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中国艺术报 2018-08-24 10:39

原标题:传统图案 爱用还要善用

蒙古族图案作为蒙古民族特有的视觉符号,表现形式多样,寓意内涵深厚,对民族气质和精神品格的彰显与传承、民族审美价值的继承与发扬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传统民族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古族图案也成为当下社会语境中弘扬优秀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表现内容。但与此同时,在蒙古族图案广泛应用于各类新兴媒介、深入到当下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并被社会大众接受和认可的过程中,存在着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71

  首先是图案造型“失真” 。“失真”表现为因图案造型尺寸比例失衡而造成的图案变形,以及在多个图案组合中各元素搭配不协调而产生整体气质的变异。这主要存在于蒙古族图案中的回纹、哈木尔、盘肠纹、兰萨纹、方胜纹等抽象图案中。以实际应用中最为常见的哈木尔图案为例,它是完全曲线造型,但曲线的弧度并非随意决定,线条长短也不是任意而为。事实上,哈木尔图案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精确的度量标准,只是在最终完整呈现的效果中表达蒙古族图案圆润典雅、优美端庄的美学品质。这也是蒙古族图案长期以来形成的、具有经典审美形态的造型特点带给人的美好感受。它突出展示了蒙古民族对于“圆满”形式的崇尚与追求。

  在蒙古语中,“图案”一词为“贺乌嘎拉吉” 。蒙古族把盘羊称为“乌嘎拉吉” ,这是根据盘羊卷曲的盘角而命名的。因为在蒙古族人们眼中,盘羊的圆形犄角是很美的,因此把形似盘羊角的卷曲式样称为“乌嘎拉吉” ,而其他形式的纹样称为“贺” 。由此可见,蒙古族对于卷曲呈圆形的图案是十分偏爱的,对“圆满”的崇拜逐渐成为蒙古族的生活哲学追求与形式美学取向。从蒙古包的搭建,蒙古族圆形计时法的发明与运用,到早期蒙古部落的驻扎方式,以及蒙古族日常生活用品的主要形制,无一不生动鲜活地实践着蒙古族对圆形的崇尚,展示着“圆满”在蒙古族人生命中的重要地位。但是,作为蒙古族图案中圆形图案的典型代表——哈木尔图案,如果其长宽比例失衡,整体造型呈现或扁平、或臃肿之态,不仅带给受众视觉上的不适之感,更重要的是无法准确传达蒙古族图案艺术,乃至蒙古民族的内在精神与品格。

  经过粗略测量计算,笔者认为遵循黄金分割比例的蒙古族几何图案是比较符合蒙古族艺术美学精神和民族气质韵味的。但在实际应用中,经常可以见到如哈木尔、回纹、盘肠纹图案等,因尺寸比例失衡而发生变形;或在多个图案组合搭配过程中,各部分大小比例失调而产生画面失衡的表现效果。其应用初衷是值得肯定的,却不应忽视造型失真而产生的问题。

timg (5)

  第二个问题是图案应用场合“失宜” 。在不同媒介、不同场合应用蒙古族图案,除了作为装饰物之外,还体现其实用价值。在传统媒介中的应用,蒙古族图案的实用功能更为突出。传统蒙古靴靴头尖而上翘,靴体形似蒙古族图案中云纹的勾角,在靴面的不同部位加以刺绣、拼贴等图案装饰,美观大方,特色鲜明。同时又具有骑乘护踝、防水防虫、便于行走的实际功用。蒙古族家具的箱体四角一般都以哈木尔图案、回纹图案的金属包角加以保护,起到加强固定、避免磕碰的作用。包角既加固了箱体,又因图案的镂空造型而减轻了整体重量,同时又达到了装饰美化的目的,表达了人们对自然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蒙古族家具柜子的柜门装锁处都要安装一块铜片,防止上锁开锁时对柜门造成磕漆磨损。这块铜片以蒙古族云纹图案造型居多,或者是在方形的铜片上刻以图案花纹,起到装饰效果,并寄托以保财护宅、祈求平安的心意。

  当下蒙古族图案应用的媒介是非常丰富多元的,深入到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图案的装饰功能成为主要功能,但并不等于在任何场合都适宜运用蒙古族图案加以装饰美化。比如城市中随处可见的垃圾箱,在箱体装饰蒙古族图案就是不合宜的。众所周知,垃圾箱是容纳污秽之器,是肮脏不堪、令人生恶的。而许多民族传统图案是吉祥如意、幸福康乐的象征,应用于日常生产生活物品中,以求祈福祝愿之意。可以说,蒙古族图案的应用媒介和场合都是积极美好、让人心生善念的,也是在人们心中占有重要地位,对生活产生重要作用和价值的。这正是我国传统图案“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生动写照。用蒙古族图案装饰垃圾箱,是完全摒弃了图案的寓意内涵,孤立片面地体现图案形式美化功能的失宜之举,同时也是因创作者对民族文化没有透彻理解和把握而造成的。

timg (6)

  蒙古族文化中对于洁净与污秽的认知是有其自身特点的,也正因如此造成他人对蒙古族图案应用场合的误解。例如生活中常见的牛粪,在他人看来是需要清理丢弃的。而在蒙古族人们眼中,牛粪不仅是草原生活重要的燃料保障,也带给蒙古族人草原生活的独特情感记忆。鉴于牛粪对蒙古族人们的重要特殊意义,所以会有用心收集、堆砌整齐的牛粪墙、牛粪堆,并用象征吉祥幸福的蒙古族图案加以精心装饰。正是因为文化的差异与认知的偏失,才会产生当下蒙古族图案的应用出现场合失宜、不相和谐的问题。其他诸如将民族图案拓印在酒店垃圾桶的烟沙上、印在拖鞋上等情形,均为应用场合失宜的图案表现。

  蒙古族图案在当下应用中存在的第三个问题是图案表现“失趣” 。失趣即失去趣味,表现单调呆板。蒙古族图案取材广泛,涵盖丰富,表现内容多样全面,既有表现具体物象的动物、植物图案,又有表达美好寓意的抽象图案,在造型方面也是形状各异,充满变化。牡丹图案外形华美,气质高贵,寓意生活富贵,幸福安康;蝴蝶图案灵动多姿,色彩斑斓,象征生活蓬勃发展,蝶与花的组合图案是夫妻相爱、家庭和睦的象征;石榴图案果实饱满,色泽红艳,内含多籽,寓意生活红红火火,多子多福。抽象图案也同样表现丰富。回纹图案寓意绵延不断、深远长久,盘肠图案象征繁衍不息、福寿永续,兰萨图案具有天地相通、万代延续之意。三者皆有接续不绝、无休无止的含义,但具体表意又各有侧重,强调不同。在传统应用实践中,蒙古族总能根据应用场合、媒介和寓意表达的不同,准确细腻地将图案主题进行刻画与彰显,焕发出民族图案的独特韵味和深厚内涵。同时,同一种图案也会根据需要产生不同的变化。以盘肠纹图案来说,直角边型盘肠纹图案棱角分明,造型刚健有力,体现了蒙古族正直阳刚、坚定踏实的民族性格;圆角边型盘肠纹图案圆润典雅、造型优美婉丽,衬托出蒙古族性格中内敛含蓄、安逸雅致的另一面。

  观察当下蒙古族图案的实际应用可以了解,现有的图案表现基本以几何图案为主,其中以哈木尔、回纹、盘肠纹图案居多。这类图案造型规整,结构固定,适合作为边角装饰,因此多用于建筑物外墙、牌匾、商品外包装等媒介。这样,在保证了图案效果整齐划一、易于表现的同时,也会带来图案元素单调、造型雷同、情趣不足、新意欠缺的视觉体验与心理感受的问题。此外,失趣还表现在为了刻意追求蒙古族图案的应用,简单机械地将各种图案进行堆砌拼凑,缺乏诉求重点与画面层次,表现繁复,效果呆板。

  蒙古族图案当下应用出现的这些问题,不仅是图案外在形式表现的缺憾,更是图案承载的审美品质与民族情韵的缺失。蒙古族图案原生于传统应用媒介,其应用表现早已成为经典范式。但在媒介发展多元化的今天,蒙古族图案在全新媒介中的表达成为图案传播、传承的重要渠道与方式。如何在当下媒介语境中良好地展示蒙古族图案的独特风采,彰显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是需要我们积极正视和着力探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