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万达电影生活 2018-08-20 17:51

原标题:感动了朴树的好片,不该无人知晓

一个48岁的中年人,天生侏儒,身高只有1米1。两个哥哥早年因车祸相继离世。母亲也已去世,剩下他与84岁的父亲相依为命。

父亲还要每天为他做饭,担心自己走了儿子无法好好生活。而他还心心念念要去西藏,身体的不适和周围人的劝阻都拦不住他。

这样一个故事要拍成电影,怎么看都很容易拍得苦情,或者感人,总之就是要观众花钱流眼泪。但是纪实电影《大三儿》的导演佟晟嘉偏不。

佟晟嘉拍纪录片出身,从业12年拍过近千位各型各色的人物。做导演之前是个摇滚乐手,玩儿了十年音乐。纪录片导演和摇滚乐手,这两者本质上有一种诚实的、真诚的相通之处。

所以在拍这部以熟人大三儿为主角的纪录片时,佟导坚持“陪伴式、枯竭式”的拍摄。

不干涉,不打扰,每天从起床拍到睡觉,大三儿是什么样儿,电影就呈现什么样儿。用佟导自己的话来讲,就是非虚构类影像中,“发现”比“创造”更有魅力。耗时四年,拍出了这部唯一入围2018年北影节展映单元的国产纪录片——《大三儿》。

《大三儿》真实还原了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电影以大三儿圆梦西藏为主线,又贯穿着亲情、友情等多条线索,将一个小人物对待生活的乐观与坚韧传递给观众。

从北影节首映,到全国40所高校巡演,再到全国点映,一路走来,看过《大三儿》的观众几乎都会被幽默的大三儿逗笑,影片毫无催泪痕迹。影片拿给朴树看,看完后朴树一直强调,“我特别感动”。还不收一分钱,送了自己的歌《空帆船》给导演做推广曲。

那么,真实的大三儿什么样?48岁,没有妻子儿女,在一家铜业公司做清洁工作。每天拖着比自己高的墩布从走廊这头挪向走廊那头。

每天坚持买彩票,幻想“中个500万,把我那种小人得志的卑鄙思想都满足了”。每天起床,刷牙,上班下班,吃饭看电视。像所有普通人一样,简单,重复。

而这恰恰正是导演想呈现的东西。

在巴塞电影的采访中,导演佟晟嘉说:我就想把生活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那些破事呈现给大家,让他们能从片子里看到曾经努力过的自己,这样就够了。就连电影一直强调的“去西藏”,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目标。

纪录片已经拍了好几个月,大三儿和朋友聊天,突然说想去西藏。

就连选择西藏作为目的地,也并不是出于什么救赎心灵的美好祈愿。作为大三儿多年好友,导演佟晟嘉猜测,他想去西藏,一是因为西藏大概是他能想到的最远的地方;二是因为,他的同龄朋友阿皮常年往返西藏,回来总是会讲关于西藏的事情。

在大三儿心里,同龄朋友能做的事情,他也能做到,那是值得骄傲的。

看完《大三儿》,总觉得聊梦想、聊远方有点不切实际。大三儿就是一个普通的、很现实的人。

他喜欢北京,因为在北京遛弯,“没有人特意用看稀奇的眼神关注我,感觉很轻松”。他在西藏很开心,因为藏族小哥送给他哈达,他觉得“这是他们对我的欢迎、尊重”。这在他生活了40多年的、同样有哈达礼仪的内蒙,是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就算到了海拔高处的朝圣地,大三儿也无心关注信仰,拒绝跪拜神明祈求眷顾。他忙着跟店员砍价买纪念品,忙着盖邮戳寄明信片,向赤峰的同事证明自己走到了西藏。你看,就是这样,不缥缈也不高尚,但真实,且真诚。

电影《大三儿》里,普通的不止大三儿,还有所有围绕在他周围的人。大三儿的父亲,抗美援朝老兵,退伍后被安排到赤峰的运输公司,从此一个四川人就在北方落了根。

大三儿的同事们,有的患过小儿麻痹,有的智力稍有缺陷,但也都组建了普通的家庭,生了很健康的小孩。这些平凡且普通的人,构成了最长久的风景,和最细微的感动。

拍摄《大三儿》之前,导演佟晟嘉拍的多是知名人物,有大艺术家,还有体育文化界的泰斗。但有一天,大三儿突然问他,“你的行业如果以后没了咋办,吃饭就是大问题,在北京得早做打算”。

佟晟嘉突然意识到,他无从开口向他解释,自己的行业不会消失。

8414d647fa354069a1c79f57f14efb66_meitu_8

图源微博@佟晟嘉

这促使佟晟嘉回过头来审视,并发现自己其实忽视身边那些温暖自己的人太久了。

大三儿曾说他觉自己活得就像一个车站的列车员,总是送人来来往往,但从没有人回头。

于是佟晟嘉回头了。

他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记录了这位列车员,这位地球上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

f3b4d443feb2425081e6779574155a82_meitu_9

图源微博@佟晟嘉

《大三儿》的制片人黄旭峰在豆瓣上写:《大三儿》记录了一个活着的普通人,跟我们一样每天都在重复着一些基本生活动作的人。他有当下中国普遍现实里的人的处境和可能性,他既不特殊,也不愤世嫉俗,他不露痕迹地活着,挣扎,接受,充满尊严。就像大三儿父亲和他的乡愁,像同事朱朱和他的三轮车,像金航和他热衷的模仿,像春哥和他健健康康的小孩。

像赤峰小城上空灿烂的烟火,和珠峰脚下猎猎的风。像大三儿,和他即使费劲,也努力过好的每一天。

就像《空帆船》中唱的一样:普通人活一世,日复一日面对的,都是“那狂风,那不知吉凶的,我的前程”。但“当我听到风从我耳旁呼啸着掠过,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猛烈的跳动”。

生而为人,注定平凡,这很难接受,但注定无解。希望我们都能像朴树和大三儿一样,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