate Me》登上Spotify和Apple Music,积极拓展其「全方位网红」的潜力。

Photo: @lilmiquela

有人说这是功力相当高深的一场操纵游戏,以不正当的手段赚取丰厚收入,但也有人将这视为数位时代全面演化的趋势推动者,认为若这些虚拟网红能替弱势族群或改革事件发声(如Lil Miquela支持维权运动“Black Lives Better”和非营利组织“Planned Parenthood”),那他们的存在就能被肯定,也能与人类平起平坐地共享「改变世界」的权力。

#3 「制造者」与「被制造者」之间的地位对等性

然而,随着虚拟模特蒸蒸日上的事业发展,这些理想模型的创造者需面对的不仅是剥夺人类工作机会的指控,在「种族肤色」的挑选上更需小心翼翼。Shudu的「主人」Cameron-James Wilson就曾被Instagram用户@_shazfit指责:「看来这个网红帐号背后的白人宁愿受益于这个受黑人女性启发的数位创作,也不愿让一个真正的黑人女性获得实质的成功。」

虽然Cameron-James Wilson曾解释自己创造Shudu的用意,全都是基于「对不同文化的尊重」,但这样的说法并未被受到L'Oreal解雇的跨性别黑人模特Monroe Bergdorf买单:「你不能只用一张黑人女性的图片从未开发的族群中获利,你必须真正地去支持那些你所代表的人(种族)。」

Fashion Model Monroe Bergdorf Photo: DAZED , @shudu.gram

只不过,这些争论似乎也带出了一个思考盲点── 若今天虚拟超模Shudu 的设定是位白人,那么社会舆论对于种族歧视的争议,是否真的能被抹消掉呢?

#4 Human Influencer But Better……?

究竟虚拟网红/模特会不会取代真实人类,成为新一代的时尚意见领袖?其实,在多重条件的限制之下,现阶段的答案大概会偏向「否」── 虚拟模特虽然有着「容易操控」、「新鲜有趣」等优点,但她们毕竟不像名人模特能够走秀、参加实境秀或举办粉丝见面会,再加上她们与真人模特一样受到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对于「非法商业行为」条款的束缚(即使她们并非真实存在的),因此无法全然取代人类模特的工作。

Coach 1941 SS18 Ready-to-wear

然而,目前已开发出的虚拟模特,大多拥有堪称完美的肌肤、脸蛋与身材,这是否会带来社群网站上新一波的审美潮流,恐怕会是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正如Ian Samuel所言:「这些虚拟网红会对粉丝的心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议题,虽然我们都知道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呈现的,大多是经过精心策展(curated)的、过于理想化的生活面貌,但当这些受人簇拥的榜样是以电脑影像合成的,这些无法企及的『完美』将会成为更高、更危险的审美标准。」

Fashion Influencer Emma Hill's Instagram Page Photo: Vogue , @emmahill

其实,若这些虚拟网红/模特能够以更真实的样貌示人──脸上粉刺多一点、腰围再粗一点、妊娠纹再明显一点,以自然不造作的方式打破大众追求完美体态的魔咒,那么也许这些虚拟网红的崛起,将能被视为改善社会的正向发展,而非只是另一抹以名利和欲望堆砌出来的浮华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