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靠谱文艺 2018-09-06 09:41

原标题:万千少女喜爱的网红独角兽,在中世纪就被织进了挂毯里

独角兽身上的标签,不只是“少女心”这么简单。在西方的神话中有这样一种优雅的生物,它身形似白马,却因为头顶上的独角而与众不同。

《纳尼亚传奇》中的独角兽

它高贵,优雅,神秘,充满了魔力,是一种圣洁的动物。在许多西方魔幻类影视作品中,像是《哈利•波特》《纳尼亚传奇》《梅林传奇》等等,我们都能见到它洁白的身影。

The Maiden and the Unicorn,Domenichino,1602

传说它喜欢把头枕在纯洁少女的膝盖上入睡,因此猎人们往往用少女作为诱饵,趁机捕获它。

独角兽的来历

独角兽(unicorn)在传说中通常被描述成一种具有马身,头顶一只单角的动物,公元前398年,古希腊的史学家克特西亚斯(Ctesias)在他的著作Indik(OnIndia)(编辑注:这是西方作家创作的第一部关于印度的著作)中写道:“独角兽生活在印度的森林中,身材与马差不多大小,甚至更大。他们的身体雪白,头部呈深红色,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前额正中长出一只角,约有半米长。”

从此,独角兽这个神秘的形象便流传开来。

St Etienne Medieval Tapestry Counted Cross Stitch or Counted Needlepoint Pattern 动物们向圣司提反的遗体致敬,约1500年

在希伯来人的《圣经•旧约》中它们更是被频繁的提到:相传大洪水来临,动物们都登上了诺亚方舟,唯有独角兽过为庞大无法登船,因此它用尖角推动方舟前进,最后却葬身海中。

巴黎「神奇的独角兽」专题展览现场

而在中世纪《自然史》(Physiologus)的预言中有这么一段描述:一个独角兽被一个少女(代表圣母玛利亚)所捕获,独角兽看见她的时候,就把它的头在少女的大腿上睡着了。

圣母玛利亚与被猎杀的独角兽,约1460-1470年

这段描写便构成了中世纪的独角兽的基本概念和象征,随后也经常出现在艺术与宗教之中。在中世纪的基督教界,一些狂热基督徒将独角兽的死亡解释为基督的热情,将独角兽被处女捕获解释为基督和圣母玛利亚的关系。

独角兽铜水壶,约1400年

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独角兽通常被刻画成一种野生的森林动物,象征着纯洁和优雅,只能被纯洁的处女捕获。

巴黎「神奇的独角兽」专题展览现场

许多的中世纪艺术,包括木刻,铜雕,彩灯,以及织锦等都有对独角兽的描述,尤其是关于寻找独角兽的故事。而独角兽图形的徽章被贵族用于绘制纹章,迄今依然保留在英国和加拿大的国徽上。

中世纪的独角兽艺术

独角兽是中世纪中非常常见的一个符号,它代表着女性的贞洁和欲望这两种相反的情感,其实独角兽性情暴烈,但非常喜爱纯洁的东西,尤其容易被少女的体香所诱惑,因而只有在见到处女的时候才会被降服。

巴黎「神奇的独角兽」专题展览现场

除了在古籍书中的绘制和雕塑形象之外,独角兽的延伸艺术多出现于挂毯画之中,也是常常伴随着少女的出现。

巴黎「神奇的独角兽」专题展览现场

在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挂毯画也是最被珍视的艺术表现形式。

特别是法国和英国有飞跃性的发展,在被用来装饰的同时,也含有对权利、地位的象征意义,因为它通常耗工非常大,自然告诉了人们订购壁毯的人在金钱和地位上的优越。

巴黎「神奇的独角兽」专题展览现场

挂毯是繁琐、精美、高贵的,丰富的色彩、细密的纹理和神秘的故事是其艺术魅力的所在。在中世纪,挂毯有着双重的功能:它们不仅仅是象征身份的装饰品,还可以起到给房间保暖的作用。

淑女与独角兽

这组名为《淑女与独角兽》(La Dame àla licorne)的中世纪挂毯,是法国的珍宝,曾出现在女作家乔治•桑(George Sand)和奥地利诗人莱纳•玛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的著作中。

该作品创作于16世纪,由法国的一个贵族家庭委托当时的织工创造。《淑女与独角兽》曾备受美誉,被称作中世纪的蒙娜丽莎。

不过这些精致而珍贵的挂毯一度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直至19世纪后期,人们忽然对中世纪艺术重新感兴趣起来,它们才得以再现于世人面前。

关于这组独角兽挂毯还有一个情爱故事:在十五世纪,国王宠信的贵族尚•勒•维斯,为了庆祝在宫中日益崇高的地位,雇请才华洋溢的细密画画家尼古拉斯•希利亚德(Nicholas Hilliard)为他设计六幅挂毯,尼古拉斯在创作期间无意间看到客户的千金克洛黛尔,大为惊艳。对她的追求让他落入了一张情网,困在夫妻、亲子、情人与仆人之间的脆弱关系中。

六幅墙壁大小的挂毯是经典的“mille fleur”(千花款)风格,主要描绘对象包括在花园里的中世纪女士和时而伴随在其左右的婢女,以及总是在身旁的独角兽。深色的背景上饰以自然的图案,其意义在于表现这些女子对五种感官所代表的物质世界的拒绝,和对精神世界的追求。

其中一幅名为“我唯一的愿望”的画中,画中的年轻女人把项链摘下放回手饰盒中,以此表明了她对物质诱惑的舍弃。

画面当中的独角兽时而温柔地依附在淑女的膝盖上,从她手上的镜子中贪恋地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时而扬起前蹄,认真地嗅闻着淑女手中花环散发出的芳馨;时而又沉浸在淑女和女仆演奏的音乐声中流连忘返。

挂毯精美绝伦的工艺和鲜艳明快的颜色都是很令人惊艳的,那可是几百年前的中世纪,而独角兽与淑女的故事则又是一个永恒的谜,等待我们解读出它深层次的喻义。

如今这些可观性极强的挂毯被法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现在由于独角兽特展的需求,正在国立中世纪博物馆展出。

狩猎独角兽

曼哈顿修道院(大都会博物馆分馆)的镇馆之宝毫无疑问是这些“独角兽”的中世纪挂毯了,这些挂毯品相极佳,创作于16世纪的比利时布鲁塞尔,描绘了狩猎独角兽的场景。

尽管学者们已研究多年,但它们依旧保持着神秘:这些独角兽是耶稣的代表吗?又或许象征着对爱情和婚姻的歌颂?尽管作品上刺绣着两个首姓名字母“AE”,却迟迟无法被破译。

这件名字为《围栏中的独角兽》是来自于荷兰北部修道院中世纪挂毯,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曼哈顿修道院分馆,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件展品,是小约翰•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 Jr.)在1937年捐给大都会的。

早在上世纪初,坐落于中央公园的主馆与曼哈顿北部的修道院分馆(The Cloisters)就已并存于世了。修道院分馆用于收藏中世纪展品,可以说没有到过这里,就不能算完整见过大都会。

博物馆中现存的另外一件独角兽挂毯《猎捕独角兽》是“千花款”的经典之作。画面中一伙盛装贵族外出打猎的景象,记录了早期文艺复兴时期,欧洲上层生活方式的若干细节,比如服饰、建筑和武器等等。

神奇的独角兽

很偶然在法国遇到关于独角兽的特展,这次在巴黎的国立中世纪博物馆的一批以“独角兽”为主题的收藏品,涵盖挂毯、雕塑、手稿等形式,探索中世纪欧洲对这种“神奇生物”的尊崇与喜爱,呈现数百年来人们对独角兽形象的诠释。

刻有狩猎独角兽场景的木匣,15世纪晚期

像是前面提到过的法国的国宝级文物《淑女与独角兽》壁毯,也在本次的展览中出现,当你面对着巨幅的作品时,会有特别震撼的视觉感受,这也是被认为是现存最重要的中世纪艺术品之一。

海报,Tomi Ungerer,1968年

其他展品还包括一批近现代艺术家以此为灵感创作的艺术品,例如法国剧作家让·谷克多(Jean Cocteau)独角兽主题芭蕾舞戏服、视觉艺术家 Maïder Fortuné的视频短片、汤米·温格尔(Tomi Ungerer)设计的海报插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