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kaiak 2018-08-07 09:52

原标题:奔涌而出的纯粹色彩 旅英野生艺术家/优席夫

大山大海、临海无际的稻田、笑容灿烂的原住民妇女……这些鲜明活泼的人事物不只是花东特有的风景,也是旅英野生艺术家/优席夫(Yosifu)的创作题材。从未接受正规艺术教育的他,透过大胆强烈的色彩、自由奔放的笔触,让世界看见部落特有的风景、意象与故事。

So-Nice-to-Have-Trees-有樹真好-RGBs

优席夫,《有树真好》,2012年。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被称为「野生艺术家」的优席夫,出生于花莲玉里,深受部落文化薰陶,拥有丰沛的创作能量。但小时候的他,最初是希望成为一名歌手,只是经历多次的不如意后,让他心灰意冷,选择离开台湾,远赴英国爱丁堡追梦,而在欧洲艺术环境的冲击下,他开始以画笔表达内心情感。

英国的景观、人文素养与生活环境都让优席夫万分着迷,当时又正好遇到全世界最盛大的艺术庆典、吸引约50万人潮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更加深他想留下来的决心。而为了欣赏各国艺文展演与四处旅行散心,他一边担任油漆工,赚取微薄的薪资。

優席夫彩色照

「野生画家」优席夫。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这段看似默默无闻、艰苦的油漆工经历,却也奠定他后来绘画创作的基础。对优席夫来说,油漆工与画家的技法其实很类似,都必须使用笔刷与颜料,在空白的墙壁与画布挥洒色彩。

「我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油漆工开始,为自己敲出一片天。」优席夫在自传《漂流木》写道,如果当初放弃了敲门的勇气,他不可能成为现在的优席夫,也不可能成为艺术家。机会不会自己送上门来,是自己敲出来的,梦想要有行动力付出,只要付出行动,梦想一定会有达成的一天。

The-key

优席夫《The key》以钥匙象征关卡,可以选择开启或留下。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待在爱丁堡一段时间后,优席夫逐渐不再向外眺望,反而将眼光投向自身,正视体内流淌的原住民血统、悠久深厚的部落文化,并重新聆听内心真实的声音。他的脑中也开始涌现许多灵感,拾起画笔,描绘他的乡愁与成长记忆。

在优席夫的心中,最美的风景始终是金黄饱满的稻穗,那片无边无际的蔚蓝海洋,以及族人们真诚质朴的性格、关怀自然与生态平衡的价值观。从他鲜艳多彩的用色,也不难感受到激昂的生命能量,与随时就要奔涌而出的纯粹灵魂。

豐收-2

优席夫描绘平原稻穗的作品《丰收-2》。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同时,简单强烈、具有戏剧张力的画面,也流露优席夫对人性与社会议题的观察。像《启航》以抽象的技法与率性自然的笔触,描绘海洋深邃之美、原住民祖先渡舟的冒险精神,象征人生需要有勇气去乘风破浪,寻找自己向往的目标前行。

啟航

优席夫,《启航》,2014年。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守护》则表达阿美族的生活与海洋密不可分,无论是音乐舞蹈或祭典仪式都与其息息相关。画中,一位穿着黄色衣裤的部落青年,蹲在灰色沙岸旁,望向壮阔平静的湛蓝海景,仿佛默默守护着大自然。

守護

优席夫,《守护》,2015年。图/优席夫工作室提供。

优席夫试图向世人传达,美丽的花东沿岸,零星散落着纯朴的部落,当地居民靠海生活,把海当作家里的冰箱,想吃什么就往海里取,大海无限的供应。而只取所需而不过度滥捕,维护海洋生态的平衡,才能真正守护这片赖以为生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