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原标题:民族之魂:“黑色力量”沉重破碎的艺术

目前,英国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Modern)有这么一出展览:一群为人所“遗忘”的艺术家通过抽象的艺术表现形式书写着美国种族斗争中的痛苦。这出展览也将公民权利推到了一个残酷却又引人注目的位置。

Betye Saar作品,图片来源:Robert Wedemeyer/Tate

非裔画家萨姆·吉列姆(Sam Gilliam)绘制于1969年4月4日的作品无疑是一幅史诗型巨作。紫色的巨幅窗帘仿若源源不断的泪水,充斥着淡淡的忧伤。悲伤使它暗沉,痛苦使它变色。不需多少文字赘述,只要看上那么一眼就会让人内心无比震撼。这幅画是为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遭暗杀(1968年4月4日)后一周年纪念而准备的。这幅抽象画作也因此成为了一首葬礼挽歌。它有力地揭示了美国艺术史中的整个失落阶段。

在吉列姆的作品中,悲剧、痛苦和暴力就如同星星点点的斑点浸透了吉列姆被泪水浸湿的手帕上一般。1963年,马丁·路德·金站在华盛顿林肯纪念碑(Lincoln Monument)台阶上向20多万人发出了不朽的演讲。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非裔艺术家们在这民权涌动的高峰期开始了他们反应本民族理想抱负的艺术创作。而本次的泰特美术馆的展览中,追溯了接下来的二十多年中,美国黑人民族的曲折和艰辛。展览全程展示了他们源于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是如何让位于现实的幻灭。

紫色的窗帘如同浸透泪水的手帕,致马丁·路德·金的哀悼,1969,图片来源:David Kordansky Gallery

非洲黑色民族的民族意识该如何在艺术中体现出来?该问题的答案在艺术史上开启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景观。美国当代艺术家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和美国摄影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为拳王阿里进行了艺术拍摄)时代下美国艺术的看法。上述提到的这些艺术家无一例外不是被封为美国偶像的白人。相比之下,非裔的萨姆·吉列姆直到他八十多岁的现在,才开始得到他应得的注意,才开始逐渐进入主流的视线。也正因为如此,本次展览最大的成功之一,就是让一批被完全不公平不公正方式排除在外的艺术家们,回到了“美国天才”的行列。他们的才能和天赋终于为大众所认识和了解。

更令人感到振奋的一点是,该展的策展人对美国黑人人权斗士马尔科姆·X(Malcolm X)的时代进行了更加深入广泛的研究。整个展览还囊括了从《黑豹》(The Black Panther)杂志复制品,到七十年代美国画家巴克利·L·亨德里克斯(Barkley Hendricks)诙谐幽默的黑人肖像画作品。评论家曾称赞亨德里克斯“天赋绝伦”,而亨德里克斯则很快以一副命名为“天赋绝伦”(Brilliantly Endowed)的裸体自画像作为回应。可惜的是,这名出色的艺术家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逝世,无缘参加本次的展览。

弗兰克·鲍林眼中的德克萨斯路易斯(Frank Bowling’s Texas Louise),1971,图片来源:Hales Gallery

策展人马克·戈弗雷和佐埃·惠特利(Mark Godfrey and Zoe Whitley)对这段非洲民族历史开放深入而富有想象力的研究,表明了他们所做的一切远远超出了现在的流行范畴。比如说,萨姆·吉列姆之所以不为大众所了解,是因为他的绘画形式属于色域运动领域。这种风格常常被视作是抽象表现主义后的一种衍生品。泰特美术馆本次的展览也因此拯救了一大批抽象画艺术家和色域绘画这种艺术形式本身。

展览中另一名出色的艺术家是出生于圭亚那的英国画家弗兰克·鲍林(Frank Bowling)。他的作品大多基于后殖民时期的英国艺术背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弗兰克·鲍林曾到过美国,与视觉艺术评论家克莱芒·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见面,并夸赞了美国抽象画家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鲍林于1971年创作了一幅让人永生难忘的作品。他在巨大画布上呈现出了美国德克萨斯州路易斯那浪漫的沙漠光芒,而其中若隐若现的美洲地图则呈现出了一种痛苦垂死的样貌。

1963年的约翰·柯川(Coltrane on Soprano 1963),罗伊·德坎拉瓦(Roy DeCarava)拍摄,图片来源:Sherry DeCarava/DeCarava Archives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非裔视觉艺术家诺厄·珀福伊(Noah Purifoy)和Betye Saar分别创作出了他们自己带有神秘色彩的作品,就好像是他们有着自己的私人宗教似的。他们与画家罗伯特·劳森伯格(Rauschenberg)的作品风格有着一些共同点。但更多的是与设计建造了华兹塔(Watts Towers)的意大利移民建筑工人西蒙·卢地亚(Simon Rodia)相似。事实上,华兹塔艺术中心就是由珀福伊和西蒙·卢地亚所共同完成的。珀福伊用他手头所能拿到的任何东西创作出了华兹塔非常具有非洲美学特色的外形。而Betye Saar则创作出了混合有世界宗教色彩和回收垃圾的祭坛、偶像和手机。这些都是美国非主流艺术中尤为具有神秘色彩的创作。

Betye Saar现年90岁,在本次展览中接受到了策展方献给她的整个展厅的敬意。盖因他们将自己的东西和生活编织成了诗一般的作品,她与摄影师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被共称为“日常中的超现实主义者”。在展厅中,她的作品内容没有一丝一毫是关于美国伟大白人艺术家的。然而,这并没有破坏经典。整个展览拓宽了经典的界面,展示了从美国抽象画家杰克逊·波洛克开始的美国现代主义,是如何释放出不同寻常和雄辩的美感的。

约瑟夫·康奈尔的摄影作品提醒了人们,美国现代艺术根源于非裔美国艺术。而画家杰克逊·波洛克在创作时也听了爵士乐。在本次展览中,与约瑟夫·康奈尔同时代的人将他的艺术强度的大胆转化为了色彩。从愤怒开始,上升到爱情。

“民族之魂:‘黑色力量’的艺术”(Soul of a Nation: Art in the Age of Black power)展览:伦敦泰特美术馆,展览将展出至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