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讲故事的翁老头 2018-08-10 10:01

原标题:西方艺术介绍——晦涩难解的鬼才画家耶罗尼米斯·博斯

耶罗尼米斯·博斯(1450年-1516年),原名耶罗恩·安东尼松·范·阿肯,意思是“亚琛来的人”。亚琛位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靠近比利时与荷兰边境。亚琛以温泉(欧洲中部最热的温泉)著名。博斯在一部份画作上署名Bosch(荷兰文,音近英文Boss),取自他的出生地斯海尔托亨博斯。他是一位十五至十六世纪的多产荷兰画家。

1

他多数的画作多在描绘罪恶与人类道德的沉沦。博斯以恶魔、半人半兽甚至是机械的形象来表现人的邪恶。他的图画复杂,有高度的原创性、想像力,并大量使用各式的象征与符号,其中有些甚至在他的时代中也非常晦涩难解。博斯被认为是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的启发者之一。博斯存世的作品约有四十幅左右,但是除了七幅有署名以外,其他均年代不详。代表作品有《基督荷著十字架》《圣安东尼的诱惑》、《朝拜贤士》、《干草车》、《人间乐园》《荒野中的施洗者圣约翰》等。

2

《圣安东尼的诱惑》 131.5x119cm  板油彩  里斯本安提瓜国家美术馆  

他的作品并没有他的亲笔签名或日期标注,关于他的创作时期,则与同样作为意大利大师,如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相近,大概是在15世纪的前后二十多年(1480—1520年),虽然他的作品与上述两位大师的作品极少甚至没有一点相似,而且还不能确定他是否知道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存在。博斯的创作时期正是英国人对教会态度转变的关键时期。在博斯的晚年,新教在马丁路德的带领下逐步发展,但在马丁路德出现之前,公民被剥夺选举权这种现象一直很普遍。

3

《背负十字架的基督》 76.5cm×83.5cm  板油彩  根特美术馆藏

博斯的绘画在当时的尼德兰中独树一帜,他的画作给人以无限的想象力,他除了在绘画方面富有天赋外,还精通宗教、占星学、天文学及旅行文学,他的博学多识与他的作品风格紧密相关。博斯制作了多幅三连画,其中最有名的是《人间乐园》,16世纪末它被称作《情欲》。

4

《人间乐园》

这件三连画的左幅,描绘了乐园中的亚当与夏娃与众多奇妙的生物;中幅以大量裸身的人体、巨大的水果和鸟类描写人间的乐园;右幅则是地狱的情境,充斥著大量造型奇幻的狱卒,以怪异的酷刑逞罚各式罪人,在他描绘的地狱景象中,它们围绕在受诅咒者四周,其中一人还被钉在一座竖琴上。博斯的作品有象征性的哲学含义,学术界称他是对人生有洞察力的画家。

5

《人间乐园》中幅

博斯是15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北欧令人印象最深刻、作品最具独创性的画家。他独特怪异的画风直探人心深处,他有着超长的想象力,这在他的画面中都有所体现,他被视为是先于文字的弗洛伊德主义,也成为五百年后达利、恩斯特等超现实主义画家顶礼膜拜的前世教主。博斯创作的题材多数跟宗教有关,以其卓越的观察力、想象力与幽默感画出人们内心深处的真实样貌,博斯的画面充满神奇、魅惑、虚幻且神秘,这来当时不为多数人认可,面对批评声浪,他不为忤,深信自己要画出每个人心中的地狱,也就是这般坚持描绘人心底层的阴暗世界,博得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赏识。

6

《乾草车》三折画

《干草车》(TheHaywain)源于尼德兰的古老谚语,“世界本是一个干草垛,人人在上为所欲为”,或者说,“众生皆为草芥”。画面之中,风流的浪子坐在修女的腿上弹琴,天使祈祷,恶魔奏曲,鬼怪们拖动干草车,教皇、国王带着芸芸众生一路跟随,凶杀、打斗场面此起彼伏,人与鬼怪、善良与丑恶混杂于现实世界。蓝天祥云里,耶稣悲悯地张开双手。尘世的生命不过是一场愚蠢和罪恶的游行,地狱的熊熊烈焰是他们必然的宿命,艺术家以画笔描绘下这一切,也将刺痛敏感的灵魂。

7

《干草车》中幅

他大部分的人生都在海尔托亨博斯渡过,这是十五世纪当时布拉班特(今荷兰南部)一个热闹的城市。晚年时,博斯的风格有所转变,改以描绘大型、接近观赏者的人物为表现方式。代表作是《带刺冠的基督》。

8

《地狱王子》

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继承了尼德兰民间艺术中幽默和风趣的成份,同时还吸收了意大利、德国艺术中的精华。博斯晚期的作品无论是构图和造型,还是色彩和笔触都具有新的创见和高深的造诣。博斯在美术史上历来被认为是个不可思议的画家,他那充满着奇思怪想的画面像迷一样难解,其实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并非凭空臆造,而是为了表现自己强烈的反封建思想。

9

《愚人船》   油画   1500年  约56×30厘米  现藏巴黎卢浮宫

他从传统的哥特式雕塑中、中世纪动物故事插图、色彩抄本和中世纪的宝石古钱币中吸收有意思的形象,同时还借用占星术来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他的艺术创造和影响是超越时空的,他被誉为“现代绘画的始祖。”

10

后世流传着这样一幅博斯的肖像,肖像的主人公大约六十岁的样子,满脸皱纹,看起来温和而慈祥,头上戴着一顶软帽,穿着长袍,扣子一直系到脖颈。这也许是最忠实的博斯肖像,但是,也有一些艺术评论人相信,要认清博斯的样貌,更应该从他本人的画作中去寻觅。

11

《拔摩岛的圣约翰》

例如,“博斯”这个名字和树有关系,有艺术史学家认为,博斯笔下的树人,其面孔是根据博斯本人描绘的。在英国艺术评论人乔纳森·琼斯看来,在为圣母兄弟会创作的绘画《拔摩岛的圣约翰》中,博斯把自己安置在角落位置。鼻头上顶着一副眼镜,锐利的双眼从干瘦的脸上射出炙热的光芒,和这张脸孔相连的,是蜥蜴的四肢,飞鸟的翅膀。这件作品当时就安放在圣约翰大教堂旁边的小教堂里。

12

尽管博斯的绘画显得如此特立独行,他的图像依然与当时社会时代文化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横扫欧洲的瘟疫,连绵不绝的宗教战争,15世纪之交,死亡的恐惧从未远离人们的生活,魔鬼、地狱、最后的审判,也是中世纪人心头挥之不去的意象。通过画笔,博斯将曾经萦绕于中世纪人心灵之中的恐惧,转化为可感知的具体对象。鬼怪横行的画面,看似荒诞不经,却是对于社会人心的真实反映。

13

《治愚》

2016年是荷兰鬼才画家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逝世500周年。博斯家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博物馆(Het Noordbrabants Museum)馆长查尔斯·德莫伊(Charles deMooij)花费7年的苦功,从全世界11个国家,借到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留存于世的大部分作品,将他的奇幻世界展现在世人眼前。艺术的魅力正是如此,艺术家本身仿佛是上帝派来的使者,他展示给你正常人想象不到的艺术世界,完成这个使命后,他安然离开,留下足够影响后世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