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8年8月2日凌晨3点,当代艺术家崔岫闻因病去世,享年51岁。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即便艺术家始终与疾病相斗争,但仍然为我们留下了诸多瞬间。而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杰出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崔岫闻也在其艺术旅程中获得了国内外当代艺术权威机构的高度评价和深度认同,她也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作品的华人艺术家。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悼念报道,并附上诸多艺术圈人士对于崔岫闻的悼念之词。

1

▲  当代艺术家崔岫闻

“宇宙早已经将一切安排好,新的一年,我们就按照自己的生命密码活着就好。”——崔岫闻《生命的光芒》,2018年2月9日

2

崔岫闻在今年年初写下这句话的那一天,刚好是她术后一周年的日子。

2016年底,崔岫闻体检被查出身体出了状况,紧接着,不及她再更充分地消化此事,就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经历了一场极为大型的外科手术。

手术前的一夜,主任医师走进病房关照她不要担心、不要想太多,崔岫闻很感激,发微信给他:“我想这个手术对我来说不过是肉身的升级换代,我们用科学和医学的超前技术与艺术的创造力完美的结合,创造出人类生命的奇迹,90岁后再相见。”

3

▲  当代艺术家崔岫闻

一切似乎都如崔岫闻所言,十分顺利:手术很成功,术后崔岫闻又选择采用自然疗法,在一年的恢复过程中,获得了许多关于生命的深切感悟,生命依然如从前一般精彩。

“一年多的恢复过程中,我得到更多关于生命的深切感悟:活着,怎样的活着?又是一个新的课题。这一年,意识和时间都与自己的本性、与自然宇宙在一起,将生命全然的交给生命本身,然后活着,才发现生活如此美好:能量、健康和美丽同在;意识的提升、智慧的开启;调理、养生、喝茶;艺术创作、跨界合作、品牌代言什么都没耽误,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精彩的活着。”

4

5

6

▲  “天使”系列摄影作品

然而,一切都发生得这样措不及防:

7

崔岫闻离开了我们。从此中国当代艺术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旧友们失去了与她再聚会、谈天的机会。

8

▲  当代艺术家崔岫闻

但是,正如她曾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所说的:“生命,是活在不同空间的。”

作为一位比起其他,更为关注生命方向与自我生命空间的提升的艺术家,其艺术创作始终离不开对“人性”与“生命”的关注。而崔岫闻或许通过艺术,仍然在时空中与我们相互勾连。

“生命意识来自于生命的觉知和觉悟,每个生命的能量和生命意识是通过自身与这个宇宙的链接而来的。”

9

10

11

▲ 崔岫闻作为参展艺术家,在2018年3月8日开幕的“天空的一半——中国女艺术家作品展”上,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此些时日,Metoo热浪同样正值高潮。而相较于一个生命自我内心的成长,在她看来,人在生命的舞台上扮演什么角色,比探讨女性主义这些问题更加重要——“因为你不成为一个独立人的时候,那些探讨只是一个探讨,主义就是主义,跟你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尽管崔岫闻离世而去,但我们相信,崔岫闻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体验到了比之前的许多年还要更为精彩的人生,对生命获得了全然不同的体悟。而回首她的艺术历程,也不免让人感叹万分:生命与女性的力量,始终那么强的存在着这个不算高大的身体其中!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杰出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崔岫闻获得国内外当代艺术权威机构的高度评价和深度认同。她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作品的华人艺术家,其Video代表作《洗手间》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荣获2010年度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年度青年艺术家奖”,荣获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大奖——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2008萧淑芳艺术基金优秀女艺术家奖”(双年度大奖,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评选一名)。曾获得第五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摄影大奖。

12

在90年代,崔岫闻的艺术创作以油画作品为主,其后从事观念性的影像、图像和媒体艺术。其思维精准深邃,视野广阔,尤见长于人物的心理解析和精神挖掘,深入于人性的深层矛盾结构,其影像和图片作品具有独特的观念特征和精神气质,视觉表现简明细腻,自由而富于想象。

13

▲ 《洗手间》,2000,单频录像,06'25",彩色,有声

在“洗手间”这么一个平凡公共空间里女人们一个接一个前赴后继面对镜子,隐私的动作做得肆无忌惮、旁若无人。这些动作之后,她们很快从镜子里消失,接下来的去向应该是在洗手间之外了,那里,相信有无数眼睛喷着火、口袋里塞着钱(私款或公款)的男人们在迎接她们。(崔岫闻自述)

14

▲ 崔岫闻,《真空妙有 No.1》, 2009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作品具有一定的实验性,我们试图尝试在人去掉自己社会性的角色之后进入到人的自然状态,然后在自然状态中引导人进入到一种神性的自由状态中去。这里存在着两个题,一个是对普通人来说是否具有神性的可能;二是如果具有神性的潜质是否能够准确的表达和呈现,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通过实验的方法完成了一些人性的发现。(崔岫闻自述)

15

▲ 《灵魂之爱》,今日美术馆个展现场,2014

此次主题艺术活动全新突破美术馆展览的艺术形式,以跨界、创造、多维时空的呈现,用艺术的方式从身、心、灵、命四个生命空间维度及每层生命能量的逐层提升和超越,最终与宇宙融为一体,并通过场馆内七种艺术形式与场馆内的能量元素的关系互动,最终将宇宙的能量接引回场,让宇宙能量与现场的每个人形成互动!(崔岫闻自述)

16

17

18

19

▲ 2016年5月27日,崔岫闻个展“光”在北京大学阿瑟·姆·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幕

20

21

▲ 《爱与自由》 布面丙烯 2017。2018年3月8日, 崔岫闻参展 的“天空的一半--中国女艺术家作品展”在北京德国大使官邸开幕

22

23

▲ 崔岫闻后期的几何系列作品

斯人远去,一时惊闻,掀起波涛汹涌。众多艺术圈人士纷纷发布朋友圈,抒发自己对于崔岫闻的悼念之情。而在最后呈现这些感人至深的留言同时,”凤凰艺术“也要提醒大家,即便艺术劳心劳力,但健康,始终最为重要! 

最后想对你说

艺术圈悼念崔岫闻

24

奚建军:“不久前相聚小崔在大董,而今安然告别身命:“人生除死无大事”、“将生命全然的交给生命本身”,这是小崔对生命的再次发问和探索,愿你往极乐,一路走好”

25

周力:“‘告别一定要用力一点,因为任何多看一眼,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眼,多说一句,都可能是最后一句。’人生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王春辰:“下午4点多突然被告知说崔岫闻走了,我听了一点不敢相信,前几天整理东西,就看到这件她2016年在北大萨克勒博物馆做个展时送的版画,还念她最近不知怎样,之前听说过她患病了,但没有严重到突然离去。听到熟悉的艺术家就这样走了,真的是一下午缓不过来神来,生命之不可承受之轻就飘逝了,眼前浮现着她个展上的笑容和言谈。这个忧伤,岫闻,大家会记着你的。”

26

▲  崔岫闻2016年于北大萨克勒博物馆做个展时赠予王春辰的版画作品

岛子:“小崔安息,塞壬工作室成立于90年代,四位女艺术家,奉家丽、袁耀敏、李虹,小崔。最年轻的先走了,惋叹!”

庆庆:“小崔,我最喜欢你的笑,一定记得,在天国,你也要笑!”

SHU Yang:“小崔是我1997年来北京后结识的最早的职业艺术家,后来她拍天上人家夜总会的录像作品《洗手间》令我非常欣赏,也成为了她最重要的代表作。2002年她拍摄的男孩和女孩的人体参加了我在第二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赛策划的“中国新摄影展”,可以说是我迄今策展禁忌尺度最大的作品。和她的多年交往和合作总是快乐的。近几年见面机会少了,偶尔见到她感觉比早年似乎内敛了许多,似乎有了更多样的生活经历。没想到竟然如此早的离世,令人感伤。也许到了这个年龄。看到老朋友越来越多地离世是一种宿命。看到这些曾经精彩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感到生命何等飘零。小崔安息,天堂里你的一定还是那么美丽自信。

珍珍:真的很难受,崔老师是我进入“凤凰艺术”当记者时采访的第一个艺术家。那天崔老师带我参观博物馆,之后我们一起去国贸的一家咖啡厅,喝了一杯莫吉托、吃了顿饭,聊到了晚上十点……刚在朋友圈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真的感觉头都蒙了。

黄笃:惊闻女艺术家崔岫闻突然病逝,让人很是惋惜!记得我认识小崔应该是1999年,她刚完成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进修。一个偶然机会在王府井校尉胡同中央美院宋协伟设计工作室第一次遇见她,当时她还热衷于油画。之后我们交往多起来,她一旦有新作或新想法,总是第一时间给我看。这个时期,我的策展工作也逐渐多起来,其中我策展的三个重要展览就邀请了小崔参加:2000年《后物质》、2002年《制造中国》和2007年《首届今日文献展》。后来小崔搬到了通州,还常约请我与她聊聊作品。小崔永远面带微笑,永远乐观和与人为善。即使小崔把工作室搬到来广营,也时常电话约我去其工作参观。2003-2004年由于我专注于博士论文写作,而专门借用了朱金石工作室,于是我们时常碰面。小崔善良好客,她迁入北五环边的新家,也不忘邀请一些亲朋好友去她家聚聚,散发着欢声笑语。若不聊艺术,就聊生活。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小崔曾给我看她的摄影作品至今令人难忘,她曾在冬天专程回东北家乡拍摄了长卷式的黑白摄影“风景”,画面充满萧瑟、寂静和诗意!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小崔的这些摄影无不流露出孤寂与苦涩。小崔不仅是一位聪明的艺术家,而且也是一个有胸怀的人。愿小崔一路走好!

李帆:谢谢你。

27

▲  崔岫闻与李帆

丁宁:“所有Bill Viola的錄像作品還有Christian Boltanski的作品,表現人類生命逝去的脆弱的部分一下子清晰起來,多年前在民生看過崔她錄衛生間的video,記憶猶新,去的這麼早,難過。”

吴晓宁:“好像是2005年,翻过一本她写的书,书名是《我的私密空间》。其实记住她除了作品更多是颜值和文字里流露的任性。感叹啊这是一个当年有识别度的女艺术家。莫名代入一个时代已翻篇的赶脚。”

鲜卓恒:“永远记得在您工作室看作品,您耐心讲解每一系列作品创作背后的故事……每一次都可以见到美美的您出现......崔老师,您真的是一位超有才华最美的当代艺术家!” 

28

刘礼宾:“翻开手机,竟然见次噩耗!4月还在一起聊天,谈当代艺术问题,谈修行和疗愈。您没提及自己身体。依然乐观爽朗,自信美丽!一边看我布展,一边鼓励我,还直接支持我。音容笑貌,宛在眼前。3个多月,您竟然走了,没有任何预兆     

我们一直聊当代艺术的转型,从苏州美术馆你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到今日美术馆生生不息之爱,我敬佩您的放下,开启。由此做了多次合作和对话。天忌英才!您刚开始的路,不仅对于您自己,对于中国当代艺术都意义重大!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正如您和我多次聊得修行和践行!您的离去,或许会以另一种方式对这世间给予另外的启示!弟铭记于心,并将继续推进之!

崔姐,一路走好,悲痛哀哉,弟怆然哭泣!会以您我都认同的方式给您送行!”

29

贾方舟:“崔岫闻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优秀的女性艺术家中特别突出的一位,她的艺术足迹已经留在伦敦的泰特和巴黎的蓬皮杜,引起国际间的关注。上次默克尔来中国点名要见的几位艺术家就有她。痛惜中国当代艺术中失去这样一位杰出的女性艺术家,愿她一路走好!”

李宁:“好难受......崔老师一路走好!想念你”

30

叶甫纳:“给崔老师当助理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对我的影响很深。去年春节在罗马偶遇一聚,还很为她的状态开心,实在不曾没想到竟是永别!记得这几年见她,她总给我分享过很多生命和修行的感悟,感恩,痛念”

柳淳风:“我们一路走来,是工作中的伙伴,是生活中的好友,完全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在一起吃饭和一同出国做展览、布展的映像一直在脑海里闪回!请不要告诉我这是真的”   

王易罡:“这这么可能呢?你那么美好、优秀上帝呀!你为什么这样?该死的不死,而你这美丽、善良、可爱的人竟然走的这么早.......。‘泪飞顿作倾盆雨’”    

31

万捷:“最不敢相信的事情!怎么可能?生命太脆弱了!好像看到小崔就在眼前笑嘻嘻的! ”

许柏成:留给我们的是微笑,勇气和良知。天堂洒下的光,有你的存在…

32

夏季风:“光鲜亮丽的背后,想必都隐藏着难以言说的伤痛。#崔岫闻,一个英年早逝的优秀艺术家”

夏彦国:“惊闻崔姐离世,又是一万个不能相信!上个月有个微信群还拉她进来,她当时很快就通过了。从前记忆各种涌现,想起前年底在她家吃饺子,那时光听她讲如何调养身体,但没听说得病的事,吃饭时她还谈及过去及之后的展览计划,当时感觉她北大赛克勒博物馆个展是她创作上的成功转型,她对之后的创作也信心满满的。后来老说聚也没聚,偶尔撞见过一次,也没怎么聊。没想到,这就永别了!唉!崔姐走好,希望您天国依然开心乐观”

33

34

关于崔岫闻

35

▲  艺术家崔岫闻

崔岫闻,1967年生于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1996年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毕业。早期曾经从事油画创作,其后主要从事影像和图片创作。其作品探讨人性,以及我们文化中所缺乏的人性,她的哲学理念推动她创作出感人且灵性的作品。她还创作探讨性和文化的作品。她的摄影和影像作品独具特色,富于想象,简明细腻,极具震撼力。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杰出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崔岫闻的成就获得了国际当代艺术权威机构的高度评价和深度认同,她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作品的华人艺术家,其Video代表作《洗手间》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荣获2010年度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年度青年艺术家奖”,荣获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大奖——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2008萧淑芳艺术基金优秀女艺术家奖”(双年度大奖,全球华人女性艺术家评选一名)。其作品在艺术市场亦有良好表现,在索斯比等其他国际艺术品拍卖行屡度热拍,深受藏家青睐。

此外,崔岫闻也是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时尚女性,因其独特的艺术探索和对时尚观念的前卫启示,获颁“2010年时装杂志优雅女性评选大奖”、“女性超越梦想——2008时尚COSMO年度女性人物盛典年度时尚女性大奖”,荣获2003年度“ELLE”杂志全球华人明星大选年度最美丽的人,作为Dior产品观念领袖,在其代言的Dior凝世金颜系列产品中,充分彰显了时尚的艺术精神。

同时,崔岫闻秉持奉行慈善理念,热衷于慈善公益行为,无论是粉红丝带对女性的健康关注,海地地震的人文关怀,还是阿拉善环保行动的绿色呼唤,我们都能倾听和感受到一个艺术家对于生命的体察和挚爱。

3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