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8月7日,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宣布王涵怡将就任画廊资深总监,常驻香港。王涵怡将会全方位参与画廊展览项目,以及画廊在亚洲和全球艺术展的参展计划,并协助高古轩画廊进一步拓展其在亚洲区广阔的私人及公共机构客户网络。

1

▲  香港高古轩所在的建筑物:毕达行,摄影:Martin Wong

经过数百年的摸索、考验和修正,西方画廊业已基本进入成熟的运营期,在市场中也有了自己明确、有效的作用。而近年来,从2008年佩斯画廊在北京开设分支机构,到高古轩画廊2011年1月于香港中环毕打行开设亚洲首间画廊,重点发展亚洲市场,再到香港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今年(2018年)春天开幕,越来越多的欧美大牌画廊选择在香港、北京、上海等城市对自身进行拓展,陆续抢滩中国已经是资本流向的明确表现。这样的选择既源自中国市场目前呈现出巨大发展潜力和中国藏家强大的购买力,也源于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发展所持有的信心。

2

▲  2007-2017全球前三名艺术市场成交额与成交量:美国、中国、英国

3

▲“全球最重要的200名藏家”数量及地区统计 Arts Economics(2018)with data from ARTnews

根据艺术经济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为637亿美元,其中美国(42%)、中国(21%)、英国(17%)的全球占比达到了创纪录的83%,相较其他国家和地区优势明显。如果说亚洲地区如今已经成为了未来全球艺术市场发展的新中心,那么中国一定是其重要引擎。

对话 “凤凰艺术

在获悉王涵怡即将就任高古轩资深总监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凤凰艺术”连线采访王涵怡,请她分享了对于自身这一事业上的转换的思考,以及高古轩画廊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区的未来规划与畅想。

王涵怡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Q:您之前一直在佳士得香港、佳士得纽约工作,从二级市场进入一级市场的原因是为什么?这之间最大的不同又在哪里?

王涵怡:其实高古轩画廊做了很多二级市场方向的业务,很多不管是年轻的艺术家,还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甚至属于家族基金会型的艺术家作品,画廊都有代理及推广。所以从拍卖行做了6年之后,毅然决然跳到画廊区块,也是因为这家画廊让我觉得,我能够把在拍卖行累积的资源和能量重新运用到新的跑道上。

其次我本身也在拍卖行这个区块学习了非常多东西,画廊对我来说,有更多对目前亚洲地区藏家提供所谓艺术咨询方面的服务,我可以把累积资源、知识,帮助亚洲藏家建立丰富的收藏,很期待这样的挑战。

高古轩的质量都是非常高的,所以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帮我认识的藏家们提供更多的咨询,协助他们建立一种所谓的家族的传承式的收藏。

Q:您提到“毅然决然的转换”,所以中间的转换是没有犹豫并且很顺畅的吗?

王涵怡:我从佳士得顶级的拍卖行跳到世界级的画廊高古轩,对我来说在整个事业的调试方面,还是算是顺水的,因为很多的艺术家、类似的作品在自己的工作中都有多维度接触过。

可能在亚洲地区,在画廊可以做更深层次的推广,无论是教育的推广,还是将更多艺术家带到亚洲来这边的藏家做一些交流,不管是年轻艺术家还是已经举足轻重的艺术家,在画廊可以有这个机会与他们一起合作。

4

▲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Cast a Cold Eye」,高古轩画廊,West 24th Street与West 21st Street,纽约,2006

Q:所以其实这个经历非常顺畅地能让您在高古轩,在香港,在亚洲的未来发展中起到很好的承接和教育亚洲藏家、亚洲市场的作用?

王涵怡:对,我觉得艺术收藏对很严肃的藏家来讲,他需要有这方面的知识跟含量,对于如何建立一个稳定以及有前瞻性的收藏,需要很多时间累积。很多时候通过画廊平台的推广,把好的作品藉由展览或是艺博会带到无论国内也好,香港也好,可以渐进式的跟这边的群体做交流,这非常重要。

Q:您刚才提到亚洲和西方藏家其实有很大的不同,您认为这其中最大的差距是缺少渐进式的思考,或者在这种越来越变化的市场下,藏家面临的选择也会变。那您觉得他们应该改变哪些方面,又该坚持哪些方面?

王涵怡:我相信每一个地区的藏家一定都有独特的收藏属性。尤其是西方当代艺术,不管是艺术史方面的资讯,或是对作品的了解度和熟悉度,我认为能将西方藏家群无论在艺术史演变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市场制度的建立作为好的借镜,是为好收藏的开始。

西方许多重量级的藏家是以跨世代,渐进式的方向建立家族性的收藏,而他们所累积的经验以及架设的收藏系统,其实是现在亚洲很多藏家都想要去了解的。因为大家都觉得,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传承。

5

▲  每年发行四期的高古轩季刊 Gagosian Quarterly

Q:这两年有很多西方顶级画廊进入香港,然后慢慢又进入上海和北京。您怎么看待这个趋势呢?亚洲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心态或者面孔去面对这样一个浪潮?

王涵怡: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有这样的需求,才会有这样所谓国际性的画廊去进驻无论香港、上海还是北京。并且这个也不是这两年在发生,像2011年的香港高古轩、还有至北京设点的其他国际性的画廊,很早就有一批世界级的画廊可以嗅到这个触觉。我相信亚洲会在整个艺术市场的未来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在亚洲,中国无庸置疑拥有最庞大的藏家群体。

这两年在香港所举行的艺博会以及拍卖会都有非常好的成果,画廊同时也意识到除了香港以外,北京和上海亦有非常好的濳在藏家群体,进而参与了这两个城市所举办的艺博会,提供进阶式的交流,这是一个趋势,同时也让许多地方性的画廊接触到不同层级的国内外藏家。

Q:未来这段时间里,高古轩将在这个新的浪潮中有怎样的动作呢?

王涵怡:我觉得也可能就是遵循之前我所讲的:继续将我们所代理的艺术家做更深一层的推广,以及更多的与本地藏家做交流。现在很多藏家到瑞士、伦敦、香港,或者其他地区去了解整个艺术市场的形态,我们作为一个全球性的顶级画廊,一定是站在这个制高点去思考如何分配我们的资源。当然首选是持续把最好的展览、最好艺术家的作品带到亚洲来,因为所谓的未来是在这里。

6

▲  高古轩画廊出版的毕加索画册

Q:您刚才说,其实有很多藏家已经去瑞士,去国外主动地收藏,那么其实还有很多藏家还是通过香港、一些画廊来了解西方。那您认为应当怎样通过香港这个特殊的地缘和市场与内地沟通呢?

王涵怡:就像您刚刚讲的,其实香港占据很特殊的地理位置,它对于整个西方艺术演变可能是第一个感受到的,因为它本身的历史,西方的藏家、艺术家对香港也相对较熟悉。所有世界级的拍卖行还是持续在香港主导他们在亚洲的业务,二级市场整个资源、养分以及含量都在这边稳定得成长。所以它在短时间内的地位还是会很重要。但同时香港艺术市场所整合出来的资源也会帮助到国内其他城市对艺术活动的重视。

7

▲  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 高古轩画廊, 20 Grosvenor Hill, October – December 2015,所有作品 © Cy Twombly Foundation,摄影:Mike Bruce

Q:现在很多年轻的女性,在画廊也好,美术馆也好,一些国家的非盈利机构也好,都任职非常重要的角色,您作为其中一员,对这种趋势有何感受?

王涵怡:在纽约的画廊圈,其实很多的画廊老板,三四十年前就是女性在主导。在西方很早就有这样一批女性的画廊从业人员去开画廊,培养好的艺术家,为好的艺术家做国际性的推广。

女性的艺术家在近几年受到非常多的关注,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女性艺术家作品,这几年也渐渐崭露头角。这种国际性趋势,刚好画廊也让她们有新的平台去做一些推广。我自己也在这个潮流里面,所以感同身受的了解,很多女性,不管是从业人员也好,甚至拍卖行的主导者也好,大家慢慢地到前线去直接跟藏家交流,或做一些活动。

Q:那么您接下来在高古轩,可能会使得香港空间更加关注女性,尤其是亚洲女性的艺术家的作品和发展吗?

王涵怡:其实我觉得很多很好的女性艺术家在亚洲也真的需要一些平台去关注。高古轩这个平台非常庞大,我觉得以一个画廊整个生态来说,一定是要给藏家做一个前瞻性的、负责任的推广。当然已经举足轻重的好的艺术家,还是要持续的把他们的顶级作品带到亚洲来,让亚洲藏家了解顶级的艺术家作品层级和丰富度。同时年轻的艺术家,也非常需要借助高古轩平台去受到大家的瞩目。所以我觉得像这种国际化的画廊有这么多触角、这么多资源,未来一定可以在亚洲继续发光发亮。

高古轩画廊帝国

8

▲  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

美国人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曾位列2010年全球艺术界影响力前百人榜首。高古轩画廊帝国目前则占据了全世界包括纽约、伦敦在内的9个大都市。这位在艺术品市场里翻云覆雨的高古轩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然而江湖上却流传着诸多关于他的传说。很多人崇拜他,还有很多的人害怕他、敬畏他。所有人都无法否认的一点是:他就是当今艺术市场的教父级人物。

1981年,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于洛杉矶创立第一家高古轩画廊,五年后,将活动拓展至纽约,于 West 23 Street 开设画廊,由此展开持续至今的在全球性发展。三十年来,高古轩已经发展国际著名当代和现代艺术画廊,在纽约,洛杉矶,旧金山,伦敦,巴黎,罗马,雅典,日内瓦和香港设有16个展览空间。

9

▲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绘画”,高古轩洛杉矶画廊,1982 © The Estate of Jean-Michel Basquiat,Licensed by Artestar, New York

10

▲  高古轩纽约画廊,555 West 24th Street, New York,摄影:Robert McKeever

11

▲  高古轩在伦敦开设的第二间画廊,King’s Cross区Britannia Street,由Caruso St. John设计

2011 年 1月,高古轩画廊在香港开设了在亚洲的首间画廊,并以达米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 的新作《Forgotten Promises》作为开幕展。画廊位于香港中环的核心位置,坐落在毕打街上富有历史性的建筑毕打行之内。

12

▲ 达米恩‧赫斯特,Myth Explored, Explained, Exploded, 1993–99,“达米恩‧赫斯特:视觉糖果与自然历史”高古轩香港展览现场

13

▲  香港高古轩当前展览:亚历克斯‧伊斯雷尔个展“新浪潮”

13.1

▲ “郝量:肖像与奇观”,高古轩香港2018年展览现场

高古轩极为丰富的当代艺术项目对众多国际顶级艺术家的作品都有所囊括,如乔治·巴塞利兹(George Baselitz)、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埃伦‧加拉格尔(Ellen Gallagher)、安德烈亚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杰夫·昆斯(Jeff Koons)、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埃德‧拉斯查(Ed Ruscha)、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泰伦‧西蒙(Taryn Simon)、瑞秋‧怀特瑞德(Rachel Whiteread)、曾梵志等。

14

▲  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Opus 36”(1998)Painted and chrome-plated steel 17 3/4 x 16 1/2 x 12 inches (45.1 x 41.9 x 30.5 cm) © 2018 Fairweather & Fairweather LTD/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纽约,摄影:Rob McKeever

此外,还为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亨利‧摩尔(Henry Moore)、白南准(Nam June Paik)、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等诸多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举办展览。

15

▲ 拉里‧高古轩与村上隆

16

▲ 拉里‧高古轩与达明·赫斯特

17

▲ 拉里‧高古轩与杰夫·昆斯

王涵怡是谁?

18

▲  高古轩画廊新一任资深总监王涵怡

生于台湾的王涵怡,首先在曼哈顿音乐学院修得钢琴表演博士学位后,又于纽约取得佳士得美术学院艺术硕士学位。

在此次任职高古轩画廊资深总监之前,王涵怡曾任职于佳士得香港战后当代艺术部门,领导开创了首场“融艺”专拍,及在香港设立了年度大型私人拍卖展览“倾彩”。在工作中积累了对亚洲市场独特风格的敏锐感知,并与亚太区的藏家们紧密沟通合作。

19

▲ 赵无极《29.09.64》,成交价1.5286亿港元,创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首场重要晚拍“融艺/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

对于此次加入高古轩画廊,王涵怡表示:

“我十分高兴加入高古轩画廊,作为一间顶尖的国际画廊,高古轩拥有无可比拟的展览项目,代理世界顶级的艺术家和过世艺术家遗产。亚洲艺术界在过去十年间迅速发展,并将在未来持续这一势头。对于亚洲,现在是一个关键的时刻。我很期待与这样一个行业顶尖的全球性专业组织携手并进,进一步开拓高古轩在亚洲地区的活动。”

在未来的具体工作中,王涵怡将与高古轩画廊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尼克·西门诺维克(Nick Simunovic)携手合作。沿用她在现当代艺术领域的知识,全方位管理画廊展览项目、制订画廊在亚洲以及全球艺术展的参展计划。据了解,西门诺维克自 2007年起一直负责领导高古轩香港画廊在亚洲区的发展。

20

▲  高古轩画廊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尼克.西门诺维克(Nick Simunovic)

对于即将到来的合作,尼克·西门诺维克表示:

“我们对于王涵怡的加入感到兴奋,她的进取心、活力、热情以及在藏家和亚洲艺术界中的良好声誉令我印象深刻。加上她多元化的文化背景和她对东西方文化的渊博学识,她的就任将为高古轩在亚洲带来充满活力的新气象。”

3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