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新京报 作者:滕朝2018-08-10 09:47

《一出好戏》 处女座黄渤拍处女作,讲究

由黄渤自导自演,王宝强、舒淇、张艺兴、于和伟、王迅、李勤勤、李又麟等主演的电影《一出好戏》将于明日全国公映。该片讲述了公司员工团建出游遭遇海难,被迫流落荒岛共同生活,并直面一系列“人性”问题的寓言故事。

作为黄渤导演的长片处女作,他并没有选择“喜剧”这个自己最擅长、也最保险的类型,“根本没想过‘保险’这事儿,用三年时间去做一件保险的事情,不如去演戏,可以出很多作品,收入也会更稳定。”最终,他为观众呈现了一个在华语电影中少见的现实寓言题材,片中充斥着各种残酷、荒诞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从作品的完成度来看,在近年来大多数演员跨界的导演处女作中,很可能是最完整、最精致,也是细节最讲究的一部,算是难得的精品,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年来他对于导演这个职业做了充足准备。

片场中的黄渤,将处女座的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为了在张艺兴脸上做一个鞋印的效果,他把工作人员的鞋子脱下来一遍遍按在张艺兴脸上,再自己用画笔勾勒出鞋印轮廓;片中有场戏,所有的角色都穿着蓝色条纹装,黄渤与服装设计师一块为每个演员设计不同的款式,然后现场裁剪;有好几场戏已经拍完,在王迅眼里已经非常完美了,但黄渤在剪辑的时候,决定要求重拍。

xvqy798850_b

这次和他合作过的演员都说,黄渤是他们见过脾气最好的导演,但他对于细节的要求却非常严苛,这种坚持,正是一个导演应该具备的品格。新京报独家采访了导演黄渤和演员王迅,回忆《一出好戏》拍摄过程中的幕后故事。

1 剧本:曾设想过整个故事没有主角

黄渤拍电影的想法早在2010年时就萌发了,“本来打算2011年拍,2012年上映。”但是,当时的黄渤凭借宁浩的“疯狂”电影系列迅速成为国内炙手可热的喜剧大腕,又凭借《斗牛》斩获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一时风头无两,各种工作邀约纷至沓来,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拍自己的电影。对于处女座的黄渤来说,执导一部电影是需要全身心投入的一件事情。

2015年,演完《寻龙诀》之后,黄渤基本就没怎么接工作,开始专注在自己的这部处女作上,和编剧关在小黑屋写剧本。“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喜剧,他肯定就不做了。”好友王迅是最早听黄渤讲故事的听众之一,故事讲述一群人在孤岛上的遭遇,群戏加上孤岛戏,在目前国产电影中算是比较稀有的类型,多少带有一些实验色彩,拍摄难度会更加复杂。光是剧本就推翻了无数次,王迅从2010年就听黄渤聊这部戏,“剧本出了几十稿,每稿都不一样,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黄渤觉得,剧本的难度在于“不太有章可循”,之前虽然也有过一些荒岛题材的电影,但跟自己心里想表达的内容都不一样,“并且里面牵扯了好多有关经济学、社会学以及哲学上的东西,有一些超出了我的知识范畴,你必须要有一定的高度,抱着俯视的态度,才能调配里边的故事,才能嬉笑怒骂,游刃有余。”

因此,黄渤最开始走过很多弯路,做了很多不同的设想,其中设想过整个故事没有主角,以不同角色的视角连接,比如王宝强饰演的小王成为荒岛的主人之后,就以他的主视角去看所有人,表现这群人的生存状态,接下来于和伟饰演的老板成为主人之后,视角再转换到他身上,小王就成了边缘或是对立的一面。但是这种讲述故事的方式太过实验性,跟观众的观影习惯有些冲突。“如果说成本再小一点,不用考虑太多,这样也未尝不可。”黄渤还是希望“市场需要”跟“自我表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结合起来,不要那么对立。

p2527723866

2 寓言:“天上下鱼”有现实科学依据

在创作《一出好戏》的时候,黄渤经常问自己:“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是不是可以有自己的表达?在表达的时候,就一定要那么小众吗?”他一直认为电影具有文艺与娱乐两种属性,如何把握好这两种属性的“度”是一个问题。

《一出好戏》的故事是一个寓言,有一定的实验性,这是黄渤在这部电影中所坚持的艺术表达,否则他就去拍一部纯喜剧了。影片中经常会看到一些荒诞的、非现实性的场景——海边倒扣的废弃巨轮,海难时被巨浪卷起的大鲸,还有极具超现实的天上下“鱼”的场景。其实,这些看似荒诞的段落,在现实中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比如“天上下鱼”的场景,在全世界各地龙卷风频繁的海边经常出现。

另外,片中有一段黄渤饰演的马进站在高台上激情陈词的镜头,一束高光打在他的头上,音乐响起德国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首交响乐曾经在库布里克的科幻名作《2001太空漫游》中被使用过,被黄渤放在这里之后,宏伟悲壮的乐感又被激发出另一种韵味,与电影的整个主题调性极其妥帖。

《一出好戏》虽然是一个近似于《蝇王》的寓言体故事,但黄渤并没有将这个寓言做得太过残酷,还是比较喜欢“在嬉笑怒骂中能够带出一些别的东西来,不想皱着眉头说话。”他还是希望能够举重若轻一点,“而不是说把血抹到你脸上,不希望是纯感官上的刺激。”其实最开始,黄渤是想把这个故事做得更癫狂,“嘻嘻哈哈把这事儿说完,大家把它当作一个闹剧看也OK,把它当成一部有表达的片子去琢磨也OK,各取所需。但自己实际的能力可能还挺难做到这种,所以最后还是决定要收一些。”

3 选景:七天裤衩一直是湿的,都没干过

日本屋久岛

黄渤在开拍之前已经预料到了,这不会是一个特别舒舒服服就能拍完的戏。然而,真正拍摄的过程,比他预想的还要困难好几倍,这主要表现在影片拍摄现场自然条件的不可控上。剧本写完之后,黄渤带剧组开始选景,去了很多地方,新西兰、泰国、中国台湾、海南、千岛湖等,但都没有符合故事中荒岛的样貌。一次偶然的机会,工作人员看到一些日本屋久岛的图片,剧组就抱着一丝希望抵达那里,结果带来了惊喜。这个岛上有各式各样的石滩、石壁、山洞、瀑布、森林,给这个故事提供了很多丰富的环境样貌,也为整个片子建立起了一种荒诞气质。

p2528637721

然而,令黄渤疑惑的一点是:“为什么这么美的地方之前都没有人来拍戏呢?”后来才知道这个岛一年会下400场雨。电影选在2017年2月底开机,主要是为了躲过雨季,没想到拍摄过程中的高密度降水,还是让剧组感受到了绝望。有时候天气预报说是晴天,但是到现场就下雨了,只能转场拍别的戏,等转过去的时候太阳又出来了。黄渤说:“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这种环境下黄渤只能想尽办法随机应变,“我没法做到像好多艺术家一样,为了等一个晴天空半个月在那儿。实在不行,最后只能咬牙“在雨里拍吧。”没想到,这种改变却呈现出另一种气韵,“一群人在雨中昂扬着,环境的冲突更彰显出内心那种力量,也挺好的。”

这部戏的演员吃了不少苦,风吹雨淋,“七天裤衩一直是湿的,都没干过。”舒淇开玩笑说道:“剧组肯定是把钱全都拿去玩了,只能选一个最苦的地方拍戏。”虽然在屋久岛的拍摄环境很艰苦,但拍完之后,每一个演员无一例外都特别想念这个地方。

青岛

除了在日本屋久岛取景之外,影片有些场景还选在黄渤的家乡青岛。如今,青岛的拍摄环境越来越便捷,有很好的棚。片中的山洞是在青岛的棚里拍的,山洞里面的形状、走向、光线位置、主体跟群体之间的关系,都做了很多尝试。在片子后半段,山洞被压得特别低,就是希望营造那种压迫感,人都站不起来。

片中倒扣的大轮船,因为没法在外景搭建真实的船体,不能在海滩深挖,所以整个海滩,包括河、石头等,都是在青岛的棚里全部一比一地复原了。最开始,那艘废弃的大船做过侧躺的方案,但后来导演还是觉得倒扣在海滩上比较好,船的地板变成了天花板,天花板成为地板,呈现出一个颠倒的世界,与整个故事关系比较像,“因为整个故事一直在反转,人物关系也在反转。”

黄渤自己感受也比较奇妙,“平时已经习惯了正常的构图,整个场景倒过来之后,在里边待时间长了,跟在船上是一模一样,有眩晕、想吐的感觉。”观众在看这个场景的戏时,刚开始可能觉得有点别扭,但时间长了便能感受到这个场景与故事结合的妙处。

xvqy798843_b

4 群戏:舒淇干等八天通告,最满意王迅

《一出好戏》中有30多位演员,是个大群戏,在演员调教、镜头调度、场面掌控上有很大难度。所以,在主要演员的选择上,黄渤尽量找一些比较成熟的“戏骨”,“我说完人物性格、人物关系以及整个语境的调性,大家会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内,基本能够找到这个人物的内核。”

黄渤说,这样一个大群戏,能找到这么多好演员来参演是一种奢侈。很多演员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背景,一待待一天,一句台词没有。女主演舒淇曾在自己的房间里边等了八天通告,都是很正常的。

王迅是让黄渤比较“省心”的演员,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做配角,王迅早已摸清了在群戏中的生存法则,“这场戏的焦点可能不在我身上,是黄渤和张艺兴的戏,但是大家都在旁边围着,我肯定是想办法积极参与,当镜头扫过时,你的状态一定要是对的。”

黄渤也经常在其他演员面前表扬王迅:“你们看看老潘,永远在状态,永远在积极地给自己加戏,无论(这镜头)我用不用。”王迅饰演的老潘算是导演为他量身定做的,是一个色彩性很强的角色,身上带有一股子“贱劲”,黄渤有时候看监视器,都恨不得把手伸到屏幕里抽他一巴掌。于和伟也说,在和王迅演对手戏的时候,心里会猛然升起消失很多年没出现的暴力欲望,想打人。

所有演员中,让黄渤最花心思的就是张艺兴饰演的表弟小兴。最开始试了几十个演员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还是舒淇提醒他,“为什么不找张艺兴?”黄渤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这个角色难度有点大,怕张艺兴拿不下来。最后,黄渤从默契度考虑,和张艺兴一起参加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相处了三年,彼此熟悉,表兄弟的关系其实已经建立起来了。并且张艺兴天生就带有一些呆萌、憨憨厚厚的形象与角色很相符。

在做造型的时候,黄渤就给艺兴脸上做了一些雀斑,戴了个眼镜,头发乱乱的,在形象上更接近角色。对于张艺兴来说,小兴这个角色难度最大的是后半段的反转,该怎么把握准这个角色。对导演黄渤来说,过程也很痛苦,“有的时候会一遍一遍地磨,有的时候会连拍20多遍。”

5 执导:黄渤“偷师”了很多合作者

王迅说,黄渤其实很早就具备了做导演的能力。2012年的时候,他就小试牛刀,拍了两部微电影《特殊服务》和《2B青年的不醉人生》。从这两部微电影中可以窥视出黄渤在创作上的野心,两部作品在内容上都不是走纯喜剧路线,而是融入了自己对于现实生活的一些思考,在形式上都是采用了封闭空间叙事,并且后者采用了极具实验性的一镜到底的拍摄方式,作为新导演,这种探索方式可谓大胆。

这些年来,黄渤作为演员合作了很多导演,“整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起来,合作过的每个导演,各个专业的人对自己都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王迅与黄渤从2006年的《疯狂的石头》第一次合作,认识有十多年,之后每部戏几乎都有合作。在王迅看来,黄渤是一个不断学习型的演员,“他不是那种已经演得不错,就按部就班的演员。他在不断跟新导演合作的同时,也在汲取别人身上的优点,所以你看黄渤这次做导演,会有管虎的风格,有宁浩的风格,也有陈可辛的东西,完全能感受得到。”

学管虎 所有镜头都不放过

曾合作:《斗牛》《杀生》等

xvqy798855_b

王迅说,管虎导演在现场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360度拍个遍,因为他怕后期一上剪辑的时候发现缺镜头,所以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拍到,从不会说某个方案是最好的。“黄渤这方面是学管虎,在现场所有的镜头都要拍到。”黄渤也坦诚道:“年轻导演该犯的错误,我也是一个没落地全都犯了一遍。素材量确实拍得比较多,还是希望给自己在剪辑台上留的创作余地能大一些。”因此影片的片比很大,很多镜头没有出现在最终版本里,包括徐峥、孙红雷在上岛之前的戏,张艺兴做了好久心理建设吃生鱼的镜头,以及王迅全裸被绑在岩石上被海浪拍打的镜头全部被剪掉。

学宁浩 调教演员有想法

曾合作:《疯狂的石头》等

xvqy798857_b

王迅认为,黄渤在调教演员方面是学宁浩。宁浩教演员时,他早就有自己想好的一套东西,但是他一定不会先入为主地告诉演员要怎么演,他会在看完演员表演之后,再结合他的想法,重新给演员做出调整。

学陈可辛 拍感情戏很细致

曾合作:《亲爱的》等

xvqy798856_b

在王迅看来,黄渤对于情感的处理就很“陈可辛”,很细致,尤其是和舒淇的好几场戏拍得特别美。“我知道黄渤有他浪漫的地方,但是没想到他浪漫的地方能处理得那么好。”片中,舒淇饰演的姗姗是马进内心中美好的象征,马进把她当作女神看待,有几场戏,黄渤用了很多奇幻的镜头表现对于女神的爱慕之情,非常唯美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