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近日,艺术家陈文令在上海言午画廊呈现了“常规语境之外”的28件(套)雕塑、装置作品。与展览同名的重要作品“超常规”是由陈文令的两件创作时间相距近20年的旧作“混搭”而成,充满正能量的红男孩雕塑与迷狂拜物主义的抱猪男相“依靠”,不仅为观者揭示了展览作品独特的场域性质,同时也是艺术家长期以来在社会与自我之间冲击的创作逻辑的体现。

两个多月前,艺术家陈文令才确定要筹办本次“超常规”个展,按常规而言,这么短的时间是一个无法实现的个展。而今天,他却超常规地呈现了这个完整的个展,或许,超常规的扩散思维正是艺术突破的前提。超常规是一种思维方式,也往往是艺术家赖以打破常规、以与众不同的形式语言脱颖而出的秘径。

1

▲ 艺术家陈文令在展览现场,《在别处》,420x310x235cm,铜着色 ,2018

七月以来,长期将网络作为信息渠道的人群遭遇了密集的热点事件袭击,人们透过或多或少的文字体会着这个没有边界的社会。相比过去,更丰富的内容出现在事件投射在独立个体的反射上,相对于“高高挂起”远离热点的态度,笃定地发声成为证明“个人存在”的一种方式,同时也间接证明了,人们对于“情绪”的感知与外放的能力被逐渐发掘。

这一次的他试图通过打破一场常规的展览,增添艺术批判的力量。相对于过去灾难总是发生在一部分人——也就是通常被称为弱势群体的小群体之上,如今的场面变为弱势不再是少数人专有的词汇,人数的多少不再是衡量力量的基准。显然,敏感地陈文令在这种转变之下产生了新的思考:

“假设到现在一个艺术家还只是追求很抒情的东西,对社会很漠视,对社会所发生的东西没有一点感知的话,将来也会是受害者。所以一个人如果没有在进程中形成一种社会观的话,谁都有成为难民的可能。”

2

▲ 陈文令《超常规》,720x250x180cm,铜着色,2018

因此,我们在这一场展览中仍旧可以看到特属于陈文令的符号,不论是十多年来色彩依旧明亮的小红人,还是金色摆着夸张姿势的猪,只是在艺术家的安排下,两者开始产生猛烈的碰撞。他将自己眼中所看到的奇特、诙谐、不平衡、不和谐利用到以往作品的重新组合之中,正如他如今所面对的社会,沉重与轻松以不协调的比例共存。

3

▲ 陈文令早期作品

4

▲ 陈文令 《倒立》,300x142x63cm,综合材料,2008-2018

陈文令的作品故去总是出现在开放式的环境下,物欲横流的商场的走廊中部,冰冷建筑物的喷泉中央,或是鲜花展览会的蓝天白云之间,似乎他的作品需要一些宽阔的空气以承受压力。《超常规》却不同,白墙、方正的室内空间,使得他将面临一个难以“拓宽”的场地。但打破以往经验的情绪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因此原本站立的雕塑被倾倒,不够高的房顶上被打开了一个洞。陈文令在保持雕塑语言的同时,尽力突破装置的范围,催生出雕塑的当代性。而空间的束缚也带来了另一层含义,即对“自由”的拓展讨论,陈文令在《超常规》的自序中写到:

“在现实中,根本没有决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在有限制的条件中获得的自由更是弥加珍贵的自由。任何艺术家的任何个展所能获得的自由都是有限的。在极其有限的自由条件中往往能够逼迫艺术家更大创造能量的喷发。我这次“超常规”个展无论是时间,资金还是空间都是很受限制的,既然带着镣铐还想舞蹈得更精彩,必须超常规的放电思维和自我革命,才有可能找到令人眼前一亮的艺术地带。”

值得注意的是陈文令所创作的图式有超出想象的广泛传播以及接受度,雕塑作品不再是固定与沉重的艺术门类,互动量的提升带来了观者阶层内的认知与理解,也不禁让人产生疑问,不同于85新潮的政治波普的作品,为何能带来相似的气质。

5

▲ 开幕式现场,艺术家陈文令致辞

6

▲ 开幕式嘉宾合影

7

▲ 开幕式现场,策展人顾振清致辞

策展人顾振清是陈文令近二十年的老友,认为陈文令所创造的形象的内在有着两种逻辑:

“陈文令各种生动的形象符号往往是一种逻各斯中心主义化的视觉文本链条,互相链接,互为因果。它们可以是侧向思维、逆向思维的结果,诉诸入世、夸张和自我搏斗;也可以是平行思维、多元思维的出口,诉诸出世、高蹈和宇宙奥义。”

8

▲ 开幕式现场,左起:艺术家陈文令、策展人顾振清、宝龙文化集团总经理裴今梅

而在与陈文令协作完成此次“超常规”展览的宝龙文化总经理裴今梅看来,“超常规”是一个当代艺术家在面临困惑时想到的突破方式:“我觉得超常规实际上是一种能力,是艺术家他能够打破常规,去创作作品的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是所有艺术家都渴求的:怎么样能突破常规,用自己的艺术语言去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艺术。现在看来,文令已经找到了突破常规的办法,是在追求自身艺术创作的境界。”

9

▲ 开幕式现场,陈文令与嘉宾合影

打破平衡的同时又创造新的平衡是作品实体首要传达的感受,人物形象硕大的脚掌与细长的腿使得作品有一种向上的趋势,像是抽离某种环境的动势,但这里的向上不代表着正向的能量,就像作品中大笑着的面庞不意味着积极的情绪。陈文令能够在张牙舞爪的兴奋中保持绝对的冷静,无论多荒诞与戏谑的排布最终都指向沉着的发问。每一件小红人或者是猪形象的作品内都包含着“人”的影射,表面与内部传达着极具反差的含义。

作品视觉表面的通俗性暗含着寓言式的叙事与反讽的调侃,是一种类似于《山海经》式的图像发展脉络,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所提取的传统内容并不是所谓的官方的、正统的,更多的应该是源自于民间,带有活力、野性以及大地的气息,或者可以说这是属于陈文令的潮流元素。这样的艺术形式有一种特点:源源不断的贴近土地的不安分的喷发。

10

11

▲ 开幕式现场

批评家马钦忠将陈文令的述说方式总结为“城市民谣”:“我认为陈文令的作品在雕塑思考方式上,拓展了当代城市民谣雕塑的表达方式,那是当代城市的民谣,他唱的歌、讲的问题都非常通俗,运用的也是生活中的语言,有时候甚至是以爆粗口的方式呈现,这样明确的表达了他的野兽态度和他的文化态度。”细想民谣在音乐中的身份,确实颇为相似,这一种似抽离非抽离的表达,是个体既孤独又急需依靠的挣扎与徘徊。

艺评家孙振华对这一山海经式的图式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陈文令他的作品是关于当代生活的山海经,呈现的是一种超真实,是当代社会精神酝酿。他的作品看起来很奇异、奇特、夸张,但正是在发生、急剧变化当代现实。通过对熟知图象构图梳理、放大,在视觉上给观众一种和作品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感体验,很熟悉有依据,但却从未见过这个作品的这种距离感。在距离感中他透露出自己的想法,因此他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缝隙与空间来展现自己的观念。”

12

▲ 陈文令《长天秋月》 ,260x170x80cm ,综合材质,2017

13

▲ 陈文令《鉴古知今》,300x190x370cm,不锈钢,2017

14

▲ 陈文令《蛇仙》,231X100X100cm,综合材质,2018

15

▲ 陈文令 《随处可坐禅》192x120x82cm  综合材质  2017

还有一系列作品则与上述不同,比如《随处可坐禅》、《鉴古知今》、《长天秋月》、《蛇仙》,它们所呈现的是陈文令思想星球的背面,是他潜意识里所蕴含的能量,关于信仰和自然。是他在独有的沿海地域环境中形成的对于自然精神和幻象的追求。观者从他接近社会现实的一面中脱离,转而走向虚无缥缈的力量之中。

萨满教中人间与超然界的途径现形象,通过材质的反射,背离常理流逝的凝固,形成了陈文令作品中神秘的角落。来自云南的管郁达教授提到了作品中的狂想:“他的作品实际上是在人性、人欲、和神之间的,是一种天人交战。是人世间的才情,就像我在昆明的民间的五百罗汉中所见到的,这些罗汉都是有人格的和尚,但是他们不丢人欲,不脱离人性,但是又有超越,这种超越是什么呢?是一种狂想。人欲和神性的共存带来一种矛盾的精彩。”

16

▲ 开幕式现场

17

▲ 陈文令《行走的人》,390x150x260cm,综合材质 ,2017

陈文令非凡的想象力使他游刃有余地连接于大地与超然界之间,展览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发掘他的多元转换在艺术风格上形成了强烈的特征:

“陈文令的艺术作品中的一般特征,就是非常具有想象力,这是和他本人很多痛楚的生命历程密切相关的,因此他的表达中伴随着一种生命感受的、生长的形态。同时他作品中幽默和想象杂糅的因素,又和他生长的闽南地区的民俗特征有联系。可以说他的作品中有西方20世纪以来现代主义语言探索的共同特征,但更重要的是他取自乡土的、民间的个人语言的转换。”

18

▲ 开幕式现场

19

▲ 陈文令 《绝地生花》,256x110x75cm ,综合材料 ,2018

不论是女权主义流派对于“审美”的攻击或是达达主义对于艺术权威的质疑,对现存的状态进行反抗早已有之。只是在对社会问题的责难方式上,陈文令的态度蕴含着中国传统的哲理,不同于直进而攻击,而是如同老庄学说所呈现的,对于世界的本源进行追溯从而勾画出埋头思考的形象,往往能产生经得起推敲的强韧效果。

作品中不乏有智者的形象,于岌岌可危处,于行到水穷处,这与陈文令中国画出身的背景十分相关,天人合一与禅学,形成了力量相当的控制。因此那些独具个性的形象不应该被简单地称为符号,他们是包含着多元文化含义的不安分的因子,仙鹤、龟、树在他的手中进行了文化转变,落地于商业社会。

20

▲ 开幕式现场

合美术馆执行馆长、批评家鲁虹对于陈文令在艺术史中的角色进行了分析:“从艺术史的角度看陈文令的作品是对达利的超现实主义的发展,但是在符号组织上,我想到一个词就是困扰,这个符号里面来自闽南的民间符号,也有他从书中转换的符号,有传统中失散的符号,他把它混杂起来,利用雕塑塑造手法,还有现成体的混搭进行创作。混搭和材料是表现他对人类生存以及环保的纵纵思考。从时尚的角度切入,他的视觉是在不断转换的,比如经济危机时期的《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带有国际的视角,他的视野很开阔,因此风格也在不断演进。”

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也注意到了陈文令思维的前瞻性以及视野的国际化:“他首先具有地域文化关怀,和国际文化关怀,到当下更具有国际化三方势头,游走在东西方的关系之间。另外他对人类生存的关注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他的视觉表达中是层层递进的。这些内容可以卡通可以细腻,他的内容越来越开放,透露出未来的大师气象。稿、想法、创作、实体这些互相交叉融合,使他的作品走向共同。”

21

▲ 开幕式现场

在现实与超然的交错间传递的是陈文令对道德底线的重新认知,艺术家同样也是焦虑的,只是他们已然知晓焦虑是不敢爆发的愤怒,是压抑带来的反作用力,因而愿意打破安全框架,面对冲击。十年前对于消费主义的反抗延续至今仍旧有效,但处于由人的社会属性构成的世界之中,人们仍需要将自我缩小以加入阶层的群体之中。

侨福芳草地入口旋转门中央,略大于人,带着骄傲神情的贵妇猪一圈一圈的旋转着,时间累积,焦虑翻滚,人们已然认清自己的焦虑情绪都在被当做商品贩卖时,一种平行于商业社会逻辑的“超常规”正在激情生长。

对话 “凤凰艺术

凤凰艺术 X 陈文令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22

▲ 艺术家陈文令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Q:你早期的作品比较关注个人感受,此次更多介入社会,带有批判现实主义的色彩,这次“超常规”是因为前段时间的“疫苗事件”吗?

陈文令:

在20多年前我做小红人系列时,是比较关注个体的生命体验。但到后面的猪系列,其实慢慢是由内向外发展的,从关注自己慢慢走向进入社会关注社会,或者说是当下比较有意思能引起人的思考的事情。

今年邀请我做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一直在犹豫,因为第一次来这个空间看没有找到感觉。后来我回北京的时候,疫苗事件爆发了,突然有了一个思路。为什么展览叫“超常规”?第一是时间非常得短,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要呈现,是要有一种很反常规的方式。第二是这一次有一种把雕塑作品拿出来做装置的感觉,比如我这次展览有一些作品是我20年前只在厦门亮相过的作品,把他们和其它作品放在一起,有一种集成艺术的感觉,就是自我集成,自己的作品各个时期的现成,来重新解构,重新重建的一种新的秩序。

其实十多年前我开始创作猪系列的作品,表现的还是消费主义那种价值观的一种异化,也是对社会有一种隐意的批判。经过十几年之后,我们的国人应该慢慢告别那个阶段了,我想把以前的关于消费主义人性的某种异化,没底线的一些东西,与一些代表正能量的东西,像小红人这种相对阳光正面的东西,重组一下,组成邪不压正的一种关系。

代表主题的《超常规》这件作品,其实很快就做出来了,但是这两个作品重组之后,它产生的观点和意义是不一样的,针对性也是不一样的。而且当两个非常熟悉的,观众看都爱看的作品重组,它也能产生新的设计细节,新的设计语言。我自己都感到非常的意外,所以这就是一种超常规的时间,超常规的条件。

所以我这一次一直在利用这种局限性在展开一些工作。比如作品《在别处》已经顶到天花板了,一般的经验肯定就要撤回北京了,或者放到户外,但不太合适。最后我们就在天花板挖了一个洞,作品恰好一公分不差的可以进入。这种东西就很有意思。我就觉得,这里面也能够用一种比较超常规,带有游戏式轻松的诙谐幽默的方式,重新组合一个新的有意思的一点在地性的作品。

23

▲ 开幕式现场

Q:在这次展览的准备中, 你能感觉到自己开始“超常规”,在艺术创作和展示呈现上也更加自由了,那这种创作方式延续下去吗?

陈文令:

我是这样理解超常规的,作为艺术家,毕生应该要处于那种比较异常、超常规的状态;而作为人,拥有人性和社会功德,保持社会秩序又需要处于一种按照常规,符合日常经验的工作方式。

但我们今天的时代恰恰有时候是反过来的,我觉得很多艺术家是很日常、很常规,但很多事该按照规则来进行的,却非常超常规。就讲“疫苗事件”,是非常破坏常规的。所以对于我来说,希望一直有一种天马行空的超常规的思维方式陪伴我这一生。

如果能够保持这种思维,你就会是一个完全不怕困难的人,对困难、有挑战性的东西,也能很容易游刃有余地把它化解掉。我以前学的是中国画,虽然我在艺术上没有探索特别多的媒介与形式,但我拥有一个艺术家的学习方式,就是杂学,什么东西都学,什么东西都看,什么杂书都读。因此我会利用自己的自由的想法,不按照常规的思路,转换为更物态的装置、雕塑这样的一些东西。

可能我这一生不一定要做特别多有意义的东西,就像我希望哪怕挖一口井、两口井,一定要挖到水,甚至是石油。超常规实际上是一种自由的精神,而且是约束之下的自由,其实这种自由才是真的有价值的自由。超常规是思维脑洞的打开,思维的革命性所转换出来一种生产力量,一种精神生产到物质生产的力量,所以我觉得这种方式会一直伴随我,我期待的它能够一直伴随我。

24

▲ 开幕式现场,艺术家陈文令与艺术家谷文达

Q:你从来没有进过体制,可以说是一位“野蛮生长”的独立艺术家。在当下拥有多个身份寻求安全感的艺术家非常多,作为一位非常纯粹的自由艺术家,你可以分享一下你的感受吗?

陈文令:

实际上,我多年前拿到了中央美院的艺术硕士学位,其实我也有很多次可以进体制的机会。但我的天性更喜欢摇摇晃晃,适合没有太多牵绊的这样一种生活方式。这样对于我而言是很好的,不会连累国家,也没有连累社会和家人,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存在,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家存在,我觉得很开心。更主要的是我很迷恋一种半饥饿、有点不安全的这种生命状态。我希望自已一直都处于爬坡的状态,有点如锥画沙的状态。我非常迷恋不太成功的、不登顶的这种状态。

我虽然经过一些劫难,但是对我来说,能够化危机为转机,也很快乐。命运它敢给我磨难,也肯定要赐予我别的能量。所以说对于这件事情我不带有埋怨的情绪。

野蛮成长,或者边缘艺术家,或者多苦难,这不是负面的词,这对于我来说是肉体的、灵魂的自由。我觉得人有时候就是要有缺憾,缺失和不完整性会构成你另一方面的完美。

我能体会到站在边缘的好处,在边缘才会看到全貌。有时候站在边缘,看看人挤人,看看地铁口,看看人扎人的地方,对于我而言有益。

人的一生,你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频道相互转换的,短处一指之隔的地方隐藏了一个很大的优点,但优点背后可能隐藏了一个非常大的危机。所以说我不觉得说我边缘,我这一生就没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我一直对自己满怀自信,而且迷恋自己这种生活状态。  

25

26

▲ 开幕式现场

Q:关于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战胜癌症,最近艺术家崔岫闻的去世,引起了艺术圈内对于生命本身的关注。能分享一下你在多年前的经历,和关于生死与艺术的思考吗?

陈文令:

我还是比较有资格谈生死的,人的身上真的有一种宿命论,这点我信,人的很多领域是不可管理,不可控的。但有一点是可控的,就是一定要满怀乐观向上的精神,不要害怕,不要恐惧。我当时得了鼻炎癌的时候,当时也非常恐惧,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事情。但是当时在住院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其实拉丁文里面在讲关于死,是说死其实是由少数人走向大多数的。其实很多得癌症的人,真的确确实实是被吓死的。因此从容,你的免疫细胞各种机能就会上升,恐惧的话,病变就更快。

死亡并不是从多数人走向少数,人这一生在现实的世界里,就像美国人说的,两样事是必须面对的,纳税和死亡,谁都逃脱不了。这面面对死亡,就会绝地生花,你就更有活下去的可能。

经历过生死之后,我觉得自己变的更真诚、更豁达、更自由一些,然后更坦然。因为我觉得人生除死无大事,你除了死都经历过,你还怕什么呢?你还有什么恩恩怨怨呢?你还对这个东西拿得起放不下?但是我经历过后也没有变的飘飘仙仙的,反而生命存在的可贵,要把自己变的更加有价值一些。生命质量要提高,我要更有创造性,甚至我要更智慧地勤奋,更有杰作的劳动。生命危机给我带来了新的认知和专机。

27

▲ 开幕式现场

Q:这一次展览中把以往的作品进行了重构,呈现了对社会的批判,那么接下去还有什么新的艺术计划吗?

陈文令:

实我一直都是一个多元并存的综合体或者矛盾体,我的性格本身也是如此,带有一种悲心焦急,悲喜共存,悲心焦急的感觉。当然我也有出世的,闲云野鹤的作品,所以我爱人性,我也爱神性。并不像文艺复兴时期,把神性推倒,完全关注人性。我觉得人类社会,社会的完整和人的完整性,是要多种东西并存的。

所以说对我来说,我在意更多元一点的,没有确定性的像魔术师一样的事物。因此没有设定说我将来一定是不做什么,或者要做什么,我觉得艺术人生是非常难设计的。我的下半年,今天应该是我职业生涯最忙碌的一年,当然我也希望这一年里面应该有最有智慧的工作。我也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能不能同时做这么多的事而且还能开心、健康,能保持家庭幸福,能维持好社会关系,这是很挑战我的一种平衡力。

所有当代艺术都要有一种空间的在地性,我不能把厦门那个已经准备一年多的大展作品直接搬过来。现在还在准备两个展览,11月份在厦门,有一个规模比现在大两到三倍的展览;年底在悉尼还有一个展览,面临着新的公共秩序、公关安全的挑战。

但是这两个展览,我也希望有一些不确定性,能够边走边看边调整,见招拆招,我觉得会特别有意思。我时常被一种无常性、不确定性所吸引,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的真相,不要害怕,向前走。

展览信息

28

超常规——陈文令艺术展

学术主持:范迪安

策展人:顾振清

出品人:许华琳

展览统筹:裴金梅

展览地点:言午画廊(上海市闵行区新镇路1399号宝龙大厦一楼)

展览时间:2018年8月19日-9月14日

29

关于艺术家

陈文令

1969年生于中国福建泉州

先后毕业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

现居中国北京,当代艺术家

重要个展:

2017 “世外桃源”——陈文令个人展览,中画廊,北京,中国

2016 “万物皆牛”——陈文令大型户外雕塑展,顺义国际鲜花港,北京,中国

2014 “共同体”—陈文令新作展,表美仙画廊,首尔,韩国

2012 “异度风景”——陈文令新作展,品画廊,北京,中国

2011 “对号入坐”—陈文令个人展览,安姿当代空间,香港,中国

2010 “悬案”——陈文令新作展,今日美术馆 ,北京,中国

2009 “紧急出口”——陈文令新作展,卓越艺术空间,北京,中国

2006“幸福生活”——陈文令个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2002“红色记忆”——陈文令雕塑展示行动,珍珠湾海滩,厦门,中国

重要群展:

2016 迈阿密海滩艺博会,迈阿密 ,美国

2016 第三届昌原雕塑双年展,昌原,韩国

2016  “八面来风”——游走金砖计划之巴西,中国当代艺术展,圣保罗,巴西

2016 第十二届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中国

2016 艺术北京博览会,北京,中国

2015 “气韵生动”--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安溪文庙,中国

2015 “丝绸之路”--2015中国艺术交流展NO.1 开罗哈勒旺大学美术学院, 埃及      

2015 “丝绸之路”--2015中国艺术交流展NO.2  卡拉拉现当代艺术馆,意大利

2015 “文明的维度”当代艺术展,银川当代美术馆,中国

2015 “五月方圆”当代水墨展,香港艺穗会,中国

2015 “为时代造像”当代雕塑收藏展,湖北美术馆 ,中国    

2015 第十届艺术北京博览会主体展,北京农展馆,中国

2015 “化生”—中国当代艺术展,蒙斯市老屠宰场艺术中心,比利时

2015 “China8”—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多塞尔多夫机场,德国

2015 亚洲当代艺术展,港丽酒店,中国香港

2015 香港中心艺术博览会,李安姿当代空间,中国香港

2015 第十一届澳大利亚海岸国际雕塑展,科特索海,澳大利亚

2015 “欢乐春节· 艺术中国汇”公共艺术大展,林肯中心,纽约,美国

2015 艺术关爱生命暨今日22开馆展,北京,中国

2014 “再雕塑”—2014三官殿1号艺术展,湖北,中国

2014 中国闽籍当代艺术展,吉隆坡,马来西亚

2014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台北,中国台湾

2014 第十届CIGE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中国

2014“有於上行於下”中日韩新水墨作品展,艺穗会,中国香港

2014 “游乐园”--798公共艺术邀请展,北京,中国

2014 “西云东语--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展”,武汉,中国

2014 “情景”2014——中国当代艺术展,中捷当代美术馆 ,中国

2014 南京国际美术展,南京,中国

2014 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 ,首尔,韩国

2014 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专题展览 “丝绸之路与创意城市”展,巴黎,法国

2014 第二届中意双年展,北京,中国

2014 第九届“艺术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北京,中国

2014 首届中捷当代艺术展,中捷当代美术馆,中国

2014 “另一个纬度”—泉州当代艺术展,泉州1916当代艺术馆,中国

2013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意大利

2013 “交互视象”—海峡两岸当代艺术展 中国美术馆、台湾国立美术馆,中国

2013 丹麦海岸国际雕塑展,奥胡斯海岸,丹麦

2013 中国当代艺术新气象,捷克共和国国家城堡美术馆展,捷克

2013 邦迪国际海岸雕塑展,悉尼,澳大利亚

2013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威尼斯,意大利

2013 “人物群展 ”当代艺术展,香港艺术中心,中国

2013 “形态与意识”中国当代艺术实验第一回展,今日美术馆,中国

2013 第三届登陆新加坡国际艺术博览会主题展,金沙会展中心,新加坡

2013 中国当代公共雕塑艺术展,北京侨福芳草地,中国

2013 第二届“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大同雕塑展览馆,中国

2013 “Art Sanya”:2013国际当代艺术展,三亚九龙湾,中国

2013 “邂逅.艺术直面公众”雕塑艺术展,沈阳,中国

2013 第一届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南宁会展中心,中国  

2013 中国当代雕塑展,宋庄美术馆,中国

2012 “再历史---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巡展,深圳,石家庄,北京,武汉,中国

2012 “偏看:无意识的当代艺术”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12 “大道之行---中国当代公共艺术展”,卡塞尔,德国

2012 “环境与艺术--2012中国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 银川文化艺术中心,银川,中国

2011 第七届澳洲国际海岸雕塑展,佩斯,澳大利亚

2011 “自拍——近代的外表”--昌原亚洲艺术节 Sungsan艺术馆,昌原,韩国

2010 “生存的进化” ——釜山双年展  釜山文化中,釜山,韩国

2010 “The TAO of Now” 白兔美术馆,悉尼,澳大利亚

2009 “对话芝加哥”——中国当代雕塑艺术展,芝加哥,美国

2008 第三届塞维利亚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 CAAC,塞韦利亚,西班牙

2008 “消费”——釜山双年展 釜山现代艺术博物馆,釜山,韩国

2007 “聚热”——今日亚洲 休斯敦美术馆,休斯敦,美国

2006 “超设计”——上海双年展 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

曾获奖项:

1.2015年获中澳艺术大使荣誉称号

2.获2012年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雕塑家前三甲

3.获2011年丹麦奥胡斯市国际雕塑展最受欢迎大奖

4.获2011年 澳大利亚佩斯国际海岸雕塑展公共艺术大奖

5.获2010年“报喜鸟”空间艺术大奖

6.2010 年入选“艺术财经”杂志, 中国百名权力人物榜

7.获2008年 杂志“当代艺术”,五四青年艺术杰出贡献奖

8.获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

9.获2003年北京双年展中国雕塑特展,红色记忆获最受欢迎作品奖

公共收藏:

中国美术馆                 北京今日美术馆

韩国国立美术馆             韩国首尔市美术馆 

首尔斗山美术馆             美国休斯顿美术馆

美国丹佛美术馆             丹麦Arox 美术馆

悉尼白兔美术馆             澳大利亚墨尔本雕塑美术馆

广东博物馆                 福建师范大学

南京大学                   福建省博物馆

湖北美术馆                 厦门集美大学 

惠州市当代雕塑公园         大同"中国当代雕塑馆”

西澳洲州立美术馆           中华慈善博物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             亚龙湾华宇度假酒店

台中雕塑公园               武汉合美术馆 

侨福芳草地大厦艺术中心     四川美术学院

厦门南湖公园               西安益田广场

法国博瓦隆国际酒店

1535687060179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网站页面设计、版式编排、软件等,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jingxin@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