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廖阳2018-09-10 10:22

原标题:演唱《冬之旅》30年,他把舒伯特的“人生暮色”唱成绝唱

英国男高音伊恩·博斯特里奇擅长演绎具有浓郁文学气息的艺术歌曲,被认为是21世纪德奥艺术歌曲的“门面”。舒伯特的《冬之旅》是德语艺术歌曲里的里程碑,他一唱就是30年,更被视为《冬之旅》的最佳“代言人”。

9月8日-9日,博斯特里奇在上海大剧院唱响《冬之旅》。这一回,他不唱钢琴伴奏版,改唱男高音与小编制管弦乐团版。

黑白影像营造出万物寂寥的冬景,失恋的主人公漫步于雪地,独行路上遇见的人与物,构成24首歌曲的主题……这是爱与痛的热烈诗篇。

舒伯特的人生暮色

《冬之旅》创作于1827年至1828年,是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以德国诗人穆勒的24首诗为蓝本改编的声乐套曲。

《冬之旅》写于31岁的舒伯特短暂一生临近尾声时。当时的他生重病已有好一段时间(他在1822年底染上梅毒),诸多不顺,暮色初现,生命的冬天已经降临。诗人的讽刺扎根于绝望之中,吸引了舒伯特,让他以阴暗尖刻的语调表达出来。

舒伯特花在《冬之旅》上的力气远超其他歌曲,曲子里处处可见他的巧思,凡是接近的人都被他带走,穿过深不可测的人心,直至远方。

《冬之旅》无疑是一部伟大的艺术作品,博斯特里奇甚至认为,它应该跟莎士比亚和但丁的诗、梵高和毕加索的画、伯朗蒂姐妹和普鲁斯特的小说一样,成为人们基础经验的一部分。

早在十二三岁,博斯特里奇就在学校接触到舒伯特的音乐和穆勒的诗。1985年1月,在牛津圣约翰学院的院长家里,他第一次唱《冬之旅》,唱给在场三十多个朋友、老师和同学听。1993年,27岁的博斯特里奇在伦敦威格莫尔音乐厅,完成了他的《冬之旅》个人公开首秀。

“常有人问我怎么记得所有的歌词,我的回答是趁早开始。”博斯特里奇笑说,几十年唱同一部作品,可能会有人觉得他无聊,然而在他看来,这部作品常唱常新,哪怕连唱五个晚上,都会有细微的变化,“《冬之旅》是一部你越了解它,越会带来丰富体悟的作品。”

“《冬之旅》讲的是人失去了爱的故事。男主人公要离开一座房子,房子里曾经住着他爱的人,他走向茫茫一片大雪,所有场景逐渐变得抽象,像是人在拷问自己关于‘存在’的问题。”

《冬之旅》的主题有很多,其中一种是无家可归、生无定所,这和现代人遇到的问题很接近,“无论在欧洲、美国还是中国,这个时代所有的一切都在巨大地变化,有太多事物在发展,也有太多事物在消亡。这在《冬之旅》里时常体现出来。”

不管是男中音还是男高音,《冬之旅》几乎是所有男歌唱家都跃跃欲试的目标。博斯特里奇说,这部作品对男中音来说不太舒服,需要降调,而对男高音来说又有点太低了,“我希望大家在我演唱的时候把歌者忘掉,而是去听作品。有些歌唱家我不认同,是因为他们更多时候是在显示声乐技巧,或者是声乐魅力,但我觉得音乐本身更重要。”

博斯特里奇和杨燕迪对谈《冬之旅》

知识分子型歌唱家

博斯特里奇是众所周知的知识分子型歌唱家。

他并非音乐科班出身,曾在牛津大学接受正统的文科教育,作为历史学博士,他的论文题目是《17至18世纪的巫术》。

过去二三十年,博斯特里奇笔耕不缀,常在报刊发表音乐类的散文和短小的评论文章。前几年,他还出过一本《舒伯特的冬之旅——一种迷恋的解剖》,从流浪、泪、菩提树等各种有趣的角度解读《冬之旅》。

“对很多人来说,在舞台上演出是局促不安的,但我从小就登台,表演对我来说习以为常,反而是写作让我局促不安,特别是需要提笔的瞬间。”

博斯特里奇笑说,他的写作风格带入了很多个人特性,平时的学习、阅读,聆听不同的音乐、研究不同的美术作品,都是他想象力上的一种补充,真正站到舞台上时,他的头脑又是清醒的,会回到演出的状态。

作为一个歌唱家,他并不强调自己的学术背景,反而更看重表演情绪的激烈灌入。

“我必须能带动观众,到达他们的内心。举个例子,帕瓦罗蒂咬字很清楚,虽然他的歌曲量很窄,但他无疑是伟大的音乐家,他虽然不是知识分子型,也不会影响到他音乐上的成就。”

唱艺术歌曲是否对文化要求更高呢?

“并不一定是这样。歌唱演员某种程度上就和演员一样,文化程度高的歌曲不一定就需要相对的文化背景。”

博斯特里奇记得自己在伦敦看过一出戏,讲量子论的,演员们在台上讲着高深的内容,然而去到后台,会发现他们对这些内容一无所知,“劳伦斯·奥利弗演完《奥赛罗》得到雷鸣般的掌声,回到后台他很生气,问为什么我的演出会得到那么多掌声?那是因为,也许他对莎士比亚剧作的意义了解得并不深入。精神分析学上,这是一种间离效应——你作为演员在舞台上,脑海中想的和观众真正获得的,也许不是同一件事。”

半歌剧版《冬之旅》

《冬之旅》最常见的演出形式是钢琴伴奏,德国当代作曲家汉斯·赞德以前卫大胆的手法,将其改编为男高音与小编制管弦乐团的版本,更富戏剧性,也更富现代性。

此番来上海,博斯特里奇带来的正是乐队版。早在2001年,他就拿到了这个版本的录音,然而直到2010之后,才真正开始演出这个版本。

有趣的是英国剧场导演妮夏·琼斯的加盟,她在赞德的版本里融入戏剧性的影像和装饰,让《冬之旅》变成了一部“半歌剧”。

琼斯曾远赴北欧汲取灵感,运用斜面舞台及多面投影,以黑白影像营造万物寂寥的冬景。失恋的主人公漫步于雪地,独行路上遇见的人与物构成24首歌曲的主题,黑白幻境映衬出主人公几近崩解的内在情绪。博斯特里奇以往的演出片段也被巧妙运用于作品中,如同一面“暗镜”,使剧中人与往昔的他相互映照。现场演奏的乐手则以复古装扮亮相。

“很多人觉得艺术歌曲很难理解,比较敏感且浪漫主义。因为配上了舞台内容,加上戏剧效果的装饰,赞德的版本会让人觉得非常有趣,很多人就是看了这个版本才开始对《冬之旅》产生兴趣。”

演唱钢琴版和乐队版有何区别?

“钢琴版的伴奏体量很小,所以在演唱时更自由,处理上的选择比较灵活。现在这个比较固定,我在一个巨大的幕布前面唱,整个场面也变大了。”

演唱这个版本是否有歌剧的感觉?

博斯特里奇认为,歌剧和艺术歌曲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尤其是舒伯特的歌曲,本身就有很多戏剧性的体现,“《冬之旅》是一个独角戏。如果是传统的钢琴伴奏,我会比较严肃地去装扮,比如就穿一身黑,在小空间里演绎,但这个版本有影像和多媒体,就会更有戏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