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中国艺术现场 2018-08-09 10:34

原标题:它们躺在哑默的土地上,比生命的骨头还重——MoMA首个大型建筑展:“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南斯拉夫建筑,1948-1980”

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

南斯拉夫的建筑,1948-1980

展览时间:2018年7月15日-2019年1月13日

展览地点:纽约曼哈顿53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他留下的话语

比世界还美

没有人敢对其长久注目

它们在某处无聊地等待时间的转折

比人们还大

谁敢给它们注音

它们躺在哑默的土地上

比生命的骨头还重

死神无法将其

作为嫁妆带走

没有人能举起它们

没有人能扔掉它们

陨落之星在他的话语的

影子中挤入它们的头颅

—— [南斯拉夫] 瓦斯科·波帕 《占星者的遗产》(董继平译)

◇ Miodrag Živković, 苏捷斯卡战役纪念碑,1965-1971。

摄影:Valentin Jeck

它们躺在哑默的土地上,比生命的骨头还重;没有人能举起它们,没有人能扔掉它们;它们在等待时间的转折——南斯拉夫著名诗人瓦斯科·波帕的这一小段诗句,似乎特别适合这些瓦伦丁·杰克Valentin Jeck镜头下的庞然大物。

它们是南斯拉夫的遗留物。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前南斯拉夫。

◇ Uglješa Bogunović, Slobodan Janjić 和 Milan Krstić,

阿瓦拉电视塔,1960-65(1999遭毁坏后于2010年重建)。

摄影:Valentin Jeck

2016年,瓦伦丁·杰克受MoMA委托,前往前南斯拉夫所在的各处土地,拍摄遗留下来的建筑物。2018年7月,MoMA下半年的展览《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南斯拉夫建筑,1948-1980》开幕,包括瓦伦丁·杰克的作品在内,共展出400多件绘画、模型、摄影和电影胶片作品,探讨这一时期的南斯拉夫建筑及其背后特殊的历史语境、政治功能和文化多样性。

◇ Janko Konstantinov, 通信中心,1968-81。

摄影:Valentin Jeck

让我们随着展览,

一边惊叹于这些建筑的现代感,

一边走进这片正在慢慢被人遗忘的土地。

1948-1980,南斯拉夫的黄金时代

◇ 贝尔格莱德城市规划研究图,1949-50

要看懂南斯拉夫的建筑,不得不简单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背景。南斯拉夫地处有着“欧洲火药桶”之称的巴尔干半岛,四分五裂的地缘构造,最终形成了其多民族、多文明,及复杂的人文构造。

南斯拉夫的前身是一战后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在经历了二战解体又重组后,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于1946年成立,以带领南斯拉夫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的约瑟普·布罗兹·铁托为最高领导人,并实行联邦制,由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马其顿、黑山六个共和国组成,每个共和国都有一个绝对独立的主体民族,又有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斯诺文尼亚语、黑山语三种言语,还有天主教、东正教和伊斯兰教在不同地区的深度影响——这注定是一个不稳定的主权结构。

战后,铁托开创了独特的社会主义自治制度,坚持反对外来干涉和大国主义,反对种族竞争。

这种坚决的独立意志两边不讨好——南斯拉夫自然不会站在西方资本主义这一边,而苏维埃也不欢迎不听话的小弟,最后的结果是,在冷战期间南斯拉夫避开了“二选一”,率先开辟了“第三条道路”,在不结盟运动中发挥了领导作用。不结盟运动是成立于1961年的国际组织,其成员国奉行独立自主、不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中的任何一个结盟的外交政策。

与此同时,南斯拉夫政府也深知发展才是硬道理,它加快国内的现代化进程,大力发展经济,加强国内多元文化的融合。

◇ Ivan Vitić,Laginjina街上的公寓大楼,1957-62

《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聚焦于1948年-1980年之间的南斯拉夫建筑,正是来自从南斯拉夫与苏维埃决裂到铁托去世的这一段时间。

这段时期是南斯拉夫力求发展的黄金时期,一边要解决内部问题,一边要明确自己的国际角色。政府发起的诸多项目都包括了建筑建造,南斯拉夫的建筑师就是在这样一种复杂独特的语境中做出自己的回应,发展出了一种借鉴了欧洲及其他国家又全然不同的战后建筑风格,既注重设计美学,又要完成其社会功能。

他们出色地做到了。

南斯拉夫文化遗产的再发现

早在1960年代,MoMA就展出了一系列关于南斯拉夫的艺术项目。而这一次的《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南斯拉夫建筑,1948-1980》,成为美国第一个研究南斯拉夫著名建筑的大型展览。

展览现场

观众将看到建筑在南斯拉夫特定的社会主义背景下是如何创造出这样一种奇妙的空间——它包含了这个地区共通的历史记忆、集体身份,和不同需求和文化影响下的共同愿景。

典型的南斯拉夫建筑形态包括了经济适用的集体住房、全新市民和社会机构、公共空间、旅游设施和纪念碑……它们都成为了共同构建国家目标和乌托邦理想的实验方式。

展览分为四个主题板块进行展出:现代化、全球网络、日常生活、身份,共同探讨大规模城市化、技术实验及其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消费主义、纪念碑和纪念物以及南斯拉夫建筑的全球影响力等议题。

“现代化”考察了在以乡村为主体的国家中,建筑在迅速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全球网络”将目光投向了南斯拉夫外交政策在建设其旅游基础设施和在国内外的大规模建设项目方面所起到的作用。

◇ Andrija Mutnjaković,科索沃国家和大学图书馆,1971-8。摄影:Valentin Jeck

“日常生活“探索了这个国家的集体住房项目及现代设计在社会主义消费文化中的出现。最后一部分“身份”则描述了南斯拉夫地区多样性和国家统一之间的动态关系。

◇ Dinko Kovačić 和 Mihajlo Zorić,

Braće Borozan建筑楼,1970-79.摄影:Valentin Jeck

Živa Baraga和Janez Lenassi在斯洛文尼亚Ilirska Bistrica 的作品《Monument to the Fighters Fallen in the People’s Liberation Struggle》

展览中的重点作品来自一批杰出的南斯拉夫建筑师,这份名单里包括了博格丹·博格达诺维奇Bogdan Bogdanović、尤拉伊·奈哈特Juraj Neidhardt、斯维特拉娜·卡纳·拉德維斯Svetlana Kana Radević、爱德华·拉夫尼卡尔Edvard Ravnikar、文采斯拉夫·里希特Vjenceslav Richter和米莉卡·斯特里克Milica Šterić等人。

他们借鉴了西方的建筑风格,同时融入了自己于国家深沉的情感和使命感,创造了这些独一无二的“混凝土”作品。

◇ Bogdan Bogdanović,亚塞诺瓦茨集中营纪念碑,

1959-66

博格丹·博格达诺维奇(1922–2010)是建筑师、作家、教授、公共知识分子,曾任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共和国首都)市长。这座纪念碑是他在南斯拉夫各地建造的二战纪念碑的其中之一,他所赋予建筑的人文性大于其功用性。这件作品中,他通过“花”的造型来纪念这段沉重的历史,寓意重生。

◇ Vjenceslav Richter,世博会58的南斯拉夫馆,1958

文采斯拉夫·里希特(1917–2002)是建筑师、艺术家和理论家,因其为各种国际博览会建造的展馆而闻名。他是EXAT 51的创始人,提倡让建筑师和艺术家一起工作的跨界协作。他的一生中获得了许多奖项,最著名的作品就是为1958年布鲁塞尔世博会设计的南斯拉夫馆,这是一个通风、部分釉面的建筑,内部的开放设计象征着南斯拉夫对国际关系所持的开放态度。

还有被誉为第一位女性黑山建筑师斯维特拉娜·卡纳·拉德維斯、以城市规划建筑见长的尤拉伊·奈哈特等等诸多南斯拉夫建筑大师的作品,将让你眼前一亮——原来社会的目的性和艺术的创造性,并不全然相斥。

南斯拉夫的政治实验最终失败了,但它所遗留下的建筑鉴证了那一段历史所富含的愿景和成就,表明了建筑在社会参与和变革方面的潜力,而这种潜力在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在那样一个“混凝土”的乌托邦,建筑被认为是有能力并有义务为建设更好的社会而做出贡献。它超越了本身的体裁,融入了一个更宏大的目标中去。它不再和一群人有关,而是和更多人有关。

走向混凝土的乌托邦

南斯拉夫的建筑,1948-1980

展览时间:2018年7月15日-2019年1月13日

展览地点:纽约曼哈顿53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