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海派巨擘”任伯年全面亮相辽博,故宫上博等拿出诸多精品

任伯年是“海派”早期的画坛巨擘,花鸟、人物、山水无所不能,而尤以花鸟画、人物画的成就为最。他的艺术风格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徐悲鸿称任伯年为“仇十洲后中国画家的第一人”,英国的《画家》杂志甚至把他与西方的梵·高相提并论,赞扬他是19世纪中最具有创造性的大师。

8月28日,由辽宁省博物馆主办、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院、旅顺博物馆共同协办的“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在辽宁省博物馆一层1号临展厅开幕。

此次展览是近年来全国范围内举办的任伯年展览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同时还呈现了任伯年的师承与影响,包括陈老莲、八大山人等的作品。

展厅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分为“艺术成就”、“师承起源”、“游历交友”、“后世影响”四个部分,共展出任伯年及其相关艺术家绘画精品98件(组)。展览在特定的时空背景下反映出任伯年不同时期的艺术成就,让观者体会其绘画臻于化境的笔墨趣味以及雅俗共赏、清新隽逸的独特风格,进而全面展示任伯年的艺术人生。如早期《东津话别图》《任淞云像》,中期《山水花卉人物屏》《仕女观梅图》以及晚期《钟进士斩狐图》《赵德昌夫妇像》等等。 

任伯年《 山水花卉人物四条屏》辽宁省博物馆藏

任伯年 《仕女观梅图》 辽宁省博物馆藏 

“近现代书画名家系列展”即是辽宁省博物馆近年来推出的重点系列展览项目,此系列陆续推出了张大千、溥心畲、傅抱石、丰子恺、齐白石、徐悲鸿、吴昌硕、黄宾虹等名家展。

此次举办的“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也是辽博“近现代书画名家系列展”之一。展览为期3个月,将持续至11月25日。

任伯年《 东津话别图》中国美术馆藏  

任伯年胡公寿合作《 任淞云像轴》故宫博物院藏

海派通常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名声最大的画家有“三熊”——张熊、朱熊、任熊,有与任熊并称“海上三任”的任薰、任伯年,此外还有胡公寿、赵之谦、虚谷、蒲华与山水画家吴石仙等。其中,任伯年出生最晚,而成就最高。他曾私淑任熊,学画于任薰,得到胡公寿的提携称扬,终于青出于蓝。后期“海派”则以吴昌硕为领军人物。而吴昌硕是在任伯年的指点下走上绘画道路的。

《任伯年像》  徐悲鸿画

任伯年(1840—1895),初名润,后改为颐,别字伯年。祖籍浙江萧山。任伯年之父鹤声,号淞云,据说是一个兼擅绘事的米商,“善画又善写真术”。任伯年自幼受到父亲在艺术上的熏陶和指导,亦擅肖像画。任伯年早年曾参加太平军,斗争失败后离开家乡到宁波随任薰学画,并在1864年随任薰到苏州。后经苏州到上海,得到胡公寿的帮助,“代觅古香室笺扇店安设笔砚”,不数年,画名大噪。

任伯年 《梅妻鹤子图 》旅顺博物馆藏 

他多能兼善,花鸟、人物、山水的技艺无不精妙超绝,出神入化,是海派艺术中承前启后的巨擘。任伯年的花鸟画最富创造力、巧趣力,早年以工笔见长,“仿北宋人法,纯以焦墨钩骨,赋色肥厚,近老莲派。后吸取恽寿平的没骨法,陈淳、徐渭、朱耷的写意法,笔墨趋于简逸放纵,设色明净淡雅,形成兼工带写,明快温馨的格调,这种画法,开辟了花鸟画的新天地,对近、现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而任伯年的山水画创作不多,早年师法石涛,中年以后兼学明代沈周、丁云鹏、蓝瑛、并上追元代吴镇、王蒙。

任伯年《 幽鸟鸣春图 》南京博物院藏

就任伯年的个人艺术造诣来看,花鸟画的技艺比较高;若以当时画坛的情况而言,他的人物影响比较大。人物画早年师法萧云从、陈洪绶、费晓楼(费丹旭)、任熊等人。晚年吸收华岩笔意,更加简逸灵活。而任伯年又精于写像,是一位杰出的肖像画家,往往寥寥数笔,便能把人物整个神态表现出来,着墨不多而意境深远。其线条简练沉着,有力潇洒。传神作品如《三友图》、《沙馥小像》、《仲英小像》、吴昌硕肖像、为著名词人与画家范湖居士周闲所绘《范湖居士四十八岁小像》等,可谓神形毕露。

任伯年《 赵德昌夫妇像》 中国美术馆藏

范达明在《任伯年的人物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意义》写道,“任伯年的人物画作为晚清“海派人物画”的代表,不仅是明清以来中国画坛优秀人物画传统的新的集成与发展,而且直接成为形成此后现代中国人物画不同画派的源头与先声:其人物画的画工性品格与文人性品格之二重性或兼容性特点,直接发展形成了现代上海“海派人物画”兼容并蓄的特色(如程十发、贺友直、戴敦邦等的中国人物画);其人物画包含的画工性品格一定意义上成为强调造型与写实风格的“京派人物画”(40年代徐悲鸿、蒋兆和的中国人物画)发展的基础;而其人物画(尤其是晚年的)包含的文人性品格很大程度上又成为在写实造型基础上更强调文人画意笔笔墨趣味的“浙派人物画”(50年代中期在浙江美院中国画系形成,如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的意笔中国人物画)形成的基础。就这个意义上说,任伯年的中国人物画不仅是中国近代海派绘画在人物画方面的代表,还是现代“海派人物画”与其他学派人物画直接与间接的共同源头;而就任伯年本人并以他的创作实绩而言,他不仅应当被视为中国传统人物绘画从古代向现代转变的推动者与启蒙者,还应当视为开辟通向20世纪中国画全面复兴之路特别是人物画复兴之路的先驱者。这就是任伯年的人物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意义。”

展览现场

总而言之,任伯年的绘画艺术具有划时代意义。在彼时内忧外患的时代背景下,他继承发扬海派先驱各家雅俗共赏的格调,取民间绘画的装饰意趣,宋画的写实与谨严,文人画的意境与笔墨韵律,更参以西画的素描、速写与色彩,在陈陈相因毫无生气的正统派绘画之外,以花鸟画与人物画为主创造了生机勃勃的艺术天地。他广交画友,互相书画往来,借鉴切磋,画艺精进。在绘画之外,任伯年亦善书法,捏塑紫砂及雕塑人物小像,可谓百年难遇的全才画家。他的后世影响重大且深远,大批后世画家都从其艺术中受益颇多。

任伯年 《钟进士斩狐图》 天津博物馆藏

任伯年 《吉金清供图》 天津博物馆藏 

此次天博参展的《钟进士斩狐图》轴是任伯年的经典人物画作。画面运用朱、墨两种色彩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绘画线条流畅,笔墨奔放,将钟馗怒目髭须、拔剑欲斩狐妖的瞬间动作与表情表达得准确入微。画面上方有吴昌硕的篆书题记和行书七言诗一首。此外,任伯年清供题材的代表作《吉金清供图》轴,一变古法,以传统的“传拓”与写意花卉相结合,不画器皿,拓出鼎、 壶、盘三件有立体感的器物,其装饰花纹依器形转折而呈透视变化;再用写意画法在器物中描写中国人素来欣赏的牡丹和梅花,最后还辅以所拓的青铜器铭文。其手段别致,构想奇特,反映了晚清金石与书画相结合的时风。

任伯年 《风尘三侠图轴 》上海博物馆藏

《风尘三侠图轴》画面情景表现了虬髯客与李靖、红拂告辞的情景。任颐曾创作过数幅“风尘三侠”题材作品,构图均不重复,表现了他高超的造型、构图本领。《风尘三侠图》上海博物馆藏本以勾线与没骨结合,笔墨虚虚实实,营造了大雪的气氛。署款:“巳山仁二兄大人同好之教。光绪庚辰(1880年)仲春吉日。山阴任颐伯年,甫。”

此外,展览中还能看到与任伯年相关的名家的绘画作品,如陈洪绶《仕女图》、虚谷《设色菊花图》、吴昌硕《花卉图》、任预《秋山行旅图》等。

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

展览时间:2018年8月28日——11月25日

展览地点:辽宁省博物馆一层1号临时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