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杨紫2018-09-06 15:22

艺术项目“乱纪元”发生在上海愚园路的一座昔日的老邮局。这所在展览之后开业,被称为“愚园百货公司”的咖啡厅和社区活动中心保留了原本的建筑格局。一组简化了的多立克式圆柱联成拱门,横贯于空间,将它一分为二,让人们不禁猜想,这里曾是区分接待大厅与工作人员办公室的视觉屏障。然而,由于此处曾经具有的公共机构属性,被区分的空间的私密感仅仅是相对的。街道、“大厅”、“办公室”之间全部由大面积的玻璃连接,将自己裸露给彼此,通透、开放。

▲ 《乱纪元》(局部),2018,尺寸可变,综合媒介

与此同时,年轻的艺术家徐新武从杭州搬到上海松江已约一年。他开始慢慢地熟悉这片近海的工业区,也开始筹划之后创作的推进方向。为人们相对熟知的丙烯绘画之外,他开始用毛笔绘画许多纸上小稿。臆想中的广阔空间中摆设的那些装置,逐渐和他生活的环境产生了化学反应。他开始捡拾工业区中常见的废料与垃圾,在储藏绘画的工作室中欣赏它们,摆弄它们,习惯它们。

▲ 《乱纪元》,2018,尺寸可变,综合媒介

在画廊家友人的引荐和说服下,徐新武来到“愚园百货公司”,开始寻找自己的生活、创作状态与如此饶有个性的空间对话的可能。他看见红、黄、绿的水磨石地板之间纵横的金属线,看见“办公室”比“接待大厅”高出来的一阶台阶,看见未来营业时会使用到的、敦实的翠绿色咖啡吧台。亟待解决的是:如何不违背自己绘画中一贯坚持的线索,即利用色彩、肌理和空间关系的营造,激活观看对象对自己身体和外在世界能量的感受,在不能大刀阔斧地破坏和改造空间的条件下,将“愚园百货公司”浓重的审美趣味收编其中?

▲ 《秘境18.01.18》,2018,布面丙烯,150厘米 x 130厘米

作品《乱纪元》是展览陈列的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徐新武将之前未完成的大尺幅绘画平摊在地台上,放置捡来的烟囱、木料、纸壳,以及被涂上金属漆的喷射式泡沫塑料。廉价的LED光带游走在整组装置间,让具备物质感材料的光泽再次反射,以凸显作品层次。徐新武绘画中“角力”的色彩、形式和空间关系——例如,同样在“乱纪元”中展出的《秘境18.01.18》中,一块棱角鲜明的黄色块从混沌、纠缠的蓝、黑背景间跳脱出来,在产生令人诧异的节奏同时,也在静止的、摒弃故事叙述的平面形成戏剧效果——在《乱纪元》中亦被保留下来,并延续在材料和立体空间的维度,在维度上同样制造紧张感。同时,观众需要围绕着这组装置才能窥得作品全貌,绘画固有的运动感(即“角力”的创作方法)因此被加强。

▲ 《乱纪元》(局部),2018,尺寸可变,综合媒介

▲ “乱纪元”展览现场

徐新武并非以对抗的姿态处理与现成空间的关系。他更多是顺势而为。在了解空间的局限之后,艺术家将新近的绘画安排在里间的“办公室”,与临近街道的“接待大厅”区隔开来。这样的动线鼓励观众先观看装置,再揭露这些装置诞生的源头。他也借力使力,尽力促成空间既有的墙面、地板、灯光条件等的“和解”——另一组装置《秘境·丛林》就地取材,直接“拿来”了“愚园百货公司”收购的装饰植物;形似宇宙飞船而无法搬移的咖啡设备被他放置了一个装饰用的金球,从而带入到展览的语境内;斜放的金色木棍又与石质地板间的金属收口条形成隐秘的呼应。和谐的视觉呈现背后,时间和空间的错位产生了。这种错位既包括发生地作为邮局、名人故居、展厅及未来各类场所的功能性错位,也包括松江工业区与新打造的都市市民休闲生活环境的错位,甚至也还包括了在中国新进粉墨登场的、阶层审美习惯的错位。

▲ 《秘境·丛林》(局部),2018,尺寸可变,综合媒介

关于作者

▲ 杨紫近照

杨紫,现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具有近十年的艺术评论写作及策展经验。

他曾于2008年参与UCCA“青年批评家计划”(YCCA),研习艺术评论写作;曾任《艺术界LEAP》杂志编辑,并为《艺术界LEAP》《艺术论坛》中文网和《艺术新闻中文版》等杂志长期撰写展评及其他学术性文章;担任《王音:礼物》《刘韡:颜色》《徐震:没顶公司出品》《曾梵志:散步》画册的执行主编。其近期独立策划的展览包括“肉身:恐怖谷”(A+亚洲当代艺术中心,上海,2016);“密室”(上午空间,上海,2016);“Pity Party”(sleepcenter,纽约,2018)等。

1535687060179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网站页面设计、版式编排、软件等,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jingxin@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