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LCA 2018-08-08 13:51

原标题:元代最有名的一幅画,竟藏了如此惊人的秘密

元画,中国绘画史的另一座高峰。如果说宋画代表了中国画的雅与势,那么,元画的淡与逸则是任何时代都难以企及的。

元代的“落寞”文人们隐居山林,砍柴打鱼,却无意中将山水画推向了又一个巅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幅画便是《富春山居图》,当把它放大,黄公望藏在画中的秘密才慢慢显现。

先看一下《富春山居图》的全貌(横屏观看会更美丽):

《剩山图卷》 藏于浙江省博物馆

《无用师卷》 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黄公望出生两年后,蒙古人建立元朝,这个历时 98 年的王朝鲜有汉人被委以要职。当然,从南宋过渡到元朝的文人们也耻于服侍“异族”,他们多数隐逸山野,沉醉丹青,不问世事。

八个人

民众在元朝被分为四个等级,依次是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黄公望属“四等公民”。近 7 米长的《富春山居图》里共有 8 人,也都是四等或三等人,他们看似只是山中普通的看客、渔夫和樵夫,实则非同一般。

凉亭里的士大夫

凉亭对岸的渔夫

8 人中,有 1 人端坐凉亭,从他的幞头帽子可以看出,这是一位汉人士大夫。他目光随意的射向远方,若有所思,也许在看水里自在的野鸭,也许在与船上闲适的渔夫对望。在这样的情境中,两人的身份可以互换,士大夫可以变成渔夫,渔夫也可以变成士大夫,黄公望用暗喻的方式表露了身处元朝的文人们的无奈。

渔夫

樵夫

其余 6 人中,渔夫 3 人,樵夫 3 人。无论是松林间的垂钓者、浩渺江水中的两位好友,还是桥上的砍柴人,黄公望都只用了极少的笔墨。处于大自然中的他们显得极其渺小,这种由笔端生发出的世界观与宋代大相径庭。以黄公望为代表的元代文人们,创作更加自由,作品强调文学性和笔墨韵味,重视以书法用笔入画。他们多表现自身的生活环境、情趣和理想,山水、枯木、竹石、梅兰等题材开始大量出现,直接反映社会生活的人物画减少。

五只船

无人的渔船

画中共有 5 只船,只有 1 只停靠在岸边,只有这一只船上没有出现主人,也只有这一只船是一个可以久居的家。从船上屋舍的造型可以看出,船主必定也是归隐之士。这种出世的生活态度在元朝并不少见,黄公望的好友倪瓒,在人生的后 20 年就一直泛游太湖。在创作上,他不仅受到了黄公望的影响,更是将这种凄清冷寂的画风发挥到了顶峰。

四季

春夏之景

秋冬之景

黄公望用 4 年时间完成的巨作,没有刻意将风景统一在一个季节里,相反,他含蓄的画出了四季的变化。

长卷前端的景色饱满,树木茂盛,像是春夏一场雨后的清晨,繁华葱荣;中间部分是秋景,树叶的垂直皴法使整个山林更加肃静苍茫,生机渐弱;再往后,树梢上已经没有了树叶,加上大面积留白的相衬,突出了冬季的繁华落尽和人的萧条淡泊。

两个问题

大面积的留白与小桥连接的画面

看过完整的《富春山居图》后,也许有人还会有两个问题:为什么是两段?为什么乾隆的印章放过了这幅画?

由落款可知,《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为师弟郑樗(字无用)所绘。作品完成后,几经周折传到了明末清初的收藏家吴洪裕手中,他对这幅画实在是太喜欢,于是决定临死前烧掉它给自己殉葬,幸运的是,就在画被扔到炉中的瞬间,被自己的侄子抢救了出来。

画虽得救,中间却烧出几个洞,断为一大一小两段,前段画幅虽小,但比较完整,被后人命名为《剩山图卷》,后段画幅较长,损坏较为严重,修补较多,被称为《无用师卷》。

到清朝,《富春山居图》落到了乾隆手里,但他拿到的并非真迹,而是由明末的文人临摹而成的仿作,被后人称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当年在游览富春江时,每次走到和画里相同的位置,兴之所至,乾隆都会在这件仿品上提笔咏怀,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他的 50 多处御跋,后来实在无从下笔了,才恋恋不舍地题上“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很遗憾的样子。

不久,乾隆得到了另外一幅《富春山居图》——那幅名叫《无用师卷》的真迹。显然,他不能承认自己此前收藏的是假画,于是一边坚定地宣布《无用师卷》是赝品,一边又用高价将这幅所谓的赝品买下,乾隆与大臣进行了少量题字盖印后,这幅真迹就被打入了“冷宫”。直到 1816 年嘉庆帝编纂《石渠宝笈》三编时,《富春山居图》的真迹才得以正名被编入,算是逃过了一劫。

一种态度

黄公望的落款和印章(最下方的第二和三为黄公望所印)

对于中国古代的画家来说,山水画不是简单的描摹自然风光,而是他们的精神诉求,是他们的人生态度。《富春山居图》不只是一张画,它像是一种哲学,使创作者能够把积压了几十年的不满转化成一种豁达,还原到山水里。当黄公望多次往返于富春江时,张士诚在打天下,朱元璋也在打天下,元朝的统治已是岌岌可危,不过,对他来说,朝代的更替已经不重要,“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隐居于山林而忘于江湖,或许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