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onedaystand 2018-09-07 17:39

原标题:心痛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更痛天才麦金托什的格拉斯哥艺术学校的二次毁灭

麦金托什所设计格拉斯哥艺术学校,14年大火后修复了五年,2018年 9月就要在他诞辰150周年开放了 ,6月中却半夜突然大火,烧得只剩框架了。巴西国博大火是没看过只能根据数据理解的遗憾,而对麦金托什这个我更有切肤之痛。

当我们提起英国、建筑、艺术、文学时,越来越少人想起格拉斯哥了。毕竟经济决定影响力。它也没多少游客,但我还是要去,只因它有查尔斯·雷尼·麦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1868.6.7 – 1928.12.10)。

这位身兼建筑师、设计师、水彩画家的鬼才,是现代设计的奠基人之一,现在竟然越来越少被提起了。然而,正如巴塞罗那总是更受欢迎,跟他算同一时期、属同一运动的高迪,却是越来越受推崇。那么,为何偏爱麦金托什?这一篇我想好好地做个自我解答。

因为实在太喜欢了!忍不住低仿麦金托什的字体和风格来写4个小标题:

还是要先从这两个总是很容易让人懵○的运动说起。近年,新艺术风格 Art Nouveau 越来越受大众关注、身价飙升。建筑有高迪、绘画有克里姆特 Klimt(席勒 Schiele早期也是新艺术风格)、插画彩色有代表穆夏 Mucha、黑白有代表比亚莱兹 Beardsley,后面延伸到美国,可以在《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里的 装饰艺术风格 Art Deco。这可以说是人民大众比较喜闻乐见的风格了。

然而,英国的工艺美术运动 Arts and Crafts 更早,不但影响了欧洲和世界新艺术运动,也对现代设计产生了深远影响。

Daily Record building, Glasgow: perspective from the south-east, 1901

© The Hunterian, University of Glasgow 2014.

新艺术风格崇尚曲线、自然、有机风格,而工艺美术其实更多是一种中心思想,由罗斯金 Ruskin 和莫里斯 Morris 两位爷提出,并发扬光大:

①工业化发展迅猛,而工业设计太丑,因此呼唤有艺术性的设计,回归古典审美;②中产和知识分子越来越多,皇室和贵族喜爱的维多利亚风格太浮夸,因此提倡简约自然的设计;③西方兴起向东方(特别是日本)简约和平面的艺术风格学习

麦金托什就是这样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你能看到他为适应工业化生产提炼的现代造型理念,也能看到他爱用玫瑰等符号,强调艺术审美和细节精致的一面。

以及当然少不了的原因是:

19世纪末,格拉斯哥因造船业和海洋贸易一时风光,成为大英帝国的第二大城市。经济发达,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自然提高,生出很多偶像组合——Glasgow Boys 和 Glasgow Girls——终极最强的便是 Glasgow Four!两对 CP 组成的组合。

虽然上面这逻辑是我编的,但这背景和三个团体的名称是真实的,格拉斯哥一众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共同形成了一个学派——Glasgow School。

并不属于 Glasgow Boys 的麦金托什,在格拉斯哥艺术学校读书时,认识了来自 Glasgow Girls 的画家兼玻璃艺术家 Margaret MacDonald 和她的妹妹 Frances。同时认识了同事Herbert MacNair。麦金托什后来和 Margeret 成婚,而 MacNair 也则娶了她的妹妹 Frances。

White Rose And Red Rose,Margaret MacDonald

© The Hunterian, University of Glasgow 2014.

四人相互欣赏、互通有无,一起举办联展,以 Glasgow Four 格拉斯哥四人组 的名头在在欧洲一时风靡。TA 们也被称为Spook School。除了麦金托什,可以一窥另外三位的风格,喜爱用鬼怪题材,人体扭曲,和 Beardsley有的一拼,确实是比较 “鬼异”。

Women Behind the Sun,Frances MacDonald

而麦金托什会在室内设计和家具作品中加入 Margeret 的作品作为装饰,有时都分不清楚谁是谁的作品了。直男直女审美竟能统一,羡煞旁人呀。

旧与新

和工艺美术运动两大男神 Ruskin 和 Morris 一样,麦金托什推崇向古典学习,他称之为 Spirit of the Old。他曾因赢得设计比赛获奖学金去意大利游历,期间深受被哥特式、罗马式和拜占庭式风格建筑影响。

当你走进麦金托什的建筑,大理石和铁条的凝重让你产生穿越千年的错觉,而对玻璃等新材料的运用,又让他的建筑充满现代感。

Glasgow School of Art

统一定制

因为是多面手,又有太太助力,麦金托什总是提供从建筑—彩色玻璃—室内硬装—墙纸—灯具—家具—器具—地毯的整体一条龙风格设计。

不仅是房子,教堂等公共建筑全部统一高定,留下他的玫瑰与方格。

The Mackintosh House

Queens Cross Church

简约留白

虽然所有物件都是精心设计的,但绝不会过火,这是他向日本建筑学习的结果。想想维多利亚时期的浮夸风格,麦金托什竟能如此冷静,可说是相当超前了。而他又不忘在墙上贴个玫瑰、横梁上留个彩色小方格,有趣又有个人标记。

黑与白

你可以看到两个完全不同的麦金托什——森严的和温馨的。深色是多个世纪的主流——毕竟煤油灯容易把墙熏黑,而有了电灯以后,麦金托什大胆使用白色。要白就要百得彻底:他从自己的卧室设计开始。

同时,他一般在私密的、女性化的场所使用白色,例如卧室和柳茶室(茶室是 lady 们去的私密场所),而在公共的、男性化的场所——例如客厅、教堂、学校里则多使用深色。

直线、方格和玫瑰

不同于其他新艺术风格——有着过多的曲线、把花花草草都画上去,麦金托什更喜欢使用直线。他操控的是线条与空格的比例,我称之为「黑长直」,而且独爱使用玫瑰和枝条,这成为他最重要的设计符号。

直到今天,他那经典的高背椅子仍是不少高级场所和画廊门口的标配,而那定番的玫瑰和方格仍被制成百搭又独特的首饰和窗贴。种草一代又一代人。

无法跳过的当然是格拉斯哥艺术学校。然而我还是来迟了!

等了我一百多年的它,竟在2014年,被一场粗心的大火,烧掉了几乎整个图书馆,甚至影响了大部分的建筑。直到今天,大楼依然裹着触目惊心的绷带,重建工作仍在严谨缓慢地进行中。

格拉斯哥艺术学院是麦金托什的硕士毕业设计!

正面大气肃穆,斑驳墙面加上配上巨大的玻璃,冲击力扑面而来。侧面则能看到更多反映麦金托「黑长直」设计风格的窗户。

一图看尽麦金托什风格——左面的柳条门条,右面的玫瑰窗条,外面的格子路灯,正中还有高定的字体作为门牌。

给玫瑰们来个特写,心花怒放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这字体就是这么带感,还带装饰的格子。

网上找到一套字体 +「表情包」,敲萌敲想用啊!

里面的设计也是一体化的。熏疼啊,大火烧掉的就是下面这图书馆。

Willow Tearooms

看完黑色的GSA,继续我们的白色之旅,位于 Sauchiehall Street 的 Willow Tearooms 于1903年开门,从家具内设到外部建筑,由麦金托什全权负责——到今天,它仍是格拉斯哥最火爆的茶室——大部分的人是为了朝圣而来。2016年开始,这一苏格兰历史文化遗产的开始修复,计划于2018年6月麦金托什诞辰150周年之际向公众开放。

外面又是「黑长直」铁条和字体,里面依然提供从彩色玻璃、灯具、内饰、家具——甚至餐具的全套设计。

而下面这张经常出现在艺术通史里——来自曾经的麦金托什设计的英格姆街茶室内饰,上面的壁画实在太美,是他的还是夫人的画作?现收藏于凯文葛罗夫博物馆 Kelvingrove Art Gallery & Museum。

顺便提一嘴这个博物馆,是1901年苏格兰世博会会场,大概是我见过的城市博物馆里最文理双全、又最有趣的一座,每天下午还有风琴live。展品竟然从 CERN 的粒子对撞机,到达利的 Christ of Saint John of the Cross(竟然在这里!太震撼了),到威雀 ——the Famous Grouse 威士忌上面那只鸟的标本——看到的时候笑死我了!真实反映格拉斯哥人的闷骚。

Lighthouse

这是麦金托什的处女作。灯塔这名字也很有象征意味,麦金托什确实照亮了航海红利期过后的格拉斯哥。没有麦金托什留下的方格和玫瑰,这座城市,可能真会泯然于欧洲千万城市中。

夜幕降临前的最后一拍,看到由新一代设计师添加的霓虹灯和字体特别可爱,也像在宣告,格拉斯哥会在麦金托什留下的遗产中继续有趣下去。

在不被仍可的百年后,麦金托什仍然用个人品牌和字体,为格拉斯哥赢得1990年的「欧洲文化之都」称号作了巨大贡献。

作为一个承上启下式的人物,风格又闷骚,他或许不是一眼惊艳你的人。生前他在苏格兰并没有得到很广泛的认同,但他的艺术风格,对欧洲大陆和全世界,特别是维也纳分离派和芝加哥学派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晚年贫困潦倒,没有再接建筑工作,而是专注水彩。

连水彩画都那么有性格,隐约又见黑长直!

当然,现在他是格拉斯哥的骄傲,每年都会有属于他的节日,整个城市都是他的作品。受他影响的学派和艺术家无数。格拉斯哥艺术学校带着他的魂,仍是世界上一流的艺术院校。

世间再无麦金托什,时间不会忘记他,150周年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