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 2018-08-14 15:57

原标题:古有张骞出使西域,今有《行者无疆》探索丝路文明

“月西沉,天幕低,辰星寥落闻漏滴。西窗彻夜映瘦影,泪烛摇红,谁为征人缝新衣。” 歌曲《辞行》是国家话剧院话剧《行者无疆》中的一首动人之歌。

声声驼铃、袅袅孤烟,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时还只是个20多岁的青年人,而汉武帝16岁登基,19岁时决定让张骞出使西域。

放在我们这个时代,或许会有人问,这个年龄是否太过稚嫩?

“很多时候青年人都在承载着时代的命运,这里闪耀着伟大的人性光芒。”《行者无疆》的导演赵淼说,“张骞踏上出使西域的征途,5000个日夜7000多公里的跋涉,像是流浪又有太多彷徨,总有孤独、疑惑、恐惧追随。这部戏讲述了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把这样一个青年人的意识放到现代,由同样年轻的演员来讲述共通的精神”。

《行者无疆》以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为灵感,以包容开放的敦煌文化为精神内涵,汲取《山海经》的神奇幻妙,结合多义、超现实的多媒体影像风格和音乐风格,以独特、敏锐、细腻的方式带我们走进这个中国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

张骞被称为“丝绸之路的开拓者”、“第一个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中国人”、“东方的哥伦布”。《行者无疆》聚焦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13年的心路历程,以虚实两条线索,一方面借鉴史实讲述张骞在西行路上的种种曲折经历,展现他的家国情怀民族气节;另一方面通过梦境与想象两个时空焦点进入他丰富而神秘的精神世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从西汉开始人们都以为张骞西行是为了寻找黄河的源头,传说他发现银河落入大地变为黄河之水。赵淼说,“行者”张骞在那个时代走的路程有7000多公里,相当于从北京走到莫斯科,他的足印遍及远方,甚至在千年后的此时此刻你我拼搏的路上,张骞的故事对现代人包括对现代剧场都有特别大的意义。

如今,为了这部《行者无疆》的制作,导演赵淼带着创作团队也“西行”了一趟。

敦煌戈壁采风

创作团队在敦煌进行为期一周的实地采风, 在整体的试听体验上融入敦煌元素,突出大场景的仪式感。更好地理解体悟两千多年前历史人物所处的时代气氛,与面对广袤戈壁的旷野情怀。

中法团队探讨音乐创作

不仅是在还原历史上殚精竭虑,《行者无疆》的创作过程更是一次中西戏剧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中法艺术家通力合作将以多元化的文化视角,赋予张骞以当代精神,展现在今日世界人类的共同命运和情感,以解读丝绸之路对人类多种文明构建的意义与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