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中国青年报 作者:周黎明2018-08-24 09:51

原标题:美学上的判断力决定了影评人能走多远

周黎明一向以为,影评是依附在电影这张皮上面的毛发而已,不值得小题大做。电影创作繁荣了,影评自然会跟着沾光。每回出版影评集,都是对电影发展某个截面的回顾,更多是一次检测自己写作的机会,看看自己的审美能力有没有进步,抑或是退化了,以及还能否跟上电影的步伐。

如果说,写作能力要靠童子功,写作形式要接地气,那么,文艺评论必备的知识储备是要靠日积月累的。简单地说,就是要海量看片,而且熟练掌握影片的相关信息。虽然我虚长了几岁,看片绝对数不输于人,但某些类型(如超级英雄片、游戏改编的影片)我基本不敢碰,因为我听过一些年轻人聊起这话题,如鱼得水,如数家珍,只好乖乖闭嘴。做评论的人一定得学会在该闭嘴的时候闭嘴,普通网友可以在一知半解时尽情留言,但职业评论人必须得弄清最基本的事实,才有资格发言。而且,事实和信息越多,你的评判就越有说服力。

timg (2)

当好影评人的终极考验,既不是高超的写作技巧,也不是渊博的电影知识,而是一种不脱离大众、同时又超越大众的审美能力。这是完全无法测试、无法量化的东西,学校教育也未必能培养得出。但从概率讲,有培养总比没培养要好。如果你的家长、老师不停告诉你,洒狗血是感情充沛的表现,久而久之,你就会认为那便是高级的艺术。好在电影坐标有横向和纵向,你能看到各国的优秀作品,以及大浪淘沙后的影史经典,因而电影要以次充好、糊弄观众,难度远大于其他领域。

一个人的审美能力往往是跨越多个艺术领域的。如果你在电影方面有着较高的品位,在音乐上也不会很差。一部配乐很烂的电影,通常台词也会很烂——尽管这是两个泾渭分明的工种。导演的品位可以说是一部电影审美段位的上限。评论人虽然不参与创作,无需实操能力,但美学上的判断力就决定着你能走多远,这跟创作者是相似的。

有些年轻评论人对此有本能的认识,为了表示自己脱俗的审美,刻意排斥大众趣味。如果一部影片的票房达到N亿,便自动进入他的批判之列。这种现象西方也有,通常是刚出校门的学子,急于展现自己非同一般的欣赏能力,于是把对主流的背叛实践成了另类的从众。可能是因为我一开始就被贴上了“专攻好莱坞”的标签,我较早摆脱了这种精英桎梏——超级卖座的影片当然不能自动成为优秀影片,但其商业成功背后的原因是值得认真探讨的。大众和精英不可能永远走一条路,当年第一届奥斯卡便把最佳影片分为艺术和商业两种,最近学院又提出单设“最佳流行电影奖”,遭到精英的一致反对。然而,精英们出于政治正确,又不停暗示卖座片《黑豹》应该横扫下一届奥斯卡。同一个电影奖都纠结成这样,更何况不同的观众群体。

timg (1)

对于中国影评人,最值得欣慰的是,前几年常见的票房和口碑的倒挂现象基本不复存在,而且,口碑对票房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这说明市场在不断成熟,艺术欣赏知识在悄悄普及。以前的媒体评论以百计,现在豆瓣等平台动辄数万点评,其中有些属于专业水平,而且表达更加不拘一格。诚然,水军等营销活动仍不遗余力搅浑水,让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分不清哪篇是真实评论,哪篇是片商的宣传伎俩。但,片商和专业影评人的关系,要比以前更趋健康,就我所见,片商不再颐指气使让影评人为其背书,而会更加婉转,至少口头上会表示尊重影评人的观点。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红包影评,写作难度也更大了,总不能把片商的宣传资料拿过来,稍微改动一下就发表,而是多多少少要加上自己的观点。拍马屁也得言之有物吧?

职业影评人若想日子越来越好过,就应该寄希望于电影业越来越繁荣。电影多了,质量高了,评论才可能跟着兴旺。否则,大家还不如去玩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