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岫闻回家

2018年8月2日3时27分,中国著名独立女性艺术家崔岫闻于北京病逝,享年51岁。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杰出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崔岫闻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深度践行了她所钟爱的人生主题——生命艺术。

为缅怀崔岫闻,崔岫闻艺术工作室、未来时代生命艺术委员会定于2018年8月6日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办“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

▲ “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

8月6日上午10时,崔岫闻的追悼会——“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崔岫闻的亲朋好友们一同来此,送她最后一程。

▲ 崔岫闻生前爱花

崔岫闻生前十分爱花,她爱一切美丽的事物。于是,整个灵堂都被鲜花环绕。从灵堂外一层层的花圈与花束,到授予每一位到会亲友们的淡黄色玫瑰,再到其伴侣冯晓哲走遍京城花店后汇集在岫闻周身的鲜花。躺在灵堂棺木里的崔岫闻,在花海的拥簇中,宁静安详……

死,是一个必然降临的节日

"生命都有源头,人都是要向上追溯自己从何处来、到哪里去。转化成哲学命题,人总是以‘我在’这个角度去思考问题,但是如果把‘我’去掉,就是更宽泛的普世价值。……生命经验对我来说更像是财富,促使我不断讨论生命这个永恒的问题。——崔岫闻"

▲ “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现场发给亲友们的卡片

2016年底,崔岫闻体检时被查出身体出了状况,据了解她患的是壶腹周围癌。紧接着,不等她充分消化这个坏消息,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她经历了一场大型外科手术。

手术前的一夜,主任医师走进病房关照她不要担心、不要想太多,崔岫闻很感激,发微信给他:“我想这个手术对我来说不过是肉身的升级换代,我们用科学和医学的超前技术与艺术的创造力完美的结合,创造出人类生命的奇迹,90岁后再相见。”

在一年的恢复过程中,崔岫闻获得了许多关于生命的深切感悟,生命依然如从前一般精彩。

“一年多的恢复过程中,我得到更多关于生命的深切感悟:活着,怎样的活着?又是一个新的课题。这一年,意识和时间都与自己的本性、与自然宇宙在一起,将生命全然的交给生命本身,然后活着,才发现生活如此美好:能量、健康和美丽同在;意识的提升、智慧的开启;调理、养生、喝茶;艺术创作、跨界合作、品牌代言什么都没耽误,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精彩的活着。”

▲ 艺术家崔岫闻

然而,癌症带来的病痛并不会因为一次外科手术的顺利就此“偃旗息鼓”。崔岫闻开始长期与疾病作斗争,在接下来的手术里,随着癌细胞的转移扩散,崔岫闻被迫切除部分内脏,并于今年年初又进行了一次手术。在这场生命的博弈中,崔岫闻还选择进行自然疗法,她通过冥想打坐等方法,配合西医调养身体。眼看着身体情况越来越好,谁都没想到,近期一次突发的癌变,最终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 艺术家崔岫闻

一年零七个月,在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的日子里,崔岫闻从未如此真实的开始体验生命本身。在接受国际资深策展人、艺评家郑胜天的采访时,崔岫闻曾表示她并不畏惧死亡。死亡于她而言是温暖的、柔软的,似乎具有某种诱惑力,似乎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让死亡更有意义。

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写道: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降临的节日。面对死亡这个必然降临的节日,崔岫闻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坦然地面对这一切。

▲ “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现场

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里,在好友帮她起草的遗嘱里,崔岫闻提到,她将把自己全部个人财产的1/3分给她的家人和她的身边工作人员等,而剩下的2/3包括她的作品在内的全部财产,她将捐献出来给予这个社会。崔岫闻希望能够让她的艺术为更多的人所了解,也希望能够用她的工作室成立全世界第一个与艺术以及生命相关的禅修中心,使更多的人能够在其中找到生命的意义。她生前委托丈夫冯晓哲和好友程玲来帮她实现这个遗愿,希望能一起把这个生命艺术中心建起来。冯晓哲也在仪式现场当面向大家做了一个承诺,一定会实现崔岫闻的遗愿。

生前最后一个表情,是笑

崔岫闻的离世对其诸多好友来说确实是一个意外。据她的友人们回忆,无论对谁,即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崔岫闻也永远是奉以最灿烂的笑容,从不把自己的悲伤和抱怨带给对方。

▲ 崔岫闻与她的闺蜜们

在“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现场,艺评人、策展人舒可文代表闺蜜群与她告别:

“我们听到崔岫闻的消息的时候,大家都非常的震惊,震惊的原因之一是她那么美,那么年轻就走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太突然了,因为她给我们的永远是一个健康灿烂的笑容,谁也不会相信。所以我代表闺蜜团的这些朋友们,向崔岫闻说再见。我们闺蜜团的人有黄依群、吕越、陈曦、沈萌、肖鲁、肖戈、陈卉、姜杰、赵波、林林、吴华、细毛、向京、冯郇,还有我(舒可文)。”

而据崔岫闻的丈夫冯晓哲介绍,爱笑的崔岫闻,在离世前的最后一个表情也是笑。那一夜她的脉搏依然在跳动,心电图仍然在平稳地向前运行,但体温却渐渐降低。于是冯晓哲问她:“我们离开地球,到宇宙去探索好吗?”,在经历了无边无际的巨大痛苦之后,崔岫闻努力着回答道:“好”,同时她笑了。不想这却是岫闻留给冯晓哲,留给她的亲友们,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表情、最后一句话。

▲ 爱笑的崔岫闻

在生命的最后,除去亲人,只有一位圈外好友知晓一切,一直陪伴在岫闻身边,陪着她笑,陪着她哭,陪着她痛。她说到:

“我跟她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认识于2014年初2月份,感觉非常相见恨晚。自那以后我就跟岫闻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但是在她第一次生病的时候,也就是2017年的2月,她也没有跟我讲,直到这个手术完成了之后,她找了非常好的调理老师帮她的身体调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的身体逐渐好转之后,在8月份她才给我打了第一次电话,但打电话的原因并不是告诉我她生病了,而是告诉我她遇到了一位会调理的好老师,想介绍我一起去认识,于是我就跟她一起见了老师,她也在继续跟老师调理的过程当中跟我们所有的朋友都一起分享了在身体康复的过程当中对健康的了解,对智慧的提升,她种种的收获。

我们都以为她今年的2月份就已经全部康复了,因为在今年2月份她的生日的一个分享会上,她说她今天不是51岁的生日,是她一周岁的重生,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都非常非常的受到鼓舞,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在5月份的时候她跟我一起去完一个课程回来,在那个期间她还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接见,之后她就没有办法出门了,所以在那个之后的三个月里边,基本上我大概是两周跟她见面一次,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和我有了很多分享。”

▲ 艺术家崔岫闻

在追悼仪式上,这位圈外密友还向众位在场亲友,诵读了崔岫闻在事出前3个月,也就是5月在微信中与其分享的一首纪伯伦的诗: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寻找爱情,只是去爱;你不再渴望成功,只是去做;你不再追逐成长,只是去修行,一切才真正开始。”

▲ 崔岫的最后一条新浪微博

崔岫闻虽然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体验到了比之前的许多年还要更为精彩的人生,对生命获得了全然不同的体悟。她带着笑在结束中开启了新的开始……

生命艺术:让结束成为开始

"艺术对我来说是一种生命呈现的方式,是生命本身内在的一种无形世界的轨迹。——崔岫闻"

▲ 艺术家崔岫闻

崔岫闻,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90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研修班。崔岫闻的创作早期涉及油画,其后主要从事观念性的影像、图像和媒体艺术。

▲ 艺术家崔岫闻

无论是从早期的油画创作,还是备受争议的成名代表作《洗手间》,或是探讨女性身体与心理的《飘灯》、《三界》、《天使》,以及将生命的探索从外向转为内向,从事观念性创作的《真空妙有》、《琴瑟》、《轮回》、《151》……我们可以感觉到崔岫闻一生艺术创作与生命本身的关系,关乎 “身、心、灵、命”几重境界,也关乎崔岫闻本人对于生命的态度。

2000年,崔岫闻的成名代表作——《洗手间》,这部长6分12秒的录像记录了北京某高档夜总会的小姐们在洗手间里的真实状态。她用鲜明的视觉语言与公认的艺术叫板。“我是个女人,我可以进入男性艺术家所不能进入的空间。但艺术与性别是没有关系的。”

▲ 崔岫闻,《洗手间》局部,2000年,图片来源:cuixiuwen.com

2006年,崔岫闻经历了亲人的相继离世,以及感失衡的打击,她的艺术事业从巅峰跌入谷底。她体味着各种痛,看世界的角度开始慢慢转变。《天使》系列摄影作品中,青涩、年少的少女却有着与这张面孔年龄极不相称的大肚子,这个鲜明的象征性形象成了艺术家女性自省意识的代表符号。

▲ 崔岫闻,《天使 No.11》, 2006年,图片来源:galleryek

▲ 崔岫闻,《天使 No.3》,摄影C- Print,2 90×155.1 cm L,170×90.92 cm S

2010年,崔岫闻在今日美术馆展出的作品《真空妙有》,将创作的关注点从女性身体,深入到女性的精神世界,她对于生命的探索开始从外界的赤裸裸走进内心的直觉与感性。

▲ 2010年,崔岫闻个展“神域”于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

▲ 2014年 “缘系一生·灵魂之爱” 崔岫闻艺术项目于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

▲ 艺术家崔岫闻

2014年,她的意识世界越走越远,开始从具象走向抽象,她的《轮回》系列中对现实的感觉已经走向迷离,她用线条这一简单的方式来表现她所感悟的生命。

▲ 崔岫闻《IU NO.3》

▲ 崔岫闻《琴瑟7号》 金丝楠木、丙烯 2014

▲ 崔岫闻《琴瑟No.1》,金丝楠木、丙烯,120x50 cm

▲ 崔岫闻《轮回No.11》,布面丙烯,180×280 cm

2016年,崔岫闻个展“光”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幕。她似乎感悟到生命之光,她用鲜红的颜色拥抱和追逐那道光!她的的语言便是思想,她的行为便是艺术,她的本身就是精神!她的生命结构因此而改变,变得对人类更具有价值和意义,而不仅仅是以“我”的方式存在。

▲ 崔岫闻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光”(2016年)个展现场,图片来源: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2017年,崔岫闻发现自己身患癌症,在2018年年初,她终于释怀:“宇宙早已经将一切安排好,新的一年,我们就按照自己的生命密码活着就好。”

这一年,崔岫闻为《周末画报》1000期创作了作品《151》。 她说“151,不过是几个数字而已,当我凭空想到这几个数字之后,它就让我与这个宇宙有了链接,艺术家不过是宇宙世界信息及能量的载体而已,且用视觉的方式呈现出来罢了,意义是人们的赋予,相对于生命你也可以说它是生命的密码。”

▲ 2018年,崔岫闻为《周末画报》1000期创作了作品“151”

怀念,永远的“小崔”

▲ 艺术家崔岫闻

朱青生:岫闻,因为你的工作代表着中国艺术家的方向,而且代表着中国当代艺术走向世界的一个端口,我们的档案已经做好了,我们的同事和我说他们会做成一个专栏,这个对你来说也许不重要,但对我们艺术界的人来说很重要对世界也很重要,因为一个人能利用自己的艺术,利用自己的天赋,利用自己的关怀和善良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样东西,那就是遗憾,但是这种遗憾会转化成一种力量,也转化成一种启示,而我们今天是为了这样一个可能性再度跟你做最后的告别。我们真的很惋惜,惋惜我们当然希望所有的艺术家,特别是女艺术家要珍惜自己的身体,要把自己的温婉和把自己的爱意弥散在整个世界,越长越好,谢谢你给我们这样的启示,给我们这样的一种爱心,谢谢。

▲ 艺术家崔岫闻

贾方舟(朱青生代读):小崔你走好,我已经是一个白发人,我实在舍不得来送一个早他而去的黑发人……

苏晏:崔岫闻是一个只把快乐展现给别人,永远不让朋友分享她的痛苦,是一个值得我学习的榜样。即便在她去世以后,她所思所想的还是帮助别人,把她的资产捐出来做联结艺术与生命的禅修中心,让更多生命走向心灵的归宿。

桐溪水小蝉(尹吉男夫人):

《永远的小崔》

小崔,是我刚到北京时最好的朋友,都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她油画我国画,那时候她常常来找我,聊艺术聊哲学,睡一个被窝。她酒仙桥的小画室我却没有去过,只听她说过条件很差,但是她不以为苦,眼里闪着信念的光跟我聊她的创作理念,她说将来美术史会留下她一笔的,我这个从没有远大目标稀里糊涂的人当时听了很不以然。如今二十三年过去,时间证明她做到了,她用命去做艺术!

现在眼前满是小崔露着小虎牙的笑,记得那时我说话常常引起她咯咯大笑,她说你说话太直接啦,从不知道拐弯抹角。她是笑我憨态可鞠,而我喜欢她冰雪聪明,知我爱我。

她有既定的目标,不能停下来陪我,大约2002年起我们就断了联系,只是耳闻她拍了《洗手间》引起轰动。我知道她不联系我是太忙了,而我又过于疏懒,都是朋友联系我多,不然我就自娱自乐。小崔跟我不同,她的朋友遍天下,她勇敢地开拓她的天地。直到2012年我们因为一个奇妙的因缘又相聚了,我参观了她美丽空旷的家,品尝了她亲手做的美食。最后一次去她家是2016年最后一天,高朋满座、欢声笑语,当时我看她脸色浮肿泛油,却没有问一问。再一次接她电话,已是2017年9月了,她说介绍个老师教喝茶,这一次见她像是换了个人,仿佛回到刚认识时的她,清新灵动。没想到她是2月份经历了场大手术的人,幸运的是手术后遇见周老师,在周老师禅茶和锤子的调理下恢复得很好!于是我也参加了周老师办的培训班,我们联络多了起来。今年春节后小崔来电话,我们聊了很久,她感慨她同病房动同样手术的两个人春节没过都已经先后走了,而她用周老师的方法基本康复,过完年就不再跟着周老师了,我为她高兴,却忘了提醒她动过那么大手术还是不能大意啊。之后她又开始忙碌的展览、活动,5月还说空了就一起喝茶,没想到8月刚开始却等来了她远行的消息。

也好,先行离开这酷热这浊世,到清凉世界去。永远的小崔,永远盛开的莲花!

谨以此文悼念好友崔岫闻。

▲ 永远的小崔

柳淳风:

《怀念永远的“小崔”》

也记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岫闻,总之是绕不开工作关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直呼她“小崔”了,尽管她比年纪比我大一截儿,但叫着“小崔”就是那么的自然舒服。现在想来,圈里的老人儿们都称呼岫闻为“小崔”,想来一是因为她一直保持着过于常人的朝气,总是对自己的职业艺术生涯饱含激情,二是圈中的大哥与前辈们都很爱护岫闻,因为她总是乖巧、合适的与大家相处,淡淡的、柔柔的,与她的先锋的、不合群的艺术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的友好关系建立在十分适度的君子之交范围内,因为岫闻是一个十分职业的艺术家。每次见面总是在讨论“问题”,我有时甚至觉得她对自己有些苛刻,容不得一丝多余的内容。我经常问她:“要不咱适度随意放松点行吗?”,她笑眯眯地说:“不行,放松一丝,错误的后果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可收手”。后来,在大家已经不再沉迷于讨论问题的时候,隐约听闻小崔结婚了,她和大家的联系少了。我和她也十分“默契”的少了联系,想着也许她找到了人生的另个通道,因为我知道她其实一直过得有些孤寂,在寻找适合自己人生轨迹的路上走得有些蹉跎,或许找到了另一半就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无需与外界过多来往?就这样一晃过了好几年。在上几周,我一念想起小崔,想约她吃饭,见见老友,但一念之间,我又最终没约她。现在想来,即便约她,她也是出不来的了。这几天居然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告别仪式我是不敢去的,前几年去过邹跃进老师的告别仪式,我修炼得不够,去了那一次缓了好久不能释怀。人生的路每个人的体验各不相同,或许小崔的能量需要更大的空间得以释放,但我目前还无法从感官上彻底消化这种体验。小崔一生好强,我选择默默地在内心记住小崔精气神十足的干练样儿,怀念我们永远的“小崔”。

▲ 艺术家崔岫闻与艺术家陈曦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

陈曦:小崔,你真走了?我3月的个展你来了,没留下来吃饭就走了,2个月前我在你家喝茶,你兴致勃勃的给我和燕紫讲你是如何买到现在舒适的房子的。不想,这就是最后一面……记得2013年在威尼斯,我俩甩开大队人马,你说要带我去一个很棒的意大利餐馆,我们点了黑色的墨鱼意面,配了一瓶红酒,吃的很开心。你跟我浅浅的说有了爱人,我问你是哪种的,你说绝对是灵魂伴侣。我从那时就感受到你的变化,这些年我们虽然是艺术女人帮的好闺蜜,但我们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一帮坚强女人,笑容永远留在外面,内心的强大把苦处统统干掉。我认识你的妩媚远从90年代少励给我和你当时所在的女性群体做女性艺术展开始,长发披肩美艳绝伦……这几年你出来跟我们聚会少了,我们都以为你是因为有了爱人,却从不知你病得这么重。我理解你,只愿永远留下完美身影和强大精神,不喜欢同情的目光,我相信你最后一年想通了,超越了这件人人都怕的事,才能那么轻松愉悦的跟朋友聊天喝茶。你留下了永久不变的美好记忆,天堂继续欢笑快乐,爱你。

▲ 艺术家崔岫闻

圈外密友:我并不属于任何圈子,所以我看岫闻没有带着任何的“标签”,她就是一个好朋友,她是一位我的亲姐姐,她也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所以她在她生命的最后的时刻里面,她的心里面牵挂着非常多的人,包括她的至亲的亲人,那些从小哺育她长大的亲人,也包括那些在她身边工作了非常多的非常长久的工作人员,包括他们家工作室的人,也包括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她都非常非常的牵挂。

……

我特别特别的感恩她,她不仅是我的艺术上的启蒙老师,也是我修行上的启蒙老师,在我人生的生命过程当中能够遇到她,我感到非常的感恩,非常幸运……愿岫闻,在未来的世界里继续自在,自由,美好。

关于崔岫闻

▲ 艺术家崔岫闻

崔岫闻,1967年生于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1996年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毕业。早期曾经从事油画创作,其后主要从事影像和图片创作。其作品探讨人性,以及我们文化中所缺乏的人性,她的哲学理念推动她创作出感人且灵性的作品。她还创作探讨性和文化的作品。她的摄影和影像作品独具特色,富于想象,简明细腻,极具震撼力。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杰出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崔岫闻的成就获得了国际当代艺术权威机构的高度评价和深度认同,她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作品的华人艺术家,其Video代表作《洗手间》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荣获2010年度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年度青年艺术家奖”,荣获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大奖——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2008萧淑芳艺术基金优秀女艺术家奖”(双年度大奖,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评选一名)。其作品在艺术市场亦有良好表现,在索斯比等其他国际艺术品拍卖行屡度热拍,深受藏家青睐。

此外,崔岫闻也是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时尚女性,因其独特的艺术探索和对时尚观念的前卫启示,获颁“2010年时装杂志优雅女性评选大奖”、“女性超越梦想——2008时尚COSMO年度女性人物盛典年度时尚女性大奖”,荣获2003年度“ELLE”杂志全球华人明星大选年度最美丽的人,作为Dior产品观念领袖,在其代言的Dior凝世金颜系列产品中,充分彰显了时尚的艺术精神。

同时,崔岫闻秉持奉行慈善理念,热衷于慈善公益行为,无论是粉红丝带对女性的健康关注,海地地震的人文关怀,还是阿拉善环保行动的绿色呼唤,我们都能倾听和感受到一个艺术家对于生命的体察和挚爱。

3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