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丹尼尔先生 2018-08-08 14:34

原标题:无数人拍出了赫本的浪漫天真,只有他拍下了赫本的孤独灵魂 

毕加索说:「最失落的两个职业是牙医和摄影师:牙医想当医生,摄影师想成为画家。」

然而,理查德 • 阿维顿却是个意外,他最初是想成为诗人,却意外成为了摄影大师。但如果你用心观瞻他的摄影作品,会发现他每次快门按下的一瞬间,光影定格的场面,宛若一首表现主义诗歌。他的每一帧人物肖像,都如同一则短诗,隽永而深刻。

在他的镜头中,人物外在形象只是粗略的记录,更多着重展现的,则是人物内心的情感。阿维顿好像有一种天然的敏感性,能够洞穿拍摄人物的内心,发掘和记录下她们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他的镜头下,赫本是优雅的,也是失落脆弱的;性感大胆的梦露,也会了流露出迷茫忧伤的神色。

阿维顿曾经说过:「人像照不是临摹。当情绪或事实转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实,而是意见。」

在阿维顿的摄影生涯中,他的每一张作品都不是沉默的,而是一种有力的情绪表达,意见传递。正是这种独特的摄影理念,让阿维顿成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大师之一。

他被誉为继布列松、爱德华•史泰钦、比尔•布兰德后,「上个世纪职业摄影师的典范」。《纽约时报》曾评价阿维顿的照片,「定义了美国在过去近半个世纪来,关于风格、美与文化的标准。」

他不仅是时尚艺术摄影大师,还是名人收割机,更是一位心灵捕手。

阿维顿(Richard Avedon),1923年5月15日出生于美国纽约,逝世于2004年10月1日。他是个地道的纽约客,他的父亲是俄裔犹太人,在第五大道有一家时装店。上中学的时候,他和高中同学詹姆斯 • 鲍德温编了份文学小报,那时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诗人。后来他去海军服役,被派去给人拍证件照,上千张照片拍下来,他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

「我必定是拍了十万张困惑的面孔,然后突然惊觉,我正在当摄影师。」阿维顿说。

这也是他接触摄影的开端,为此阿维顿曾说过「我当上摄影师这个意外,让我这一生充满了可能性。」那时的阿维顿恐怕已经发现了人像摄影的秘密,即,在无数张平凡无奇的面孔下,隐藏着丰富的故事和秘密。这是比当浪漫诗人,更惊心动魄的事情。

阿维顿21岁的时候,,开始为时装杂志「Harper's Bazaar」工作,该杂志的艺术总监,布罗德维奇,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可以说他为阿维顿提供了,一副高大的骨骼框架,使他得以长成一只羽翼丰满的大鸟。在布罗德维奇的鼓舞下,阿维顿从不需要墨守成规,他不断实践自己对摄影的新认识。

「充满革新的时尚摄影」

1955年,阿维顿为某著名时尚品牌晚装拍摄的一辑黑白图片,《多维玛与大象》,皮糙肉厚的大象和纤细时尚的女模特,形成强烈反差,给人的视觉带来很大冲击,一举奠定了他在时尚摄影界的地位。

1957年,他的时装摄影名作《外套》诞生,这也是一幅出现在众多摄影教材中的作品。

1959年,为苏茜• 帕克拍摄的泳装照,被誉为「对引发比基尼潮流功不可没。」

1981年,为俄国女星娜塔莎• 金斯基拍的蟒蛇缠身人像照,也为她奠定性感女星地位。

与大多数时装摄影师喜欢在棚内拍摄恰好相反,阿维顿喜欢把身穿时装的模特带出摄影棚实景拍摄,给模特设计特定动作,在大街小巷,在模特运动当中抓拍,把动感融入时装的静态展示中。

这在当时是充满革新的运动,因为当时时装照中的模特儿都僵硬呆板,阿维顿却为模特注入情绪和动感,拍摄模特儿在户外活动、展露笑靥的片刻,掀起摄影界的革命。

50年代的名模苏茜• 帕克曾说:「他是这一行最优秀的,因为他知道模特儿不只是衣架。」

事实上,阿维顿不仅仅是一名摄影师,他也是一名舞蹈指导和戏剧导演(阿维顿一生都对戏剧有兴趣)。

阿维顿认为女人在专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会变得很美丽,比如说,走路,或者专心凝视镜子。因此,他的时尚大片很有一种电影场景的感觉,充满了饱满的情绪和力量。

「理性真实的人物摄影」

时尚从来不是阿维顿从事摄影的兴趣所在,他的兴趣在人身上,他很重视摄影师与拍摄对象的关系。在他看来,拍摄一张照片,重要的是他对拍摄对象的兴趣,他们之间应该是有故事的。

因此,人像摄影是阿维顿的最爱。他最擅长的做法,是将拍摄的人物置于空白背景前,以镜头捕捉他们不为人知的本质。

芭蕾舞王纽瑞• 耶夫的双足,在他的镜头下呈现出个人表演的精髓;

「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在他的作品中意外展现极度哀伤与深沉的面容;

年轻的凯特• 摩丝,也陷入了一种忧愁的情绪;

伊丽莎白• 泰勒,则面无表情;

前总统艾森• 豪威尔成了一个迷惑老人;

「蓝调天后」詹尼斯• 乔普林,一脸狂乱的大笑;

美国默片时代的巨星葛洛莉娅• 斯旺森,抱头大笑;

美国最伟大的导演之一约翰• 福特,一脸的古怪;

悬疑大师阿尔弗雷德• 希区柯克,则搞怪有趣;

美国著名演员爱德华• 罗宾逊,愁苦满面;

马龙• 白兰度,即便剃须的时候,也满屏的荷尔蒙;

芭芭拉• 史翠珊,做了一个奇怪的捏鼻动作;

肯尼迪夫人,则最早演绎了什么叫做望夫眼;

就连奥黛丽赫本,也在阿维顿的镜头下,释放了多重面孔。除了骨子里的优雅,女神的俏皮,平凡女人会有的脆弱,应有尽有。

据说,这是奥黛丽 • 赫本,本人最喜欢的一张照片,靠着窗户的她,望向窗外时,脆弱而忧伤。无数人艳羡她的美,只有阿维顿抓取了她灵魂孤独的时刻。

在不断的探索中,阿维顿逐渐形成鲜明的个人特色:他的拍摄对象都是被置于画面的最前方,背景是白色或深深浅浅的灰。他从来不使用自然光源,也不喜欢影子,他想法设法避免闪光灯打亮时在背景板上留下阴影。

他从来不试图掩饰人物的生理缺陷,皱纹、眼袋、疤痕在画面上很显眼,但就是这种不太有诱惑力的真实面貌,比完美更引起了观者的兴趣。

安迪• 沃霍的几张经典照片就是由阿维顿拍摄的,有一张是在沃霍遇刺后,阿维顿为他拍摄的上半身特写,一尺长的伤疤横亘在照片中央,触目惊心。

提到摄影技巧,阿维顿说:「我从一连串的「不要」出发,不要精致的灯光、不要表面的构图,不要摆姿势或述事。这些「不要」迫使我变成「要」。我要白色的背景,我要自己感兴趣的人,要我们之间发生的事。」

阿维顿采用一种叙述的方式,进行摄影创作,在给温莎公爵夫妇拍照的过程中,因为不喜欢他们不自然的姿态,阿维顿信口撒了一个谎,他说来得路上,一辆出租车残忍地压死了一条狗。公爵夫妇非常爱狗,情不自禁露出悲伤的神情。

爱德华八世因放弃王位,与他所爱的女人结婚而臭名昭着,被授予温莎公爵头衔,他的新婚妻子沃利斯在结婚后成为温莎公爵夫人。沃利斯是一个美国社交名媛,有两个活着的前夫,当她遇到爱德华八世时,第二次离婚没有最终确定。

对于英国君主来说,这不是一个合适的伴侣。然而当阿维顿将他们置身于空白的背景下时,灵魂无法遁逃的两人,悲伤也纤毫毕现,谁能质疑他们不是情感丰富的普通人呢?

阿维顿曾说:「所有照片都是准确的,却没有一张是真相。」大约是对他镜头下的人物,最真实的诠释。

阿维顿成名后,与活跃在纽约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1959年他出版了作品集《观察》,为之撰文的是杜鲁门• 卡波特;为1964年的《事不关己》配文字的是已成为著名黑人作家的高中同学詹姆斯• 鲍德温。

在60年代,阿维顿还是一个活跃的政治摄影师,他去南方拍摄黑人争取自由权力的运动、在美国各地拍摄反战活动并且亲临越南拍摄越战。

70年代以后,阿维顿走向人文摄影,他拍摄患癌症的父亲,去西部拍摄普通的油田工人和卡车司机,这些照片比明星或事件更具震撼力,他的摄影生涯也走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阿维顿说:「我正在寻找那些令人惊讶,令人心碎或美丽可怕的人; 美丽可能会吓到你,直到你承认它是你自己的一部分。」

1999年,阿维顿出版了摄影集《60年代》,书的封面照片是阿维顿为约翰• 列侬拍摄的一张肖像,因为安迪• 沃霍的后期加工而变得非常著名,浓烈的黄紫红着色,只留下列侬头部和标志性眼镜的轮廓线。

在这本书中,你不会看到热闹混乱的60年代纽约文艺圈景象。

艺术家、摇滚明星、宇航员、政客、嬉皮士、和平主义者出现在空旷的素色背景前,显得静谧、清晰而真实,令人对那些逝去的年代和人唏嘘感怀。他的照片总有种忧郁色彩,你可以看到鲍勃• 迪伦、弗兰克• 扎帕等人「之前」和「之后」的照片,看到沧桑在他们脸上的变化。

1963年的鲍勃• 迪伦

1965年的鲍勃• 迪伦

1992年,近70岁高龄的阿维顿成为《纽约客》的首席摄影师。2004年10月1日他在德克萨斯为这家杂志拍摄照片时,因为突发脑溢血而去世。

「人像照不是临摹。当情绪或事实转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实,而是意见。」美国人像摄影大师阿维顿抱着这个宗旨,将时装摄影升华成艺术,以人像摄影展现名人和市井小民的神韵,赢得「世界最著名摄影师」的美誉。

简 • 考克多说:「一个真正的摄影师,像真正的诗人或真正的画家那样少见。」理查德• 阿维顿无疑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摄影师,因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摄影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