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MarvinsV马文潮牌 2018-08-10 14:30

原标题:怎么穿衣服,才像个艺术家?

在纽约街头的安迪·沃霍尔

如何穿得像艺术家?就像香奈儿女士曾说过的:时尚易逝,风格永存。在艺术家面前,潮流与品牌可能没那么重要。以下是几条实用指南,穿衣这件事需要让真正的艺术家来告诉你!

黑色,永远黑色!

安迪·沃霍尔

没有比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更喜欢穿黑色的人了。黑色针织高领衫、黑色古着外套、黑色套头圆领衫......相较于他色彩斑斓的丝网印作品,沃霍尔的个人穿衣风格如同一个极简主义画家,标志性的浅色短发衬着他苍白的肤色,一副黑色方框墨镜架在鼻梁上。

安迪·沃霍尔《Flowers Suite》,1970年 ©Martin Lawrence

安迪·沃霍尔与地下丝绒乐队

谈到这个特别的颜色,国内艺术家中最喜欢穿黑色的一定是陈丹青。

艺术家、作家陈丹青

1980年,陈丹青凭借《西藏组画》在国内崭露头角,学习传统写实油画的他在纽约逐渐转变风格,不断尝试实践新的表达方式。

陈丹青《西藏组画》,1988年

他总是身穿藏青色外套,带一条黑色围巾,严肃的面孔让人印象深刻。陈丹青的穿衣风格引来不少模仿者,大家不仅对他的黑色外套趋之若鹜,甚至还想知道他的眼镜品牌。

近年,他活跃在大众前,无论是文集的出版还是演讲访谈,他都积极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丰富大胆的跨界与十年如一日的穿着风格,代表着陈丹青不可被归类的道路,黑色是他的标志,但艺术家的人生远远要比一块颜色更丰富。

你为什么不敢穿得鲜艳一点?

艺术家草间弥生也是此作品中的一部分

草间弥生或许是当今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89岁的她依然坚持创作并活跃在世界各地。她的展览总是聚集着成群的自拍者,他们被充满了节奏和想象力的图像吸引,积极地参与到图像制造的大军之中。

草间弥生《The Art of Infinity》

草间弥生从小被视幻觉困扰,但正是这不同于常人的“异禀”让她的作品无可替代。

©Seattle Art Museum

如今的草间弥生,只穿她自己设计的服装,无论是宽松的套裙还是袖口外扩的上衣,统统颜色鲜艳并布满了她标志性的印花。

艺术家草间弥生

在地球的另一边,伦敦V&A博物馆公开了弗里达·卡罗的“衣柜”,展览《弗里达·卡罗:建造自我》展示了这位著名女性艺术家的服装与日常用品。在她去世50年后,这个系列首次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与观众见面。

墨西哥艺术家弗里达·卡罗

卡罗的形象在世界范围内都具备辨识度,她总是穿着墨西哥本土服饰,大胆的颜色搭配令人耳目一新。她将鲜艳的色彩与符号性的图案挥洒在画布之上,而在画作的背后,是卡罗对命运无声地反抗。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弗里达·卡罗身穿长款分层棉质半身裙,搭配高领荷叶边上衣,摄影师蹲在地面上仰拍使她看起来更加高大,她微抬起的下巴像是有意为之。

©Toni Frissell

将颜色穿上身从来就不是艺术家的专利,但他们总是可以将自己的衣着与作品连接在一起。服装对于艺术家来说并不是披戴在表面上的一层布料,而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所有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如何被观看,颜色不过是选择之一。

温度与风度不可兼得

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

出生于1955年的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是名西装爱好者,他因制作带有消费主义隐喻的装置作品出名,而在他成为艺术家之前,昆斯是一名期货交易员。

©Vanity Fair

在媒体面前,杰夫·昆斯几乎只穿深色正装,一尘不染的白衬衣加上一件熨烫妥帖的定制西装,没有比这身打扮更适合出席画展开幕的了。他的着装风格像极了他的作品,同样精致“整齐”,不锈钢材质的雕塑倒映出他标准的笑容,没有人会拒绝这位情商极高的艺术家。

艺术家杰夫·昆斯

©Louis Vuitton Malletier/Melanie & Ramon

在包袋发布的活动当天,杰夫·昆斯依然穿着他的西装,从他的衣服上你永远无法判断当天的天气。

杰夫·昆斯手持与LV合作的新包袋。

新衣服还是旧衣服?

天梯,蔡国强,2015年

蔡国强,一个玩火药的人,这种危险的材料在他手里总是充满着浪漫的色彩。与火药打交道的艺术家,中国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得像他这么出色。

工作中的蔡国强

艺术家蔡国强

1998年,蔡国强受邀为三宅一生(Issey Miyake)的副线品牌PLEATS PLEASE创作了一个系列。在秀场上,蔡国强将超过50件褶皱的衣服排成了一条龙形,然后用他标志性的武器——火药,将衣服逐件爆破。

PLEATS PLEASE秀场,1998年

工作中的蔡国强

创作中的艺术家其实并不介意自己穿什么,因为无论穿什么,一天结束时都会被弄脏。在这个时候,一件耐脏的旧衣服远比新衣服更实用。

John Baldessari《The Studio》,1987年

艺术家并不是一个神秘的群体,他们只是一群执着忠于自己的人。对于穿着,无论是戏谑的调侃还是严肃的分析,对于他们来说都没那么重要,只有作品才能定义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找到自己的风格远比效仿他人更有意义,这份指南或许可以帮助你认识自己,而这,仅仅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