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VISION青年视觉 作者:三十三,Irene Mu2018-09-10 14:51

原标题:请摆好你的姿态!

Pose FX, Angel, Played By Indya Moore

上世纪80年代的纽约,在充斥着贫穷与犯罪的地下舞池里,绚丽的灯光伴随着水晶球反射出的星斑,时不时地跃动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那里充斥着尖叫、欢呼和狂野的音乐,就像是城市下水道里的华丽宫殿,奇异而超现实的场景让人完全忘却外面世界的萧条和肮脏。

在这里,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还有无性别群体,正在举行一场又一场他们视为生命的变装舞会。他们争奇斗艳,男人们穿着女人的衣服,华美的晚礼裙和粉紫色的蝴蝶结头饰,踏着装饰有羽毛的高跟鞋,而女人们西装革履,散发着阳刚之气,从头顶到脚,全副武装。

Pose FX, The House of Abundance

这样的场景,在《美国恐怖故事》导演Ryan Murphy为FX拍摄的新剧《POSE》里比比皆是。依托着舞池,Murphy讲述了一段又一段关于社会边缘有色人种和LGBT群体的故事,他们在五光十色的纽约,拼命挣扎着也爱着。

Pose FX

在艾滋病恐惧危机的年代,这群打破自己常规性别的人,往往成为整个社会的弃子或是“罪人”。被边缘化的他们,如果没有被Mother(家族的母亲)收留加入任何一个舞会的House(家族),结局很可能是死于饥饿、疾病,或是为了生活出卖身体。

尽管活得极为艰难,他们却仍旧保持时尚和前卫。

从时尚杂志《VOGUE》的封面,他们攫取了各式各样夸张的姿态,并且创造出了群体内部用来比舞的Voguing(一种舞蹈)。House of Ninja之父Willi Ninja将这种舞步发扬到极致,麦当娜也找他学习,并且用一首经典的《VOGUE》歌曲将Voguing打入主流文化的视野。Ballroom作为一种亚文化也不断给主流时装界输送着养分,Drag Queen(变装皇后)的着装类别或许不能完全囊括他们的风格。但伴随着60年代兴起的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思潮,用异装的形象为自己争取尊严,对已有的性别规训不断发起挑战。

Willi Ninja, Paris is Burning

福柯提出的酷儿理论质疑了长久以来二元社会对于人们自我身份认同的规训,正常或者不正常,男或女,这些可能都是社会既有文化为了保持稳定,对人个性欲望的控制。服饰是身体的“他者”,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性别属性,但我们总会不自觉地给“裙子”“裤子”的性别归属打上一个标签,服装也成为社会驯化的工具。

然而,承接着60年代以来的女权主义、女装男性化、以及Hardy Amies提出的男装“孔雀革命”以及Drag Queen文化,时装开始朝无性别主义方向发展。从David Bowie、Patti Smith到Tilda Swinton都是无性别风格的代表,他们既有男性的刚又有女性的柔,像是拥有流动的性别。“性别与时装”的边界也在不断被撞击。

David Bowie, Mixed Media Collage by Nour Rodriguez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

Tilda Swinton by Shayne Laverdière

随着性别意识觉醒不断深化,无性别风格逐渐回潮并迅速融入Z世代的青年文化。2005年李宇春的突然爆红引发了大众对于性别的激烈讨论。而今她已经连续三年成为GUCCI的代言人,并成为了国内的时尚先锋代表。这和新任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上任后,GUCCI风格的巨大转换存在着相辅相成的关系。

Gucci 2017A/W , photo by Tim Walker

Gucci 2017S/S, photo by Kevin Tachman

Alessandro迅速抓住了时代的文化脉搏,对GUCCI最大的颠覆莫过于男装女性化。在男装大量使用绣花、钉珠、蕾丝等带有强烈女性特征的设计元素,秀场经常出现流线的过膝长外衣、裙装和头巾等曾只属于女性的单品。

Gucci 2016F/W, photo by Sonny Vandevelde

对于男装外轮廓的线条塑造上,早已抛弃了传统硬朗的塑造手法,利用针织面料的属性,使男装轮廓线变得流畅柔软,男女装在GUCCI的世界里模糊了界限。

Gucci 2018A/W, photo by Glen Luchford

当然,当下没有人能比VETEMENTS更能诠释unisex了,这两个标签从2014年首秀开始就捆绑在一起。

VETEMENTS 2016 S/S, photo by Pierre-Ange Carlotti

女生以oversize的西装、拖地腰带,松垮的叠穿展现最酷的样子。而男生也可以穿着高跟和紧身皮裤行走在T台,为大众展示了一个全新的潮牌趋势。

VETEMENTS 2017 S/S, photo by Yannis Vlamos

自VETEMENTS设计师DenmaGvasalia入驻Balenciaga以后,Balenciaga也开始有了无性别主义的新转向。

在Alessandro Michel掌舵GUCCI之前,JW Anderson是引爆行业去认真探讨无性别时装的标志性品牌。2014年春夏的红色雪纺肚兜、宽松的阔腿裤和露肩折纸感立体设计展现女装男穿的风情。

J.W.Anderson Menswear 2014 S/S, photo by Yannis Vlamos

而充满花边、蕾丝、裙装、泡泡袖、高跟鞋的西班牙男装品牌Palomo Spain,在成立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便推翻了人们对男装的想象。

Palomo Spain

Burberry在2019早春系列lookbook的拍摄中,让男女模特们相互依偎以不露脸的方式,将苏格兰格纹裙、收腰风衣同时用在男女装上,也有强烈的去性别化倾向。

Burberry Resort 2019

在秀场上出现了众多“雌雄同体”的中性模特,被New York杂志评为最美男孩的Andrej Pejic、少女系男模Stav Strashko,超酷中性模特Agyness Deyn,《Break Free》里玩世不恭的Ruby Rose,还有登上Anna Sui女装秀的男模张正阳。无数新生代的无性别符号新宠被时尚界认可并推向聚光灯,无疑是整个行业超无性别主义方向发展的佐证。

Stav Strashko for Vivienne Westwood Menswear 2017 S/S

社会学家李银河在一次关于女权主义的演讲中说道:“当今世界,性别刻板印象已经显得越来越过时了,打破性别刻板印象的现象在大量涌现。我们应当克服传统的中性化焦虑,为社会性别气质规范的多元化感到欢欣鼓舞”。

无论是YSL的吸烟装还是在地下暗涌的Drag Queen文化,性别意识的的更迭在时装上留下了痕迹。多元解构主义的文化背景下,时尚界也在反抗服装对人规训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越来越多的迹象预示着我们可能会迎来一个没有性别的未来,或者说,流动的性别。并不极力倡导完全抹平性别的差异,但服装却不应该成为我们束缚自我和他人自由认知的枷锁。人们逐渐意识到,性别意识的选择应该具备足够的流动性,而含义丰富多元的服装也可以成为我们反规训和颠覆性别特权的有力工具。对于时尚界正在预谋的一场全球性的Ballroom,我们需要做的无非就是“Strike our 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