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万达电影生活 2018-08-20 15:14

原标题:《死侍2》这次又贱出了新花样

现在剧透《死侍2》,应该不会被打了吧。毕竟,我们又不可能在电影院里看到这部“大尺度”片子。

《死侍2》上映三个月,全球票房7.3亿美元。作为一个坚定不移地走R级路线的电影系列,被称为小贱贱的死侍在银幕满天飞的超级英雄中堪称另一股“清流”。

2016年的《死侍》以5800万美元的低成本一下子收割了7.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粉丝嗨了,主创也懵了——原来,黄暴+嘴炮竟能如此受欢迎!

打破边界与观众对话、无敌嘴炮段子横飞、俯拾即是的电影互文、肆意挥洒的血浆暴力……

《死侍》不仅成功超越《黑客帝国2》创下了影史R级电影最高票房记录,而且口碑满满,甚至成为了一种流行文化现象。这样一个热腾腾的香饽饽当然不能少了续集,两年过后,《死侍2》如约而至。

制片人兼主演的瑞恩·雷诺兹继续穿上那骚气的服装撩拨观众,《疾速追杀》的缔造者之一大卫·里奇接手导演职位打造更加酷炫的动作场面。《死侍2》的投资虽然追加到了1亿美元,但R级定位始终不变,因此影片的标志性风格也得到了保留。

虽然小万对这部续集有一丝的不满足(少了前作的惊艳感),但仍然觉得有必要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位超级英雄网红在续集中又玩出了什么新花样。

大撒血浆的R级暴力

《死侍2》由于导演大卫·里奇的加入而有意强化了动作戏,展现出如杀死比尔》一般绚烂的血浆暴力美学。开场不久发生在香港高楼和大阪澡堂里的两场刺杀戏,在一定程度上就致敬了《杀死比尔》。

砍头断手断胳膊、血涌如注,并且用的全是冷兵器,比起突突的开枪更有视觉冲击力。由于死侍拥有和金刚狼一样的自愈能力,所以任何外伤对他都构不成致命威胁,于是主创们就开始大肆在银幕上变着花样地折磨死侍的身体。

当片中反派电锁攻入监狱并与小贱贱第一次对战时,失去超能力的小贱贱从楼上坠地,身体竟被铁箱折成了三段。此等姿势固然销魂,但只是看着便有隐隐痛感,主创的恶趣味够浓。

而身形庞大、破坏力惊人的红坦克出现后,这位X教授同父异母的弟弟直接掐住小贱贱的脖子对他说了一句“我现在要把你撕成两截”。

于是我们真的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把小贱贱拦腰撕断(仔细看,中途还连着肠子…),然后两截身体被粗暴地扔在了地上。片尾大战时,死侍再次与红坦克相遇,这里可没有上演什么英雄逆转,小贱贱仍是遭到一顿狂揍,脑袋更是被一根铁栅栏刺穿。

但要说明的是,《死侍》系列里看似不加节制的血浆暴力,其实还是倾向于漫画风格,并非像其他的写实暴力电影那样让人感到不适。

无处不在的彩蛋梗

超级英雄电影发展到现在,早已到了类型自觉阶段。所以创作者多多少少都会在作品中放进一些流行文化(特别是电影)梗或段来博粉丝会心一笑。

这种引用、致敬或纯粹娱乐性的调侃在近年的漫威电影中已很常见,但若论密集程度,大走嘴炮风格的《死侍》称得上是同类电影中最为任性的。休·杰克曼饰演的金刚狼,可以说是《死侍》系列里最抢戏的“配角”。

继上一集玩够了金刚狼面具梗后,《死侍2》一开场就“嘲讽”了去年大热的《金刚狼3》——“他是因为看到《死侍1》火了才拍成R级的。”

“这个多毛畜生用死来提升电影品味,真是个混蛋。你猜怎么着小狼狼,不光你会,我也会。”于是我们看到了躺在一堆油桶上的小贱贱故意将自己炸成了碎渣。

来自未来的电锁通过时空穿越来刺杀年幼的变种人拉塞尔,这一设定明显是在向经典的终结者靠拢。小贱贱还在片中直喊电锁为“约翰·康纳”,事实上,整部电影基本就是《终结者》的翻版,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更强烈的恶搞喜剧与暴力动作。

死侍作为唯一一个能与观众直接对话的超级英雄,开一下其他超级英雄电影的玩笑当然必不可少。而这一次,X战警、漫威和DC电影均无一幸免。

比如一心求死却怎么也死不了的死侍在被钢力士拖回变种人学校时,他一边坐在X教授的轮椅上一边问这里的人都哪去了(延续上一集)。一直处于唠叨状态的他没注意到身后的房间里,X教授、野兽、镭射眼、快银、暴风女等众角色就在那里。

这一场景是这些演员在拍摄《X战警:黑凤凰》时的特别客串,通过后期技术合成在一起的。当死侍被戴上金属项圈并投入监狱后,他说自己现在没有了超能力,“给我一只弓和箭,我只能当个鹰眼”。

复联成员中唯一一个没有super power的鹰眼,无辜躺枪。

黑完了漫威,接下来就是DC。同样还是在监狱大战中,面对来势汹汹的电锁,被痛扁的小贱贱一边吐着血一边对他——你好黑暗啊,你确定不是来自DC宇宙吗?

诺兰、扎克,你们怎么看?

瑞恩·雷诺兹就是死侍

《死侍》系列就像阿汤哥的《碟中谍》系列一样,其实是由主演而非导演所主控的项目。

身为死侍漫画超级影迷的瑞恩·雷诺兹早在十年前就在筹划这部片子,目前的两部电影也都由他兼任制片人并参与编剧。

这种多重身份,让作为角色的“死侍”和作为主演的瑞恩·雷诺兹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关联和重叠,瑞恩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一直呵护着自己最爱的这个角色。

所以他会在其中将更私人化的感受直接借角色表达出来,像前面提到的他对金刚狼的频繁调侃就是基于他个人一直以来希望能与狼叔同台合作的愿望。其实在2009年的《金刚狼》里,两人已经有了合作并且金刚狼和死侍两个角色已经有了一场大决战。

不过,那个版本的死侍可不是瑞恩所认可和喜欢的,况且当时与狼叔对打的也不是他,而是动作替身演员斯科特·阿金斯。这当然是一大遗憾。因此在片尾精彩的彩蛋里,穿越时空的死侍来到《金刚狼》的片尾场景,一枪崩了当年那个自己讨厌的死侍版本

并和金刚狼打招呼说:“我只是在修改时间线而已。”这一幕堪称绝妙,一抒瑞恩多年来的耿耿于怀,并以自己充满敬意的方式与十年前的狼叔有了一次同台。在紧接着的彩蛋中,死侍继续穿越时空,又是一枪崩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刚刚接到《绿灯侠》剧本的瑞恩本人。

2011年瑞恩主演的《绿灯侠》票房口碑惨败,以至于他自己的事业也受挫。一直懊悔于此的瑞恩借死侍“杀了自己”,并留下一句话“不用谢我,加拿大(瑞恩生于加拿大)”。

这等完全打破次元壁垒的精心的彩蛋设计,小万只能说心服口服。

除了以上三类梗,《死侍2》中也不乏小贱贱与钢力士的满满基情和黄段子;死侍被红坦克撕成两半后,下半身逐渐长出来时还不忘用他那袖珍的小腿儿复制一下本能中莎朗·斯通的“诱惑”一刻。

当然,还有男神布拉德·皮特的超级意外客串…

总之,尽管有了更多资金更多演员的《死侍2》确实向合家欢电影靠近了一点,但整体上依旧坚持了前作的怪咖风格,没有沦为千篇一律的俗套好莱坞大片。

瑞恩·雷诺兹曾说“我们只是在拍我们想看的电影,《死侍》的成功靠的不是我的十年努力,而是粉丝,是粉丝想表达的”。

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超英电影里的一股“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