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澎湃新闻 作者:廖阳2018-08-09 14:39

原标题:《拉赫玛尼诺夫》:天才拉赫在音乐剧里“复活”

奥地利作曲家莫扎特曾经两度被搬上音乐剧舞台,如今轮到了俄罗斯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

近日,上海文化广场剧院启动了音乐剧《拉赫玛尼诺夫》的制作,试图挖掘天才拉赫玛尼诺夫的内心世界。这也是继《春之觉醒》《我的遗愿清单》之后,文化广场再次制作“小而美”的小剧场音乐剧。

今年11月,《拉赫玛尼诺夫》将在上海上剧场首演13场。而在10月,《我的遗愿清单》也将启动第三轮演出,在上剧场连演8场。

《拉赫玛尼诺夫》预热照。

拉赫玛尼诺夫(1873-1943)是浪漫主义晚期的代表作曲家之一,在作曲和钢琴演奏领域均有建树,其创作深受柴可夫斯基影响,有深厚的民族音乐基础,擅长史诗式壮阔的音乐风格。 

与传记类音乐剧刻画一个人漫长的一生不同,《拉赫玛尼诺夫》选取了作曲家人生中的一个断章,描绘了拉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诞生过程。

1897年,拉赫《第一交响曲》首演劣评如潮,令作曲家深受打击,陷入三年的精神崩溃和创作停滞。直到遇到心理治疗师尼古拉·达利,他才重拾自信,在1900年交出杰作《第二钢琴协奏曲》。

年少成名的作曲家一蹶不振,在逆境和绝望中苦苦挣扎,期间得遇心理治疗师相助,走出困境,走上巅峰,怎么看,都是一个励志的创作题材。

2016年,原版《拉赫玛尼诺夫》在韩国上演,拉氏旋律融于流行曲目,钢琴与弦乐四重奏现场伴奏,吸引了不少观众走进剧场。

之所以选择将这部音乐剧汉化,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称,他们首先看重的是音乐质感,“剧中音乐都选自拉赫本人的作品,旋律感非常强,在古典音乐里融入歌词和人声,讲述作曲家的人生,表现方式非常妥帖。”

有古典音乐托底,《拉赫玛尼诺夫》呈现出一般音乐剧没有的“古典气质”,“大多数中小型音乐剧都比较通俗,很生活化,甚至不乏俗气,这部音乐剧特别高贵,值得反复琢磨和体会。”

刚在2018年大邱国际音乐剧节斩获“最佳国际音乐剧奖”的高瑞嘉,受邀执导中文版。作词人甘世佳受邀操刀中文歌词。舞美沿用了韩国版的古典写实风,不过,现场伴奏的弦乐四重奏扩充为弦乐六重奏,音乐更立体也更丰富了。

四位音乐剧新秀担起了表演重任,其中,拉赫由蒋奇明扮演,达利由王培杰、施哲明扮演,周可人则身兼两角。

《拉赫玛尼诺夫》预热照。 

有意思的是周可人。正在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就读的他,指挥过《法语音乐剧明星集锦音乐会》,当过音乐剧《摇滚年代》的键盘手、音乐剧《小城之春》的钢琴师,更在音乐剧《两个人的谋杀》《月亮和六便士》里亮过相。

“指挥系学生也要学美声的,我学歌比较快,两个角色都能唱,导演可能比较放心我。”周可人这样解释自己被选上的原因。

拉赫和达利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角色,在周可人的理解里,拉赫宿命感强,较阴郁,音乐里少有阳光的色彩,达利风趣,应付人的招数很多。 

自从演过《两个人的谋杀》,同时扮演拉赫和达利,周可人也没有“分裂”之感了,“因为有化妆,两人的戏不太容易串,主要是歌,两人歌的声部不一样,我很怕演着演着就唱串了。” 

周可人本人就是学古典音乐的,平时也弹拉赫的钢琴作品,接了这部剧,他对拉赫的理解更深了,“从拉赫身上也更能体会艺术家的艺术、精神和生活状态了。”

小剧场音乐剧类型多样,不管是小清新,还是悬疑、暗黑风格,都有各自的市场和受众。从《春之觉醒》《我的遗愿清单》到《拉赫玛尼诺夫》,文化广场接连汉化三部海外音乐剧,费元洪坦言,他们选的戏都比较正,“受众面相对比较宽。”

至于选戏的标准,费元洪总结:第一,情感上要让中国人感同身受,没有文化上的落差,戏剧表达要直击人性,带有普世性;第二,音乐立得住,传唱度高,歌词的配合有厚度和黏性,音乐好才能走得远;第三,要能彰显演员的表演,小戏特别考验演员;第四,可控的成本和性价比,即便是用简易的方式制作,也不影响剧目品质,易于运输和巡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